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斩开流萤见桃花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要送你一枝艳艳的桃花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要送你一枝艳艳的桃花


  在敕令山七山一水之一的这座大山头,落鹜峰,真想要大打出手,根本不可能,毁了这满山的桃花,谁负责?
  桃花对敕令山的意义,不言而喻,众所周知。
  再说了,落鹜峰山顶绝对有仙人坐镇,也绝对容不得山上有人毁坏桃树桃花。
  掰腕子对于山下凡夫俗子来说,似乎也只是较量手力大小,而对于仙人来说,大不同。
  一掌拍下,便足以崩山断江。
  掰腕子看似普普通通,这其中气机流转,一身术法神通都在暗中角逐,一点也不轻松,方寸之中宛如两片天地倾轧。
  而此时落鹜峰顶,除了冬道人外,虞韭白,许幼都在,山上动静尽收眼底,对面相邻挑霞岭山顶,一身红色道袍的夏道人,同样密切注视着挑霞岭山上山下。
  折枝会,就放在敕令山七山之中这两座最前面的大山头,挑霞岭,落鹜峰。
  两山之后,严禁擅入。
  相对来说,落鹜峰要比挑霞岭高一些,山上的桃树,自然也比挑霞岭看上去繁茂些。
  小桃树和太爷就是从挑霞岭,一路上逛逛悠悠,寻摸到落鹜峰来的。
  大大没想到的是,这么一株山坳中的桃树,招引来那么多人。
  虽然是一株灵桃树,可也不至于吧,落鹜峰挑霞岭,灵桃树怎么说最少也要有几十株。
  小桃树牵上太爷的手,就想要喊上师兄,离开这是非之地,去别处再找找。
  陶昌泰一脸笑意,缓缓蹲下身,方便自家的宝贝闺女滑下来,他好和这个菩萨掰掰手腕,看一看这位腴洲第二,到底有多少斤两。
  正要滑下陶昌泰后背的花儿,就看见桃枝上,有个一身黄衣的小屁孩,贴着桃树飞掠。
  而且脚上穿着一双黄靴子,那双眼睛像个贼,四处瞎打量。
  花儿就坠在陶昌泰后背上,也不往下滑了,盯着那个黄黄的小屁孩,飞过来了。
  小桃树顺着花儿的视线,就看到了黄衣。
  黄衣在枝头上,从这一枝,掠到下一枝,身后桃枝枝头乱颤。
  黄衣双眼猛然一亮,一个闪身,骤然便出现在小桃树身边。
  黄衣神情兴奋,绕着小桃树瞧了又瞧,啧啧道:“桃树,你这是入了敕令山了,算是敕令山真正弟子了?”
  小桃树打个稽首,自我介绍道:“道人烛。”
  黄衣眨巴眨巴眼睛,有点羡慕道:“还别说,你这一身道袍,怪好看嘞!”
  小桃树就笑了。
  黄衣突然变了一副恼怒模样,气急败坏道:“对了,你这两天跑哪去了,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还没等小桃树说什么,黄衣的小嘴,便噼里啪啦,啰嗦了没完。
  什么骑虎巡山好像也没多大意思,不过二爷的虎背是真的很舒服,张棋好像一直想要出山,跑到天下去玩玩,就是舍不得二爷。
  什么昨个,他自己个在江边也摸到了好多的肥肚,而且个头也都不算小呢,就是烤起来,那个味道怎么着都比不上福童那个憨奸猾。
  还有就是他黄大爷竟然被一个王八蛋给耍了,那个王八蛋一副很欠揍的样子,不过,模样倒还过得去。
  黄衣拍着胸脯,信誓旦旦说戏耍他黄大爷的那个王八蛋,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然后,黄衣又搂着小桃树的肩膀说起了悄悄话,黄衣问,那个用干净雨水酿酒的法子,小桃树知不知道。
  小桃树问是不是桃花醉。
  黄衣使劲点头,肯定说道就是桃花醉,有没有酿酒的方子。
  小桃树说酿酒的方子,在师兄手里呢,他不知道。
  黄衣便有些唉声叹气,说这事,小桃树无论如何都得帮帮他,别的不说,就说他们二人的这份兄弟情,小桃树就没得说。
  再说了,酿好酒后,他黄衣能忘得了小桃树,绝对不能,而且他还要给小桃树留出满满的一葫芦。
  是小葫芦还是大葫芦,黄衣就没说了。
  花儿已经滑下来,看向勾肩搭背的小桃树和黄衣,弱弱问道:“桃树,那是你哥哥?”
  小桃树还没有探出头来,黄衣便笑容灿烂,看向花儿,洋洋得意道:“可不,我是比桃树亲哥哥都亲的哥哥,我叫黄衣,黄衣的黄,黄衣的衣。”
  花儿咯咯笑道:“你真逗。”
  这时,黄衣才有心思,瞧了瞧四周。
  便看到了那个女娃娃边上站着位虎背熊腰的汉子,汉子身边有位气质淡雅的妇人,再往前些,那个魁梧的福童,正盯着自己个呢。
  黄衣一转头,那边有位白面大耳的和尚,不远处是位一身华丽丽装束的俊美男子。
  黄衣脸皮忽然抖了下,他娘的,山坳那边,就是那个坏的冒烟的王八蛋,还蹲着呢,嘴巴里嚼着桑葚。山石下有位灰衣的老仆。
  黄衣视线一转,就在自己不远的桃树上,还蹲着位邋里邋遢的乞丐。
  人还真不少,都聚在这干啥。
  黄衣收回视线,想问问小桃树,又不知道从何问起,黄衣抬起脑袋,那位老人笑容和蔼,正低头瞧着他。
  黄衣记得刚刚小桃树还牵着老人家的手,便弱弱笑问道:“您老人家是······”
  太爷没等黄衣说完,主动介绍道:“我是桃树的太爷,你好,黄衣。”
  就见黄衣一个撤身,然后扑通跪地,接着就是一个头磕到地,然后,黄衣抬起脑袋,眉开眼笑道:“太爷!”
  “小桃树的太爷就是我黄衣的太爷,谁让我和小桃树是兄弟呢,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
  太爷有些哭笑不得,黄衣倒也不用人扶,接着就站起来了。
  黄衣趾高气扬,站在小桃树跟前,骄傲道:“看见没,桃树,我可是言出必行的人。”
  “对了,你在这干啥?”
  小桃树便简单告诉了黄衣,折枝的事情,那位花儿的阿爹要和那边的好像叫做三灯的菩萨,掰手腕,谁赢了谁摘那枝桃花。
  黄衣忽然大声“噫”了一声,随即问道:“就是那个王八蛋身后的那根桃枝?”
  小桃树不知道黄衣口中的王八蛋是谁,黄衣便丢了个眼色,使劲斜向那处山坳。
  小桃树点点头。
  黄衣摇摇头,一脸高深道:“桃树,你信不信,那个王八蛋绝对会折了那根桃枝,就在他们掰手腕的时候?”
  小桃树不明所以。
  黄衣解释道:“以我对这种王八蛋的了解,他最想看到的就是两个掰手腕的,竹篮打水一场空,谁都捞不到!”
  黄衣的声音,所有人都听到了。
  那边蹲着嚼桑葚的少年,嘴角勾起一抹笑,嘿嘿,小屁孩蛮聪明嘛!
  就在陶昌泰和三灯同时出手,想要折了那枝桃花的时候,赵擘画已经折花在手。
  然后,少年朝远处喊了声,“魏官,别走啊,我要送你一枝艳艳的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