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明末异姓王 > 第七十一章 井豪永

第七十一章 井豪永


  密林中的井豪永又熬过了一晚上,左肩上的伤口已经被他止住了血,浓浓的血腥味为他招来了不少的小伙伴,天亮时脸上又多了一些肿包。
  醒来后的井豪永胡乱吃了一些干粮,忍着疼痛又往东面查看了一番,看着茫茫的大海,井豪永的心中从来都没有如此绝望过。
  靠在一块石壁上井豪永哼唱着倭国的民歌,想念着远在家乡的妻子,失去了自己之后,她的生活又将如何的悲惨,都是那个可恶的肥婆子,要不是她击败了冈中勇人我们都成功了,还有那个山本大熊不知道死掉了没有。
  渐渐地井豪永听见了远处传来的犬吠声,慢慢的站起身来,走到了海边的悬崖上,转身看见了奔跑过来的肥婆,井豪永暗暗的掏出了剩下的手里剑,希望这最后一击能让这个肥婆子受到点伤害吧。
  井豪永宁愿跳海也不愿意被他们砍掉自己的脑袋,因为倭国如果被敌人砍了脑袋,就不会得到天照大神的庇佑,死后的灵魂就得不到救赎。
  狂吠不止的猎犬已经让吴大婶发现了井豪永,猎人和士兵们开始对井豪永进行包围,井豪永抓满了手里剑的双手,自然的背在了身后,一副傲然的表情目视着来人。
  吴大婶越众而出,肩上抗着她那把大铡刀,吴大婶和一般农村妇女不一样的是他不喜欢八卦,离井豪永还有十来米的时候,吴大婶跃了出去,挥动着大铡刀直取井豪永得胸口。
  井豪永虽然被吴大婶得突然窜出吓了一跳,但一直关注吴大婶行动的他,还是一股脑的将手里剑甩向了吴大婶。
  吴大婶一看见井豪永手上的手里剑,就立马转动大铡刀挡在了身前。
  “叮叮当当”得一阵乱响,虽然吴大婶挡住了大部分手里剑,还是有一只手里剑扎中了吴大婶得手臂。
  井豪永面带微笑的向后倒下,然后看见羽箭在自己的上空划过,然后“噗通”一声扎在了一块巨石的水下部分,海面漂出一朵血花,然后巨浪卷走了井豪永。
  猎人们纷纷松了一口气,这两日的追捕可谓是凶险万分,这个不知名的偷袭者,在密林中比他们这些猎户还要灵活,而且出手很辣,从一死一伤两天猎狗就能看出,如果是它们追上去结果也不会好。
  更让他们感到心中恐惧,上午从他上次的藏身之所搜出了倭人的肉干,几个胆小的战士吐了半天。
  “走吧,没什么好看的。既然这家伙死了,你们的任务也完成了,我带你们去向领主大人复命吧。”
  吴大婶大铡刀往肩膀上一抗,她已经把倭人恨到了极致,所以消灭井豪永后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这个时候王成也在领主府接见了另外的两名猎户,郝二宏和陈树山畏畏缩缩的站在了大厅中,心中忐忑不安的偷瞄着,这个传说中的领主大人。
  特别是郝二宏,因为死了一条猎犬,那可是他吃饭的家伙,也不知道领主大人能不能兑现佣金,这样还多多少少能好一点。就怕领主大人翻脸不认账,闹不好还要蹲大牢。
  王成看着堂下两名身着兽皮的猎户,身材到是长的特别壮硕,黝黑的皮肤下能感受到带有爆炸性的力量。
  “你们不要拘束,先坐下说话吧。”
  说完一指旁边的椅子,郝二宏和郝二宏那敢去坐,“噗通”一声二人齐齐的跪在地上。
  “大人,我们还是跪下说吧,求大人看在我失去了一条猎犬的份上,给一点点佣金给我们把,我也知道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但草民实在是,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家里的娃娃生病了等钱救命呢。”
  郝二宏也豁出去了,就算是冒着被关起来的危险他也要试着讨要一番,他五岁的儿子生病了无钱医治,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让猎狗追的那么靠前。
  “林忠,去叫上郎中我们去一趟这位大叔家,哦,先把他两的佣金给结了。”
  林忠赶忙拿出二两银子,一人分了一两,然后走到门口叫来了护卫,让护卫去通知郎中和其他护卫,王成得安全始终是他最为看中的。
  “这位大叔不用担心,既然你为我卖命,那就说明我们之间有缘分,虽然我还救不了天下所有人,但今天既然是遇到了,我就带上郎中为你走上这一趟。”
  王成一番话说的郝二宏热泪盈眶,这是遇到了贵人啊,慌忙不送的跪下来,对着王成就猛烈的磕起响头来,旁边的陈树山也跟着跪了下来。
  “谢谢领主大人,谢谢领主大人。”
  林忠知道王成不喜欢这样,立马上去扶起郝二宏,这种事情林忠一般都不会让王成去干,王成的安全可是比什么都重要,虽然王成得枪法很好,但是被坏人近了身还是很容易受到伤害的。
  “请问两位大叔是哪里人氏,叫什么名字啊。”
  郝二宏见领主大人如唠家常般的竟然叫他们大叔,腿又是一软,还好被林忠一把架住,才没有跪下去。
  “领主大人哪能叫我们大叔,我们可当不起,我叫郝二宏闽南人氏,这位是陈树山,前几年我们渡海过来的,还有其他的几个猎户,我们听说这边打猎没有赋税,就一起过来了,在这附近的牛庄住了下来,靠打猎为生。”
  王成一听他们都是闽南人心中更加高兴了,想想也是,这个年代大量的福建流亡海外讨生活。
  “说起来我们也能算的上是半个老乡了,这还真能算的上缘分。”
  郝二宏可不敢去忤逆王成的意思,虽然吕宋的汉人一大半都是福建人,说起来大家都是老乡,但他哪敢说出来。
  陈树山却是个憨货,听闻王成说他们算半个老乡,就小声的嘀咕了一句:“领主不是琉球人嘛!”
  郝二宏被陈树山得话语气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一耳光就抽在陈树山的脸上。
  “领主大人说算我们老乡,那是是看的起咱,你懂几个问题,还敢质疑领主大人。”
  说完作势又要上去揍陈树山,却被林忠一把拉住,陈树山也猛然惊醒,自己尽然敢嘀咕领主大人,几个脑袋够砍的,实在是王成的年纪,总是让人潜意识里认为他是一个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