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逃大侠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钻塔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钻塔

    人头攒动的街道上,北岩岛女人抢男人的闹剧,仅仅影响了一小块。</p>
  
      方涥也没有因为刚才差点被抢而远离,相反,这里富户土豪太多,各色各样的服装,让他感觉这样的环境,才符合他在异世界圈子!</p>
  
      大家都是有钱人,那么混在一起,才有优越感,就比如,此刻方涥在街道上行走,身边一个从上到下全是金黄的家伙,也不嫌弃黄金重,那土鳖的豪气,让人感觉浓浓工匠味道。</p>
  
      说是铁匠,显然不合适,人家全身都是黄金,怎么可以是铁呢?但浇筑的黄金,边缘即使再打磨,也难免暴露一些粗条纹的简陋。</p>
  
      对于身边的家伙,方涥在心里给他起了个绰号,黄金兄!</p>
  
      黄金兄和他一直并排走,无论方涥走快或是走慢,黄金兄,都跟着方涥的节奏,拿捏的非常好,始终保持与他并排。</p>
  
      貌似黄金兄和方涥认识一样,非要这般粘着,再看看黄金兄身后,也没有奴仆跟着,面前的黄金兄,到底为什么要跟着呢?</p>
  
      一间大店铺门前,巨大火红的牌匾,刻着非常醒目的大字,‘天炎宗特产专卖!’</p>
  
      既然来了天炎宗,总要来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特产,于是乎,方涥不管身边默默无闻跟着的黄金兄,一个急转弯,走进了特产专卖里面。</p>
  
      巨大的店铺,看上去像是地球的购物广场,走进铺子,绕过屏风墙,才发现里面的场景,简直就是别有洞天!</p>
  
      黑色抛光的石地板,纵然无比光滑,但殿堂里的光亮,因为是黑色石板,也没有折射多少光芒。</p>
  
      站在屏风墙后,一眼就能看到殿堂里大部分的场景,唯有数百根火红的柱子,遮挡了局部视线。</p>
  
      殿堂里的照明,没有灯,也没有篝火,所有的照明,全靠数百根火红的柱子发光。</p>
  
      红色的光芒,在黑色地板的映射下,不会让人感到刺眼,反而使得这片场所,无力的神秘!</p>
  
      天炎宗做买卖,也是大手笔,走进来,就有一排石头栏杆,将殿堂里交易区和洽谈区隔开,交易区里,琳琅满目的商货,摆放的像是超市,自由选购的那种,不过,大部分商货旁边,都站着一个穿着家丁衣袍的人,像是导购,给每个顾客介绍他们身边的商货。</p>
  
      方涥绕着石头栏杆,从入口走进去,看着一堆堆像石头,又非石头的东西,上面刻画着很多图案,还有一些更加直接,干脆把那些东西直接雕刻成立体的动物。</p>
  
      天炎宗唯有火山算是特产,而火山里面,除了岩浆之外,貌似还有钻石才对!</p>
  
      从地球那边的钻石数量,方涥觉得,自己在殿堂里能看到钻石的可能性,应该极低,然而,走了十几步,就看到了售卖宝塔的货堆,从地面上,成阶梯型,一层层摆放了很多,由钻石打磨雕刻的宝塔!</p>
  
      宝塔的材质,方涥的感知百分百能确定,那就是钻石!而且,最大的宝塔,居然从地面算起,有两米多高!</p>
  
      方涥有点慌神,但惊喜的刺激下,很快回神,然后像是第一次见到大批黄金的容貌,快步走了过去。</p>
  
      他的神情,纵然有口罩遮掩,还是被旁边的‘导购’发现了,“这位少爷,好眼光啊!这是我们天炎宗最出名的特产!钻塔!”</p>
  
      “钻塔?噢!呵呵,钻石雕刻的宝塔?”方涥根本没有心思动脑子,全身心的欣赏面前高过他的宝塔。</p>
  
      宝塔的样子,远看,因为过于通透,还有这里红色光芒的柱子,散发的光芒,使得宝塔看上去无比璀璨,但走进看,却发现宝塔的雕工,简直就是...就是...‘这是哪个熊孩子,把钻石当柴火劈的?’</p>
  
