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剑从天上来 > 第158章 逼战

第158章 逼战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剑从天上来最新章节!
  
  待第九剑的时候,宋云歌脸色微变。
  
  炙热之气忽然变化,在身体里凝成了一条火绳,把自己勒紧。
  
  动作便不由变形。
  
  而剑神一式需要精妙无比的动作,这一变形,威力大打折扣。
  
  “哈哈……”杨迁大喜过望,天剑清唳声大响。
  
  天空数千只鸟雀跟着齐鸣,响成一片。
  
  平常时候,周围往往有几只鸟儿清鸣会觉得悦耳动听,心情放松。
  
  此时这么多鸟儿叫,便如魔音灌脑,让人想自杀。
  
  天剑大放红光,红光之中隐约有一只凤凰在飞舞,翩翩优雅。
  
  宋云歌感觉到惊人杀机,脚下踩着碎虚步闪烁,要避开这一剑。
  
  可天剑如影随行,它是以他身体里的火绳为定位,任凭他挪移闪躲却无济于事。
  
  “砰!”宋云歌将吞云诀催到极限,将所有积蓄力量彻底释放,把杨迁击飞出去。
  
  天剑也跟着飞出,在空中化为一团烈焰。
  
  杨迁“噗”吐出一口血,难以置信宋云歌有如此巨力,这是什么境界!?
  
  他飞出了墙外,眨眼功夫又冲进来,瞪大眼睛:“这是什么?吞云诀?!”
  
  宋云歌微笑:“剑神一式!
  
  吞云诀与剑神一式完美融合,已经看不出它原本面目,但熟悉吞云诀之人仍会有隐隐的熟悉感。
  
  但他是天岳山弟子,不可能修炼得了云天宫的武功,所以别人也只是怀疑,不会相信。
  
  “好好好,好个剑神一式!”杨迁咬咬牙,脸色阴晴不定。
  
  他在犹豫迟疑。
  
  如果再厚着脸皮继续打,凤飞九天剑的威力会越来越强大,一定能胜过他的。
  
  但是嘛……
  
  这样就有死皮赖脸的嫌疑,对一个剑尊如此纠缠,确实丢凤凰崖的脸。
  
  不过败在一个剑尊手上,好像凤凰崖的脸也被丢了。
  
  所以他犹豫不决。
  
  宋云歌坦然道:“果然不魁凤凰崖剑法,再来几剑我就撑不住了!”
  
  他在默默体会着凤飞九天的玄妙。
  
  那股炙热之气极难缠,自己现在还没能驱除,火绳犹在身体里。
  
  “唉……,算了!”杨迁摇头道:“吃了你的饭,就给你一个人情!”
  
  宋云歌露出笑容:“杨兄如此豁达?败在我手上,不怕凤凰崖丢脸?”
  
  “凤凰崖的脸不是我一个人能丢得掉的。”杨迁摆手道:“走啦!”
  
  他转身便走,免得自己改主意。
  
  天空的鸟雀慢慢散去。
  
  宋云歌无奈的看着一地的鸟粪,出了院子。
  
  往西走出月亮门,来到空旷的练武场。
  
  练武场上人们正热火朝天的切磋,不时有闷哼声,是有人受伤。
  
  他们切磋起来如拼命。
  
  宋云歌想知道这么干要损失多少灵丹。
  
  要知道天外天高手的灵丹可不便宜,一般的灵丹对天外天根本没用。
  
  他信步出了军主府的大门,来到了大街上,慢慢踱步,观察着玉霄城。
  
  这玉霄城当初也是很繁华的,毕竟是极西境的第一城,方圆千里之内的富人全都会跑过来,会是一座销金窟。
  
  可现在看大街上,商铺林立,开门的却只有一半。
  
  商铺的主人们脸上强挤笑容,眉宇之间还透出愁苦之色,处处都透出衰败之相。
  
  街上行人不多,旧衣裳为主,来去匆匆,毫无大罗城居民那种悠然与慵懒无聊之色。
  
  大街上的朱雀卫们不掩饰,他们也百无聊赖,人不多,出事也少。
  
  宋云歌在玉霄城转了半天,心情沉重。
  
  玉霄城的今天会不会是大罗城的明天?
  
