八一中文网 > 名校养成系统 > 第十章 突然霸道的林平

第十章 突然霸道的林平


  “听说你老公进城打工认识了别的女人,然后打算和你离婚,你身上的伤就是你老公打的吧?”
  林平这话一说出口,就像是一只无情铁手,“唰”的一下子将冯春秀身上还未结疤的伤口再次撕裂开来。
  冯春秀的眼神恶狠狠的看着林平,手中的扫把好像下一刻就要扔出去打在林平身上。
  “现在我们先把您女儿上学的问题放一边,我想和你谈一下家庭婚姻问题……”林平直视着冯春秀的眼睛说道。
  一旁的马忠国懵了,这林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明明是来劝学的,你不谈人家女儿上学的问题,你个未婚青年跟一个已婚妇女谈婚姻问题?你这不是鸡同鸭讲,驴唇不对马嘴吗?
  “呵。”
  冯春秀听到林平的话不但没有继续撒泼,反而是不屑的冷笑了一下,然后阴阳怪气地说道:“好啊,城里来的大学生,让我听听你的狗嘴能吐出什么样的象牙来。”
  “我听说你老公之所以打你,是因为他想要和你离婚,而你不同意?”林平此刻仿佛化身了一个情感问题的刑侦大师,用很严肃的语气的问道。
  冯春秀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对,是这样的,怎么了?我凭什么跟他离婚啊?”
  “那你凭什么不跟他离婚呢?”林平反问道。
  “他是我老公啊,我凭什么跟他离婚啊!我凭什么便宜那个臭女人啊?”冯春秀再次歇斯里地起来,说着说着眼泪开始涌了出来。
  “但你老公既然能下如此重的狠手打你,说明他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期待一个出轨而且家暴的男人回心转意基本是不可能的……”看到冯春秀流泪,林平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你懂什么啊!你结婚了吗?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啊?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是吧?我凭什么把我老公让给那个贱婊子。”冯春秀对着林平大吼道,然后又恶狠狠的说道:“青山他是个老实人,都是那个城里的贱婊子勾引他!”
  “这种事情过错并不能只推在一方身上,你家男人至少应该承担一半的过错……”
  林平话还没说完,冯春秀就炸了毛:“你凭什么说我家男人有错?你算什么东西啊!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老公……”
  说着,冯春秀疯了似的向着林平冲来,旁边的刘青梅一看事情不好,赶紧懂事的去拉住自己的母亲,马忠国也赶忙挡在前面保护林平。
  “妈——”
  刘青梅哭喊着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拉住母亲冯春秀,冯春秀一把将她推倒在地,然后愤怒地指着刘青梅:“还不是都怪你!”
  冯春秀这句话让林平和马忠国懵在原地,云里雾里,这怎么就怪起孩子来了?
  “要是你是个男孩,你阿爸至于抛弃我们吗?还不是因为你是个女孩!”
  冯春秀接下来的这句话让林平大跌眼镜,头皮发麻。
  “您也是个女的?为何说出这种话来呢?现在是男女平等的社会,您这是在作践您自己吗?”林平无语地说道。
  “你管得着吗?你管得着吗?”
  冯春秀吼完林平又扭过头来不断的踹着躺在地上的刘青梅:“你不是想上学吗?你不是想回学校吗?你去啊,你滚啊,去上学啊,跟你爸一样再也别回来了!”
  林平想上前去,被马忠国拦住:“林老师,林校长!你就别添乱了,我就不该轻信你,带你来劝说辍学学生,你这越劝越乱。”
  【马忠国对你钦佩度下降10点。】
  林平一把推开马忠国,然后大步走上去一把拉开冯春秀并将其推到墙上指着她的鼻子说道:“我真是受够了,今天本来打算和你好说好道,但遇到你这种人就不该跟你正常谈话。”
  此时的林平意识到,对付这种人,就应该用非常规手段。
  冯春秀想要挣扎开来,却被林平死死的按住:“你这么凶为什么不去凶你老公?你打孩子干嘛?你老公出轨,你老公家暴你,你去打你老公啊。为什么你不敢离婚?因为你压根没把你自己当个人!你把你自己当什么了?你把你自己当成男人的附属品,你还在重男轻女,你压根没把自己放在和你老公平等的人格地位。”
  冯春秀张嘴想说话,被林平狠狠的怼了回去:“你给老子闭嘴!老子现在说话你只有听着的份!”
  “是什么造就了你今天这幅可怜又可悲的样子?我来告诉你,很大原因就是因为素质低下、缺乏文化教养、思想落后,特别是经济能力不独立,你现在存在着离开了男人女人就没法活的想法,更重要的是你认为离婚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离了婚你就是个被男人抛弃的女人。”
  林平的话句句犀利无比直戳冯春秀的内心。
  “死心吧,悲剧已经发生,你就是被你老公抛弃的女人。离不离婚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你依赖并依附于你家男人,但你家男人并不在乎你,你的哀求、哭诉、发脾气、痛苦流泪、跪拜都没有用,他不会回来的,这就是事实。”林平嘲笑着放开冯春秀然后后退到刘青梅身边。
  被林平放开的冯春秀并没有再歇斯里地的发脾气,而是像一个泄气的皮球一样从墙上慢慢的坐了下去瘫坐在地上。
  “而现在唯一能够陪你度过余生,照顾你养老的人就是你的女儿。她现在她才是可以和你相互依赖的人。”林平继续说道,“但是,也不一定的,比如她和你一样找了个出轨并家暴她的男人,而她又像他母亲一样在这个落后的地区无能且无力,这样她就没法孝顺你,你只能孤苦伶仃一个人老死这个破院子里。”
  冯春秀看了林平一眼,又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
  “我认为你但凡有一点作为母亲的良心和过来人的脑子,你都不会想看到你女儿未来发生和你现在一样的悲剧。”林平捋了捋有点褶皱的袖子,“你的女儿拥有独立的人格,她的日后理应享受幸福的生活,即使发生意外,她也不应该像她的母亲今天一样如此的卑微,而且无能无力。”
  “你知道怎么才能避免今天的局面吗?”林平俯看着冯春秀。
  冯春秀看着林平没有说话。
  “我来告诉你,”林平俯下身子去,“思想独立、人格独立,更重要的是要做到经济自由独立,还要有一定的文化素养和较高的素质。你可能听不懂什么意思,简而言之,就是让您的女儿接受更好更多的教育,当你的女儿走出这里考入大学进入城市,她将是一个新时代独立自主的女性,她不必像您一样卑微,她会有更多自己自由的选择,她可以拥有自己选择和缔造幸福的能力。”
  林平直起身子然后转身,背对着冯春秀说道:“而她的未来基本可以决定你的未来,你以后的生活是否美好取决于你女儿的发展前途。”
  林平走到刘青梅身边用手轻轻地拍掉了她身上的灰尘,淡然说道:“明天来上学。”
  “可是……”刘青梅犹豫的看向她的母亲。
  林平转过头去盯着冯春秀的眼睛郑重地说道:“明天开始,让刘青梅回学校上学,我说的。这更是国家和政府赋予她的权利和义务,你没资格也没理由阻拦,除非你希望你女儿的未来和你今天一样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