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美时代 > 156、有证的

156、有证的

万长生没说错的是,从市教育局到宣传部门、文化部门都在要求他去做先进模范宣讲!
  
  甚至从蜀川省教育部门那边,也发来文件想要趁热打铁,在省内掀起一场学先进促优秀的巡讲活动。
  
  相比巡讲速写,万长生对这种事情毫无兴趣。
  
  范校长居然也帮他全都挡回去了,说是万长生很想参加,但确实还有一个月就要参加高考,这要是影响了高考成绩,最后先进分子连大学都落榜,那才是打脸。
  
  隐隐有点谁要是坚持非带走万长生去念稿子开会,那就包办个高考高分出来。
  
  全都不吱声了。
  
  但发来张通知函,本次获得省级优秀学生干部的学生,高考加分二十,在平京得了奖的,五十分。
  
  万长生还没考呢,兜里已经打底了五十分。
  
  他非但没觉得沾沾自喜,还有些讪笑。
  
  可大多数人不就是求的这个么。
  
  经过他点头,范校长才把这份通知,也贴到万长生的宣传喜报里。
  
  让全校学生干部们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原来这也能加分?
  
  高三一班学生干部费雪雁就再次鼓起勇气:“我想请你跟我父母见个面。”
  
  旁边徐朝晖吃惊得眼珠子都差点弹出来,没看见撩啊,这么直接?!
  
  少白头自从万长生走了,就主动跑美术班这边来上课了,只不过他是上美术课,请黄敏他们几个帮他从最基本的石膏绘画开始带,他也顺便指点下这些人的文化学科。
  
  说起来徐朝晖才真是把高考这一套吃透了。
  
  专业级别的高考小能手。
  
  所以这些日子他跟美术班已经混得很熟了,这会儿旁观费雪雁的表情态度,肯定更加坚定了学美术能找到女朋友的决心。
  
  万长生头疼,愿意兼济天下,也不意味着每个都要伸手帮啊,小生时间精力有限:“有这个必要?”
  
  费雪雁很坚定:“他们总认为学美术是歪门邪道,可现在不还是出了你这样的美术状元,优秀学生干部,我觉得你就是个很好的榜样。”
  
  镜片后面的眼睛充满了倔强。
  
  万长生还是心软的跟着去了,不管怎么说名义上也是师父。
  
  本来他想在外面找个餐厅或者喝茶的地儿见面说说,费雪雁却说父母从来都没在外面吃饭消费的习惯,直接去她家吃晚饭吧。
  
  如果不是费雪雁态度斩钉截铁,一点都没有暧昧气息,万长生肯定会怀疑这是不是个圈套。
  
  带着男朋友上门的圈套。
  
  他还是提前给贾欢欢报备了这件事,欢欢表示她也觉得费雪雁和其他的妖艳货色不一样。
  
  这让万长生步行前往费家的时候心里难免忐忑,猜测老婆是不是在暗示谁。
  
  不算很新的住宅楼,费雪雁解释是她爸当初下岗的时候买断工资买的,现在看起来这算是她爹妈最成功的投资。
  
  万长生其实很想说,你才是父母最成功的投资,能考进二中,成绩还这么好,已经很优秀了,但话到嘴边觉得有点撩,就没出口。
  
  费雪雁打开门:“他们还没回来,条件很普通,你不要笑。”
  
  万长生正色:“你说哪里去了。”
  
  确实很普通,白墙水磨石地面,竹板沙发电视柜,都是很普通廉价的货色,跟小两口那个豪华的跃层洋房有天差地别。
  
  万长生甚至觉得有点惭愧,自己不应该住那么好的地方。
  
  费雪雁其实都没多关注他的表情,直接带着万长生去自己的房间:“我小学时候还得过几次绘画奖……”
  
  看得出来她非常珍惜各种奖状,厚厚的一大叠,找出来几张市里面儿童节之类的一二等奖奖状。
  
  万长生没在女生闺房东张西望:“那……如果可以,有没有什么你画的东西可以给我看看。”
  
  费雪雁又在柜子里面翻腾,压箱底的找出来几张素描,都有点磨花了,有点脏兮兮的乱腾,其实好多初学者的素描都会显得有点乱,杜雯当初不是万长生天天手把手……
  
  万长生突然想起来自己当初那个五百块一小时的约定,后面居然忘了说道说道。
  
  其实当初他不过是想拿这个给杜雯有点压力,哪里想收什么钱了。
  
  现在脸上就不由自主的露出点不要脸的微笑。
  
  费雪雁正忐忑的看着他:“很……好笑?”
  