      方涥在心里咆哮,这么好的玩意,为何雕工那么粗糙!钻石的坚硬,对于武者而言,根本不费事,但凡达到武徒境的人,用绝恒之气包裹刻刀,都能轻松的搞定钻石的坚硬。</p>
  
      可现在,方涥面前的两米多高的塔,那是塔?简直就是烂牙啃出的棒子,各种参差不齐!</p>
  
      导购察觉到方涥眉宇间的惊喜变得凝重,第一次见到钻塔的人,都会如此作态。</p>
  
      “这位少爷,误会了!我们天炎宗的钻塔,像这么大的,都没有动过刀,纯天然,百分百天地孕育而出!虽然对武者修炼,没有什么意义,但摆放在府邸厅堂,那绝对的有面儿!”</p>
  
      闻言,方涥渐渐收回关注的目光,看向一旁,那阶梯型的货架,那里的小塔,只有半米左右的高度,却非常玲珑,塔身上雕刻的非常细腻。</p>
  
      导购看着方涥转移了目光,急忙解释道:“那些体积小的钻塔,为了增加卖点,我们才特意进行了精雕,物以精至极,故而那些小的,主要是卖雕工,和这个纯天地孕育的大块头钻塔,完全是两码事!”</p>
  
      “原来如此!价格几何?”方涥假装失去了兴趣,其实心里却想着,‘如果价格不是太贵,嘿嘿,全都收了!然后放到爱国面前,不知会不会闪瞎爱国的眼!’</p>
  
      导购对于方涥这样的套路,似乎见识太多了,无论方涥多么的轻视他所推销的东西,人家都是一个云淡风轻的表情。</p>
  
      “小钻塔,一百境门石一座,这个大的,算是我们镇店之宝之一,一万境门石!”</p>
  
      “这就算镇店之宝?呃...不是,镇店之宝,就这么随意的摆放?”</p>
  
      导购说的话语,一听就是忽悠人的,方涥本不想这么直接的揭穿人家,但导购的云淡风轻,实在是让他有点不爽。</p>
  
      导购笑了笑,似乎还想保持云淡风轻的模样,岂料,方涥身后走来了一个全身黄金的家伙,顿时变得眉头紧皱,好像见到了仇人。</p>
  
      方涥还在期待导购给点回复,然后砍砍价,把这些钻塔都收了,抬头看向导购的样子,好像要打架的姿态,顺着目光,方涥也转身看向身后。</p>
  
      一直保持沉默的黄金兄,被方涥和导购盯着看,终于开口了,“咳咳,这里还一如既往,都是垃圾!”</p>
  
      听到一个穿着黄金的家伙,鄙视钻石,方涥的价值观被人颠覆了,这第三境虽然是以境门石为货币,但黄金和钻石也是有的,只是并不被人重视,因为对于武者而言,这些东西,根本没有作用!</p>
  
      导购对于黄金兄的言语,表露出来的反感,比刚才更加浓了,“这位黄金岛的贵客,此次宗门盛会,想不到,连你们也跑来了!难得能来一次我们天炎宗,且行且珍惜!”</p>
  
      二人针锋相对的话语,令方涥发觉了其中很多不和睦的信息。</p>
  
      “呵呵,我们来,是给天炎宗面子,要不是一封邀请函发到我们黄金岛,我们才懒得来呢!”黄金兄说这番话,因为说的话语多了,其中隐隐的透露出一丝不该是男人的声音。</p>
  
      黄金兄全身的黄金,像是一身硬甲,把男女特征的部位,都给遮挡了,再加上方涥对男人没有兴趣,之前也没用感知探查人家的性别。</p>
  
      导购却没有注意人家的嗓音,听着黄金兄反讥的话语,表情只有愤怒,双手不自然的握成拳头,“你们黄金岛独立对外通商,不想我们天炎宗统一对外交易,担心我们多赚一笔钱,本来这些没什么,可你们在外,却诋毁我们天炎宗,说我们欺压属地势力,哼!我们天炎宗的弟子,不耻你们!若是黄金岛可以移动,我们恨不得把你们丢出去!”</p>
  
      导购说的很多,似乎是特意给方涥说的。</p>
  
      黄金兄却冷笑应对,“哼!担心你们多赚一笔?我们黄金岛百万子民,都靠卖点黄金为生,你们天炎宗刻意封锁我们的黄金,每年从我们那里取走黄金,还不够一百户人家吃饭的!我们不自己找出路,难道要被你们天炎宗封杀饿死?!你一个小小外门弟子,能知道多少实情?告诉你,别听着奸佞之人的谎言,而信以为真!我们黄金岛这些年,独立外销黄金,勉强能让百姓吃饱饭,若是为了迎合你们所谓的眷顾,什么狗屁的属地势力理应服从宗门买卖的收购,我们黄金早在数百年前就全部饿死了!”</p>
  
