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九天神兽幼儿园 > 58.二黑龙眼中的画

58.二黑龙眼中的画


  晌午,温暖和眴的阳光穿过一直敞开的大门,直接深入小楼前堂,将那些红木家具晒得温热,散发出淡淡木香。
  位于屏风后方的软塌之上,
  裹着大皮草盖着小桌子的苏飞悠悠转醒。
  虽然醒了,但苏飞却连动都不想动。
  昨天发生了许多事情,那些事情让他身心疲惫,即使睡到了现在,可他还是很累,除此之外他还有一种非常不妙的预感,今天好像要出什么大事了,而且这个大事可能会让他很惨。
  可到底是哪里有问题呢?
  这个不祥的气息为什么一直怀绕着?为什么总感觉自己忘了些什么呢?
  在软塌上瘫了一阵之后,苏飞还是挣扎着将大皮草脱了下来,然后拖着汗津津的身子勉强起来,简单洗漱一番之后,又坐在了门口的椅子上,继续瘫着。
  “最强系统?在吗?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预感到不妙的苏飞在心中问道。
  “什么不妥?”最强系统照例反问。
  “算了,你别说话了。”苏飞捂着脸靠在了椅子上,继续发呆。
  直到许久之后。
  小楼门外忽然有脚步声传来。
  苏飞屁股没离椅子,只是探头往门外看了一眼,是雪夜正抱着些东西在走来。
  这始建于不知多少年前的木制二层小楼,精致典雅处处都彰显着它在万载前时主人的喜好,仅是看着这座小楼,其主人的雍容雅貌便也能窥之一二。
  它经历过不知多少风雨,但檐角吊铃这些细小之处却没有丝毫磨损的迹象,显然,这小楼的用料也极其考究,又或者说,它的历任主人都对它爱护有加保养有道。
  这是一种文化的传承。
  这代表着,不论如今人族存在与否,不论是万载之前还是现在,人族的文化都是受人尊敬的,需要妥善保管流传下去的。
  但今天,就在这古老小楼中。
  却探出了一个人族的脑袋,这脑袋上的头发乱糟糟的,甚至有一部分还朝天竖着,看起来好像是被什么粘液粘上,然后胡乱揉搓了许久。
  就连乞丐都没有这样的扮相吧?
  而且这脑袋在看到自己之后居然还笑了,笑得傻不拉几,唉,你对得起你的身份吗?你还是人族吗你?
  雪夜强忍着内心深处渴望打死苏飞的冲动,然后快走了几步走到了他的身前开口道:
  “梓曦老师让我叫你起来,小黑龙的哥哥马上要来了,你要赶紧换上。”
  说完之后,雪夜便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苏飞。
  苏飞茫然地接过了那一包东西,放在腿上打开之后才发现,这居然是一套黑色长袍和还有一双鞋子。
  这黑色长袍用的料子丝滑透亮,针脚干净利落,摸上去便有阵阵凉意沁人心脾,显然造价不菲甚至极其昂贵。
  这黑色袍子上没什么图案点缀,但在这包裹里,却还放着一个黑色的绣花小袋袋,以及一块巴掌大小的玉佩,这都算是装饰品。
  苏飞双手颤抖地取出这两个物件。
  这俩东西他见过好多次了!
  这不就是储物袋和灵佩吗!
  之前他可是羡慕了梓曦好久,上次梓馨说要给奖励的时候他就想要来着,但当时的条件不容许,本来都以为没机会要了,却没想到现在这就有了。
  他捧着两个宝贝上下翻看。
  仿佛没见过宝贝的乡巴佬似得。
  这一幕又让雪夜头疼了好一阵子。
  但苏飞却不在意那些,在他眼中,这巴掌大小的黑色绣花小袋袋显然和梓曦那个是同一款的,二者都绣着同样的一种花,只不过她那个是青色,而他这个是黑色。
  而那灵佩则看起来就是一块简简单单的白玉,握在手中之后,习惯了手机的苏飞感到了一阵不适,因为它比正常手机大了一圈,但玉的质感手感,终究还是比手机要强的多。
  苏飞暂时忘却了那不祥的预感,他再次洗漱了一番,然后换了长袍披了皮草穿了鞋子,最后将绣花小袋袋与灵佩一起别在了腰间。
  最后,他还在储物袋中发现了弄头发的粘液,显然这是梓曦专门给他放进去的。
  不久之后。
  全部收拾完毕的苏飞便换了一个样子。
  奢华骚气的粉色皮草大衣在外,低调内敛的黑色长袍在内,腰间别着储物袋与灵佩,还有那最为重要的发型,那是远超这个时代的欧美型男前卫设计。
  苏飞的个子本来就高,虽然平常不怎么锻炼,但身体素质还行,并没有到虚弱的地步,所以这身衣服被他穿在身上显得非常合身,甚至还让他带上了一种大佬的气质,看起来就不好惹那种。
  其实不管是谁这样打扮下来,都有提升颜值的效果,原本只有五十分的现在能打八十分,像苏飞这样原本八十分的,自然可以打满分。
  “还行吗?你觉得呢?”