  万长生连忙收起表情:“没有!不是,这么说吧,爱好热情是第一位,喜欢才能长久的学习练习下去,然后是天赋,才能决定能不能比别人优秀,第一点你是没问题了,现在你还画得太少,有没有天赋我不知道,但跟着我们进行半年一年的时间练习,达到基本的艺考线并不难,可你得想清楚这个人生安排。”
  
  费雪雁很肯定:“其实我还在初中就听说过高中部有个师兄画画很好,后来你毕业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也以为画画没有前途,但现在你不是走出来么,从看见你来班上,我就认出来了,我也想像你一样,上前天在电视上看见你,我当时就给爸妈说了,他们不相信。”
  
  万长生进来就注意把大门开着,现在更是只站在人家卧室门口,仔细回想了下来二中复读,遇见这个眼镜女生稍微有点反常的接触过程,不由自主的温和:“难点就在这里,如果我们能早点遇见个半年一年,说不定你暂时离校跟着美术培训班强化半年,现在就可以选择美术院校去考,甚至我还能帮你推荐到舞美专业,但现实就是没有,你没有参加去年底十二月份的全国联考,那就没法报考美术专业,非要坚持下去,就要复读一年,你的父母不支持的话,专业学习的费用,食宿,最后回到二中高考复读,这笔钱起码得好几万,怎么办?”
  
  费雪雁艰难的把头扭开下,是的,从房间里面的床桌柜子,就看得出来这是个极为普通的家庭条件,甚至都没有太多业余爱好课外书籍的痕迹,全都是各科书本辅导教材。
  
  万长生自己有钱,不代表他就要大撒金钱到处去负担费用,哪怕杜雯当初可也是AA制。
  
  有时候来得太容易的援助,甚至会形成反面效果。
  
  想想村里那些啥都不做,成天拿着零花钱游手好闲的年轻人,万长生很明白这个道理。
  
  可费雪雁马上扭回头很肯定:“我愿意去打工,哪怕边上学边打工都行,我很热爱画画,我……我……现在唯一的热爱就是偷偷画画了!”
  
  说着拉开那老旧的书桌抽屉,露出里面藏着的一本画稿……
  
  天啊,万长生看见的都是画了些什么啊。
  
  鬼画桃符!
  
  用白色试卷装订起来的厚厚一叠,在背面画着无数凌乱的线条、三角形、多边形,你说像外星人吧,又没看见宇宙飞船,这是个猫还是狗,眼睛都长到屁股上了!
  
  如果让狂修艺术史以后的杜雯来看,可能会觉得这多少有些野兽派或者后现代主义。
  
  但在万长生这种标准的古典派、写实主义的家伙看来,这就是胡言乱语,他都有些皱眉头了,偷偷斜眼看下费雪雁,实在是很不想伤害这个女孩的心。
  
  可费雪雁简直狂热:“所有的苦闷,我都能用这样画出来宣泄,我知道这是乱画的东西,可我觉得我的生命里面就应该是画画!”
  
  万长生简直挠头,他所有关于绘画的认知,画得像都是个起码要素,哪怕中国画那种高度概括的象征手法,画个果子,也起码是圆的上面有个小窝窝,再有个小枝吧。
  
  费雪雁的画法简直就是随心所欲!
  
  他不认同啊,刚想把话说重点,打消了费雪雁这种学习绘画的歧途,起码万长生觉得是歧途,门口就突然听见个声音:“你……谁呀?”
  
  惊呼的声音,让万长生连忙站好了回头:“伯……母,您好,我是费同学的高中同学。”
  
  走进来的中年妇女提着买菜的塑料袋。
  
  费雪雁则连忙站出来帮万长生展现:“这就是上了电视的万长生同学,证呢,证呢?”
  
  说得好像要万长生把结婚证拿出来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