      “不...不可能!宗门不会那么做!”</p>
  
      导购有点胆怯了,他确实只是一个外门的小小弟子,被分到特产专卖做买卖,也是为了赚取一点点宗门积分,得到积分,才能去火山修炼地,增进武功。</p>
  
      方涥不想在别人的纠葛中,耽误自己的时间,小声的插了一句话,“身在其职,必思其事,无关的事情,莫要多想,嘿嘿,这些钻塔,若是我都收了,给个优惠价。”</p>
  
      这一句话,虽然声音比较小,但在双方剑拔弩张之时,冒出这么一个插嘴,太不合时局了。</p>
  
      导购僵硬的面容,非常想摆出之前的职业笑,奈何,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脸上抽抽两下,仍旧无法恢复之前的笑容,只好小声对方涥回了一句,“请稍等,我去请示长老。”</p>
  
      “哼!请示长老?恐怕,请示了之后,价格反而会增加,说什么,钻塔乃天地孕育,极为罕见,故而每人只能买一座,若是要全部购买,他们就会说钻塔极为难寻,特别稀有,这价格,反而要提升几倍!这位少爷,若是信我,就按照他刚才开的价格,直接买走。若是不信,就等着他们涨价吧。”</p>
  
      黄金兄也不在装男声,刚才与导购针锋相对的话语,就已经暴露她是个女人。</p>
  
      此刻,方涥内心有点纠结,从来没有遇到过,说要全部买走,反而会涨价的情况,难道这里也玩饥饿营销?</p>
  
      不过,话说回来,黄金兄之前一直跟着方涥,会不会被人误会,他是和黄金兄一起的?若是被误会,那么凭着天炎宗和黄金兄的敌对势头,这其中的涨价,岂不是要参合很多仇恨?</p>
  
      想到这里,方涥一把拉着刚要转身离开的导购,“这样吧,我觉得,你们这个价格,也比较公道,而且时辰不早了,不如,我就照你方才说的价格,把这些都买了!”</p>
  
      “请这位少爷安心,我们长老,不会涨价的,若是把这些钻塔都购买走,相信会给您,一个非常优惠的价格。”</p>
  
      导购因为黄金兄的话语,为了给宗门证明,他们不会找其他理由而涨价,坚持要去找殿堂里的长老,给个优惠价。</p>
  
      方涥郁闷,看着导购眼中的坚持,只好说了一句,“若是你们长老真的涨价,以后你们天炎宗的名声,可要在这个世界上,臭到海水里!我敢保证,一定会让你们天炎宗,得到这样的结局。”</p>
  
      “这位少爷,我们天炎宗是天字号大宗门,岂会做这些令人不耻之事!还请稍等片刻,我这就去找长老。”</p>
  
      导购说完,转身就跑,而且因为之前与黄金兄争吵的愤怒,脚步特别的快。</p>
  
      见到导购离开了,方涥才转身看了看黄金兄,这个看不出男女的女人,为什么总是跟着他呢?</p>
  
      “这位兄台,欧不,是姑娘,敢问,为何一直跟着我?”</p>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p>
  
