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54.不攻自破

54.不攻自破

    姚远放下手里的布头,回答小慧说:“布料和咱们用的不会有多少区别,可以和他们谈谈,用他们的。”
  
      这个时代,企业都是国营的,还没有滋生假冒伪劣的土壤,所以姚远敢断言,这些布料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其实,他心里最感动的,还是小慧和他肆无忌惮地讲实话。
  
      因为不管怎么说,小慧是自己的企业之主,在资产上,可以说,与姚远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给小慧供货的厂家,却都是姚远介绍过来了,而且定价和付款,都是姚远在办。
  
      这个时候,小慧却突然发现,姚远介绍来的厂家的价格,比南方主动找上门的厂家的价格,高出了许多。
  
      小慧没有想姚远为什么会用高价格的布料,是不是里面有猫腻,背着她从这方面抠钱?
  
      小慧根本就没往这方面想,而是直接告诉他,有更便宜的布料可以用了。
  
      这是亲人一般的信任。
  
      在这个世界上,两个人之间相处,可以根本不考虑钱财,这种关系,就是有些夫妻之间,都做不到啊!
  
      小慧的这个态度,不能不让姚远感动,这也是他那个时代,根本无法得到的友谊。就是他和他那个女朋友,有时候为了钱,还互相耍心眼儿呢。
  
      虽然小慧不往那方面想,姚远还是要和她解释,什么叫计划经济,计划经济之下,为什么生产的东西会价格较高?
  
      这是一个包括着管理成本在内的,一个比较复杂的知识,小慧文化不高,姚远就得用比较容易懂的语言和她啰嗦半天,有时候还要打些比方,才能让她彻底明白。
  
      然后,他就又和小慧说这些南方的布料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会价格低?这和给美美讲节约生产成本有些相像,但对小慧讲起来,就更麻烦一些。
  
      最终,小慧还是完全懂了,并从中悟出了合理节约成本的重要性。
  
      姚远之所以这么不嫌麻烦,想尽办法让小慧明白这些道理,就是希望她从他讲解社会现象和工厂生产关系这些道理里,悟出自己将来应该怎么走自己的工厂管理之路。
  
      另外,小慧不怀疑他,小慧的手下不一定不怀疑他在采购上做手脚。只有让小慧完全明白了,才能防止因为外人的话,而让小慧想多了,和他之间产生隔阂。
  
      其实,这就是姚远培养干部的陋习发作,把别人想的过于复杂了。小慧连账都不和他结,就说明对他的充分信任了。
  
      一边的抗抗却明白了姚远为什么来了小慧这里,总是要呆个一两天了。
  
      就这么个简单的事情,姚远都会说半天,这还没说其他正经的事情呢。
  
      小慧和她一样,知识方面不行,对这个世界知之甚少。可小慧当真不像她一样命好,有姚大傻护着,什么都不用操心,她得一切靠自己。
  
      所以,姚远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给她灌输知识,让她尽快独立起来。
  
      这是抗抗坐在那里,听他们谈话感受到的。
  
      原来,她以为姚远老是来小慧这里住着不走,没准是两个人有什么私情。可是,她也知道,姚远爱她,不应该对不住她。
  
      她嘴里不好意思说,只是,和姚远闹、撒娇的时候,当玩笑说出来。
  
      现在看来,她还真是想多了。
  
      她和姚远夫妻这些年,心意几乎是相通的。姚远说话的时候,心里想什么,她基本是可以猜到的。
  
      现在,她听着姚远和小慧说话,就明白姚远心里想什么了。他是要给小慧灌输更多的知识,让她尽快成熟起来,独立撑起自己的天地。
  
      如果姚远也像给小慧灌输知识这样,天天给抗抗上课,估计抗抗早就不耐烦,直接不听了。
  
      你知道就行了,干吗要告诉我?
  
      这就是她有这个姚大傻的好处了。
  
      而小慧没有姚大傻,她就必须得自己知道。
  
      抗抗就由此推导出来,姚远对小慧,和对她,的确是不一样的。
  
      她是大傻媳妇,可以偷懒,大傻会的,她就不用会。
  
      小慧就是小慧,大傻不拿她当媳妇,就会逼着她学习,就像对美美一样。
  
      讲明白了价格差的问题,小慧就明白了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连这些国营工厂的运作机制也了解到了,这就为将来她和这些厂家打交道,打下了基础。
  
      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姚远之所以能在这个时代立足,并在如此复杂多变的经济环境里,一步一个脚印地避开危险,慢慢发展起来,与他提前知道这些机制和将来如何演化发展,是有绝对关系的。
  
      接下来,姚远就开始教小慧,如何利用这些厂家的竞争,来空手套白狼了。
  
      首先,就是资金月结制度。
  
      我可以用你的布料,但我不能当时就给你钱,我得到我的会计结算日,才会和你算账。
  
      这样,可以不付现款就用上布料了。就是说,我至少可以白用你的布料一个月。
  
      一个月之后,你的布料变成衣服,我卖出钱来了,再从卖衣服的钱里面,把你的布料钱给你。
  
      这是不是等于白用了对方的布料,还为自己生了利润?
  