  当晚上回到自己小院时,院内已经恢复整洁,屋檐上的鸟粪也都被清理。
  
  他刚刚踏进小院,外面便传来一声朗喝:“玉霄城白虎卫什长罗景,前来请教!”
  
  宋云歌扭头看过去,一个俊美青年站在门外,正冲着自己微笑。
  
  宋云歌露出无奈神色:“都打过两场了,还要切磋?”
  
  罗景微笑道:“你是怕了吧?你可代表着你们大罗城的脸面。”
  
  宋云歌摇头:“我只是大罗城白虎卫的一个小小什长而已,怎能代表大罗城!”
  
  “……脸皮够厚啊。”罗景笑容滞了滞,又涌出笑容:“那咱们便要不客气了。”
  
  “如何不客气法?”宋云歌好奇:“难道直接逼我出手?”
  
  罗景摇头:“咱们会说一些大罗城的坏话,难免会不雅,所以不想用这一招。”
  
  “例如呢?”
  
  “例如大罗城的白虎卫都是些孬种,不敢出城,只龟缩在大罗城内躲清闲。”
  
  “……”
  
  “例如大罗城的白虎卫都是些吃闲饭的,浪费粮食,甚至还不如女子,索性涂抹上胭脂算了。”
  
  “够狠。”宋云歌点点头。
  
  罗晋看着他:“还要再来吗?会越来越不堪入耳。”
  
  宋云歌摇头道:“骂得确实不够狠。”
  
  “好,竟碰上一个狠人!”罗景露出笑容,兴致盎然的打量他:“你叫宋云歌,天岳山弟子,父母皆亡,从小在天岳山长大,被冯晋照顾……”
  
  宋云歌摆手道:“罢了,打便是!”
  
  他知道下面自己面临的就是人身攻击,是针对自己的辱骂。
  
  与其听了这些愤怒之后动手,还不如直接开打,封住他们的嘴。
  
  “识趣!”罗景笑道:“那就随我来吧,咱们去练武场上切磋,如何?”
  
  “……不会来车轮战吧?”
  
  “你怕了?”
  
  “车轮战正合我意!”宋云歌微笑道:“省得一个一个挑战耽搁时间,我明天便要走了,时间有限!”
  
  罗景嘿然一笑:“但愿一会儿过后你还能维持这份狂态,走吧!”
  
  他转身便走。
  
  宋云歌紧随其后,两人来到了练武场。
  
  练武场上灯火通明,一串串灯笼与火把照得宛如白昼,一百多个高手正等着。
  
  一百多双目光盯着他,让出一条路,让他慢慢踱进了中央的圈子。
  
  宋云歌扫视一眼众人凌厉眼神,气定神闲:“诸位哪些想挑战,索性一起来罢。”
  
  每一道目光都带着慑人的力量,汹涌的压力,这是生死厮杀中历练出来的气势。
  
  对常人来说,气势是虚无缥缈之物。
  
  对天外天高手而言,气质是宛如实质,无形有质,清晰存在。
  
  “放心吧,咱们只出动什长,什长以上不会出手!”罗景笑呵呵的道:“免得旁人说咱们玉霄城欺负人。”
  
  “那便好,请——!”宋云歌伸出手:“可以一起上!”
  
  “好小子!”罗景喝道:“狂得够可以,那就我来领教吧!”
  
  他伸手一招,天空落下一道长剑,轻轻刺出:“看剑!”
  
  “呼……”天地似乎响起了海浪声。
  
  宋云歌划动漱雪剑,长剑相击之后,他后退,再后退。
  
  一口气退出十米才停住。
  
  “再来!”罗景再划剑。
  
  他轻描淡写一剑,怒浪排空声响起。
  
  宋云歌再次被击飞出去,随后被一次一次的击飞,碎虚步与吞云诀都不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