      黄金兄有点调皮,人家的心态要比导购转换的快,这才过了没一会儿,刚才的剑拔弩张,就荡然无存了,反而对方涥调侃了起来。</p>
  
      方涥虽然看不到黄金兄的容貌,那一张无法扭曲的黄金面罩之下,流露出极为自信的意念,对于导购去请示长老,笃定会是涨价的结果。</p>
  
      而方涥认为,他买钻塔,和面前全身穿着黄金的家伙,一直跟着他,并没有瓜葛,对着黄金兄的调侃,也没有什么兴趣。</p>
  
      “真话如何,假话又如何?”</p>
  
      “真话,怕你不信。假话,你一定会害怕!”黄金兄说着,还轻飘飘的围着方涥绕了一圈。</p>
  
      方涥不爽,他怕啥?俗话说,无欲则刚,况且他的武力值,在第三境就是绝对的无敌,再者说,他啥也不缺,他有什么好怕的?!</p>
  
      “那你是想说真话,还是想说假话,或者,先假后真?!”</p>
  
      “哈哈,果然有气度!我也不墨迹,相信用不了多久,刚才那个小弟子,就会垂头丧气的回来了!先给你说假话吧,我...我看上你了!也想抢你回去,做个金龟婿!”</p>
  
      “握...握草!”方涥确实怕这个,“这位兄台,我们无冤无仇,何必呢?!”</p>
  
      “还叫我兄台?我都摆明了,我是女人,叫我兄台,有意思吗?!”</p>
  
      “呵呵。”方涥翻个白眼,心里暗暗的腹诽,‘老子也不想叫你兄台,但谁叫你胸平?’</p>
  
      “至于真话嘛,呵呵,我在你身上,发现了一些奇怪的气息!”黄金兄说着,微微凑近了方涥一丢丢,然后用极为轻声的话语说出一句很大胆的猜测,“你很强!”</p>
  
      “呃...这个我信!哈哈哈,不瞒你说,要踏平这个天炎宗,一只手足矣!”方涥把别人的猜测,夸张成吹牛,不管面前的家伙,到底是猜的,还是有什么特殊天赋感觉到的,他都不想在此刻对外人暴露自己的实力。</p>
  
      黄金兄没有回答,盯着方涥相面几个呼吸,然后转头看向方涥身后,那个导购,正低着头,缓缓走来,“瞧,你等的结果来了!”</p>
  
      “谁要等?我刚才不是说,照标价购买了么?是他非要去验证宗门的嘴脸!”方涥没好气的小声说道。</p>
  
      话音落,导购也走到了旁边,对着方涥拱手躬身一礼,极为致歉的姿态说道:“真是抱歉,随了她所言,我们长老...哎,确实是说,钻塔出产不易,而且都是宗门弟子冒着生命危险得来,本是一座一座的出售,从来没有大量买卖的先例,若是要全部买走,价格要翻五倍!哎,实在抱歉!”</p>
  
      “呵呵,那就算了,先卖我两座,这座大的,还要一座小的,一万零一百境门石对吧?”</p>
  
      全部买走,其实也是多余,若是把这些东西,都拿去地球那边,价值,或许还没独一无二的稀有来得高,与其大量的推销,不如用一大一小的稀有极品,让更多人去心急眼红!</p>
  
      方涥特意询问清楚,买两个的价格,就是防着又要被涨价。</p>
  
      对方涥这么刻意的言明价格,导购有点难为情,一向认为天炎宗乃是天字号宗门,做人做事都是坦荡荡的正人君子,不该有临时涨价这么不堪的一面!</p>
  
      然而现实就是如此,他的长老,听到有人要全部买走这些钻塔,断定是个有钱的人,于是随口编造了一些理由,就把价格提升了五倍!</p>
  
      这个导购在特产专卖里做事一年多了,从来没有听到门店有涨价一说,竟然不顾明码标价,随意以客定价,如此不讲诚信的事情,令他难以接受。</p>
  
      “哎,这位少爷,实在抱歉,身为天炎宗之人,从未想过会有如此一幕。给您办理完这笔买卖,我...我打算辞去这里的差事,专心修炼。”</p>
  
      导购员的一番话,说的很无力,能听得出,这件事情的影响,对他打击很大。</p>
  
      或许整个天炎宗的人,知道自己宗门嘴脸的人,可能不超百分之一!</p>
  
      像导购这样的外门小弟子,听着宗门吹嘘的各种丰功伟绩、各种英雄气概、各种不凡事迹,如今看来,都是各种谎言!</p>
  
      信心被打击了,曾经了光辉形象,在一笔买卖中,被揭穿了!</p>
  
      此消彼长,刚才黄金兄说的黄金岛情况,可信度也被拔高了。</p>
  
      方涥看着导购极为消极,便随口说了一句,“如此之态,恐怕,你修炼都会分心,未来一生都会变得平庸!”</p>
  
      “哎,那又能怎么样?我们生活在天炎宗的属地,一些不好的事情,不去看也就罢了!”导购说着,引方涥走向殿堂深处,那里是交易的地方。</p>
  
      方涥莞尔一笑,觉得此次来天炎宗,若是把自己的姿态摆到正人君子的位置上,或许会从这个宗门,撬走不少人!</p>
  
      只是,挖墙脚的事情,方涥不耻去做,想拉拢这个导购的说词,梗在喉咙里,并没在此刻就说出来。</p>
  
      </p>逃大侠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