  穿戴整齐之后,苏飞走到了雪夜面前然后转了一圈,希望后者能给他提点建议。
  “嗯。”
  雪夜发自内心地点了点头。
  但对于目睹了苏飞前后转变以及他变装全程的雪夜来说,她今天也算是涨了见识,说起来,苏飞身上的那件粉色皮草可是她的啊,甚至,这就是她因为进阶而褪下来的皮毛啊...
  而现在看来,这皮草大衣在他身上穿着,和在自己身上穿着,的确是各有味道都非常合适,但自己的皮毛被他穿着,总让人感觉很难受...
  ...
  梓曦来得很快。
  就在苏飞刚刚准备好之后,她便出现在了小楼门口,她先是扫了雪夜一眼,然后才看向苏飞,满意地点了点头之后,她便带着二人快速来到了小班教室。
  将雪夜放下之后,她便又抓起小黑龙,然后消失在了原地。
  不多时,她便带着小黑龙与苏飞出现在了一片位于仙岛边缘的空地之上。
  虽然眼前的地砖与门柱都有明显的残缺,但苏飞还是很快意识到了这是什么地方,这里应该是这座仙岛的大门。
  “你这是做什么,我不会被发现吗?”苏飞有些不解。
  据梓曦自己说,小黑龙的二哥并不会停留太久,接了小黑龙就会离开,那这二黑龙最多就是扫视全岛一眼,这样的情况下,只要自己穿着梓馨的衣服混在小神兽堆里,被发现的概率确实不大。
  但梓曦却把他带到了这里。
  而且看这架势,显然是在等小黑龙的哥哥,若是一会人家来了,近距离接触之下,自己被发现的概率岂不是很大了么?梓曦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呐,给你这个,你挂在脖子上,挂上就绝对不可能被发现,它能屏蔽一切窥视,你还记得吧?这是我外婆给我留下的宝物。”
  梓曦却轻笑了一声,低头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个银边金底的小镜子,正是那个能造出狐族虚影的小镜子。
  她捧着小镜子双手举高,往前一靠,整个人都半挂在了苏飞怀里,尤其是上半身,完全是零距离地压在了苏飞胸前。
  她亲自将那小镜子挂在了苏飞的脖子上。
  在这之后,梓曦却没有退开,她依然半靠在苏飞胸前,双手捧着那小镜子,慢慢地慢慢地将其塞入了苏飞的领口。
  收手时还不小心轻触到了苏飞的脖颈。
  冰冷刺骨的凉意瞬间笼罩了苏飞的全身,让他浑身一颤仿佛堕入地狱。
  这凉意不仅仅是来自于胸口处的小镜子,还来自梓曦此时的眼神!
  她轻轻歪着脑袋,黛眉舒展微微挑起,明眸含笑黑瞳半遮,红唇轻抿唇线微弧,活脱脱的一副魔女样子!
  她这说好听点叫狡黠,
  说不好听点就是彻底黑了!
  可怎么忽然就黑了呢?昨天晚上不是还好好的吗?难不成是因为没给她开小灶?这是答应黑化梓曦的事情,结果推迟了,所以她就出来了?
  但那是可爱版梓曦推的啊,不管我事啊!
  “你配合我演出戏就好了,不然的话,那二黑龙会一直找事死活都不走的,那样反而更有暴露的风险,姐姐不在我留不下他,若是真的被他发现你在这里,那我就只能请妙音姐姐开启大阵了。”
  黑了的梓曦并没有提小灶的事情,她只是悄悄在苏飞耳边开口,给出了一个较为合理的解释。
  “什么大阵?”苏飞本能一问。
  “当然是强行把他留下的大阵,若是他想反抗,那他可能会死的。”梓曦舔了舔嘴唇,不带丝毫感情波动地开口道。
  “你说吧,我演什么?”
  苏飞大惊,连忙答应了梓曦的要求。
  “当然是...演我的配偶啦~!”
  梓曦后退半步,浑身青光缭绕。
  片刻之后,那独属于她的青色皮草大衣便慵懒地挂在了她的臂弯之间,她披着大衣在原地转了一圈,以一种神奇轻快的轨迹,就那样重新转回了苏飞身边。
  然后她便极其自然地举起了苏飞左手,放在了自己左腰处,而她自己则整个人都依偎在了苏飞怀里,甚至还把苏飞的肩头当做了枕头。
  左手下方,那惊人的弧度与温热的触感还不待苏飞细细品味,他便听到了一声龙吟回荡在了天地之间。
  随后,一条足有千米长的雄武黑龙便从仙岛下方探出了脑袋,这大黑龙的动作极其潇洒,一举一动俱是神威,苏飞只见他将自己的龙尾一收龙头一甩,然后仰着脑袋极其霸气地看向了自己这边。
  但是在这二黑龙眼中,
  这空旷的大门空地之上却出现了一副画。
  这画中画着一个美若天仙肤如凝脂的曼妙狐族女子,她衣着一席青色的正装本衣,高贵冷艳绝世容颜倾国倾城,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却将全部身心都依偎在了那个站在她身旁,穿着一身粉衣的小白脸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