      小慧听的就有些入迷。原来,这生意可以做的不花自己的钱,就能把钱挣来?
  
      这么多厂家想给她提供布料,互相肯定存在竞争关系,这个办法绝对可以!
  
      然后,姚远就又讲供货商管理制度。你的东西只便宜不行,还得保证质量。
  
      出一般质量问题,我会罚款。出重大质量问题,影响了我的工厂运作和利润,甚至导致了我的损失,你还想要布料钱?我还要告你,翻过头来问你要赔偿呢!
  
      这个,就要都写进供货合同,连罚款的损失计赔的具体百分比,都要写进去。
  
      小慧就又明白了一个道理。不仅可以白用人家的东西,还能靠合同来保证自己的利益。
  
      这个姚大哥,简直就是诡计多端,稳赚不赔地做生意啊!
  
      有这么个老师在背后教着,小慧觉得,自己想不成功都难。
  
      你说他还有什么不懂吧?从生产到采购到营销,哪一步他都门儿清,算计的头头是道。
  
      抗抗在一边听着,就撇嘴说:“再好的人儿,和你呆上三天,准能让你给教坏了!本来美美是挺善良的一个人,现在让你给教的,一肚子弯弯绕。我估计呀,小慧也快让你给教坏了!”
  
      小慧这回就跟抗抗还嘴说:“抗抗姐,你整天跟姚大哥在一块儿,要是说学坏,我和美美绑在一起,估计也没你坏啦!”
  
      抗抗就喊:“你看,你看,让你姚大哥把你给教坏了吧,知道调侃我了。”
  
      抗抗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姚远把三十年之后的,一些已经复杂化了的,现代人的思想和观念,教给这个燃情年代的,思想还比较简单、单纯的小慧和美美,要是不把她们彻底教坏,那才是奇迹了。
  
      同样,小慧的话也有道理。抗抗整天和姚远腻在一起,潜移默化,还想保持那份单纯和纯洁,那也是办不到的。
  
      她知道拉拢小慧,和她保持亲密的关系,更知道利用自身的条件,让自己在小慧面前宛如公主,将小慧比的就是一灰姑娘。就算小慧有打姚远主意的想法,也得想个绕过她这个坎去的主意才行。
  
      同时,她也让姚远看到了自己的漂亮和大度,绝对不是小慧这种乡下女人可以具备的。
  
      那么,就算姚远对小慧有想法,估计也在心里明白,自己媳妇才是最好的选择。
  
      要小慧知难而退,防患于未燃。这个,姚远可没有教她,她自己就会了。
  
      姚远猴精,抗抗心里想什么,他岂有不知道的道理?
  
      不过,他也乐得抗抗能这么干。抗抗这么花枝招展的在村子里走一圈,他和小慧的谣言就不攻自破了。
  
      抗抗对小慧这么好,有抗抗在,小慧也不好意思再和他提那个不该提的问题。
  
      他等于是把小慧那个默认事实的招数,给破了。
  
      中午吃过了饭,姚远没去小慧设在大队会议室里的车间去看。从顾客投诉和服装残次统计上,通过一系列数据,姚远就可以判断车间的生产情况。
  
      做为培养干部,要不会统计,不会这个判断的本事,矿机十几个分厂,他一个分厂一个分厂地跑,去实地考察,早就累死了,也等不到穿越。
  
      下午的时候,抗抗和小慧在一边说话,话说够了,又跑出去练摩托车,骑着在村外的路上跑。
  
      姚远则在小慧办公室里,起草他上午说的供货合同。
  
      那个时代,不像现在,可以直接在网上扒一份蓝本下来,然后再根据自己的意愿修改一下就行。
  
      那时候没有蓝本可以借鉴,更没有法律顾问可以咨询,姚远只能凭借自己的记忆,独立写出一份蓝本来,供小慧以后签订合同的时候照搬。
  
      当然了,那时候也没有打印机,只能手写。姚远写完了,再让小慧找字写的好的,加了复写纸抄写,和人家签合同的时候,一式三份的各自保存和公证。
  
      合同不是别的,牵扯到法律问题,必须严谨。姚远自己独立逐条的斟酌考虑编写,也就十分缓慢。直到抗抗和小慧练车回来,一份合同还没有写完。
  
      下午四点的时候,姚远总算写完了,又嘱咐小慧,和人家签合同之前,最好先去当地的法院去咨询一下,看怎么公证?因为这个时候,还没有公证机关出现,怎么让合同具备法律效力,姚远也不知道。
  
      小慧不知道啥叫公证,姚远就又得和她解释一番。
  
      他们从小慧那里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按照小慧的意思,是让他们住一夜再走的。可抗抗一天不见她的俩宝贝闺女了,还是坚持要走。
  
      姚远单独骑车,要比抗抗也骑车跟着快不少,估计到家不会超过七点。
  
      两个人就和小慧分别,姚远骑车带着抗抗,离开了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