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许仙是坏蛋 > 第六十二章恶人还需恶人磨

第六十二章恶人还需恶人磨


  这怪物飞腾而来后,许仙抬手一扬,一柄飞剑疾驰而去,打在这怪物身上,发出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
  许仙一颗神念飞出,以玄黄之气化形击打而下,砰地一声将这怪物打飞,在他的身上打出了一个痕迹,却没有将其斩杀。
  “这硬度足够了,可以使用了。”
  许仙对着掌心的玉盘道。
  “这一段时间,我们会在青龙山腹地建造营养舱,主人可以进入其中进行神体改造。”玉盘机械的声音让许仙点了下头。
  他望着面前的怪物,掌心的元阳尺一压,将怪物仅存的灵智抹杀掉,一颗神念没入其中,将这个身体掌控起来。
  龙头蜈蚣身的巨兽慢慢的化作巴掌大小,被收入到元阳尺中。
  此时小倩也发现了榕树的状况,腾空而来,她已经是阴神,又得到了许仙给与的一朵紫花,可以在阳光下行走。
  许仙见到小倩到来,神念驾驭玄黄之气化作金光仙。
  看到金光仙,小倩连忙上前拜见:“见过上神。”
  许仙摆了摆手道:“不用担心,那是我培植的灵宠,你这段时间做的不错。”
  许仙挥手将一些纯净的信仰之力给了小倩,又赐予了十几枚神钱。
  “多谢上神。”小倩大喜。
  许仙再三宽慰了几句,就离开了这里,金光寺是自己为日后接管钱塘江做准备,不愿意再这里多浪费时间。
  许仙离开这里后,就跨坐在马上,直奔金华县而去。
  宁家!
  宁采臣躺在床榻上,气息微弱,他家里贫穷,只有老母和一个妻子,当归老带着宁妻回来后,后走的许仙也赶到了这里。
  “那些黑衣卫呢?”许仙看到归老孤零零的驾驭着马车,不由问道起来。
  归老笑道:“我看到许家孤零零,便让那些护卫去买一些衣物、药材,其中几个护卫和这城中的都头熟悉,我让他们打探清楚许家的事情。”
  许仙赞许点了下头,还是归老想的细致。
  许仙看到居住在茅屋的宁家,对宁采臣的品节更是佩服起来,若是他将自己的马卖了,也可以请来医生。
  “许兄,你怎么来了?”宁采臣看着走进来的许仙,神色激动的从床榻上起来。
  许仙连忙安抚住了他,伸手搭在他的脉搏上道:“宁兄,我们临别之前,你身体健壮,为何会受创如此?”
  宁采臣刚要开口,就剧烈咳嗽起来,许仙连忙安抚住他后道:“不急!不急,安心养伤,我既然来了,一切都不用你担心。”
  许仙也不在询问,对着归老道:“归老,你帮宁兄治一下。”
  归老立刻行动起来。
  而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出现阵阵喧闹声,只见到一个鲜衣怒马的少年在一群奴仆的簇拥下来到了宁家。
  “宁采臣,听说你还活着,现在给我们滚出来。”
  “给我将他拖出来再打,今天非得打死他。”
  一众怒吼声、叫嚣声不断传来,随后砰地一声将大门给踢开,一干爪牙冲入进来。
  宁采臣的母亲和妻子顿时吓得一哆嗦,往后退了几步。
  许仙眉头一皱,对着归老道:“给我全部打出去。”
  本来佝偻身子的归老身体猛地动了起来,刚才趾高气扬的这些奴仆只觉得浑身一疼,随后就重重落在地上。
  “谁敢对我们动手?”那鲜衣怒马的公子看到自己的奴仆被扔了出来,顿时暴怒起来。
  只是他话音刚落,许仙就欺到了他的面前,抬手就是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不过片刻,这鲜衣怒马的公子脸庞就被打的肿了起来。
  “你敢打我?你敢打我?”这令狐公子捂着脸,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
  许仙单手将这令狐公子拎起来冷冷道:“打你又怎么样?”当下又挥手抽打起来。
  这令狐公子顿时传来阵阵惨叫。
  床榻上的宁采臣顿时担心:“许兄,这令狐家是金华县富户,又和县令交情匪浅,你这样抽打他们,会给你带来麻烦,我岂能连累许兄。”
  “不错!不错,我大兄可是临安府都头,你敢打我,这是找死。”
  令狐威胁的时候,许仙嘿嘿一笑道:“宁兄,那吴王都是我的挚友,我连临安知府都敢顶撞,岂会怕这狗屁的令狐家。”
  令狐听到许仙的话,一脸不信,以为许仙故意恫吓自己,立刻吼道:“你什么腌臜人物,竟然敢攀扯吴王,简直是找死,你们给我杀了他。”
  就在这令狐公子刚开口,门外响彻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
  三十个黑衣卫翻身下马,将那些奴仆踢飞,立刻进门,望着许仙道:“许公子,可是这些人触怒了你?”
  为首的黑衣卫百户卫虎诚惶诚恐道,他来之前,吴王可是再三交代,待许仙如同自己,若是有丝毫冒犯,就提头回去。
  那令狐公子看到这些全身甲胄,黑披风的将领,脸色一白,已经信了几分。
  宁采臣母亲和妻子看到这个情况,也都是心中大定。
  许仙望着外面的那些奴仆道:“他们冒犯了我兄弟,也就是冒犯了我,替我杀了他们,离远点,不要脏了宁兄的家。”
  许仙话语刚落,那些黑衣卫钢刀抽出,将这些奴仆拖拽到了远处,只听到一阵阵惨叫,追随令狐而来的七八个奴仆人头落地。
  这一声声惨叫传遍整个村子,原本轻视宁家的许多人听到惨叫,已经吓得心惊胆战,躲在房屋内不敢出。
  宁家老母和妻子也是一哆嗦,而那什么令狐已经吓晕了过去。
  许仙上前安慰道:“伯母和嫂夫人不必惊惧,这令狐家逼迫宁兄如此地步,若不杀人立威,不足震慑他人。”
  宁采臣也是苦笑道:“许兄享誉士林,今日举动怕会对许仙声誉不利啊。”
  许仙哈哈大笑:“我其实沽名钓誉之辈,宁兄安心休息,我亲自前来,定将此间事情解决妥当。
  这些人以势来压人,我便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势。”
  说道最后,许仙声音冷的可怕,今日若非自己前来,宁采臣就要被他们折磨死了。
  既然他们做了恶人,许仙便让他们知晓什么是真正的恶人。
  (求推荐票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