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21.半夜闹鬼

21.半夜闹鬼


  四月中旬的时候,张顺才托包装车间的人,给儿子打了家具,送到姚远的东屋里晾着。
  包装车间有个木器工段,就是专门制作木头包装箱的,打家具也没有问题。
  这就是当干部的好处了。他让包装车间给打家具,当然得用最好的木料,到时候他象征性地交两个钱。
  那时候的干部,最大的不正之风,恐怕就是如此粘些公家的便宜,还得偷偷摸摸的,尽量不使人知道。
  家具送过来的时候,姚远在院子里,看着工人们往东屋里抬,嘱咐工人们,不要踩了他的麦苗。
  张顺才也怕惹着这个傻子,额外多生枝节,亲自下手,指挥着送家具的工人,躲避着院子里的麦苗,把家具抬到屋里。
  本来,姚远是计划等张建军结婚以后住进来,再实施他的计划。
  可张顺才心细。那时代,平房里到处是老鼠。这新打的家具,屋里晚上没个人,老鼠出来活动,把家具给啃了怎么办?他就让儿子晚上先过去睡,看着点家具。反正家具上漆以后,已经在木器工段的工房里晾了一个多月了,漆差不多晾透了,也没多少味儿了。
  张建军头疼和姚远住一个院子,本来不想过来。张顺才不干。
  “还干保卫工作呢,瞧你这点出息!”他骂儿子说,“一个傻子你有什么好怕的?你不招惹他,他能把你怎么样?你五一结婚,他那麦子还收不了,没法垒院墙,你不还得和他在一个院子里住?那家具可是你的,你不过去看着,让老鼠啃了,别再找老子给你重做!”
  张建军经不住他爹数叨,只好晚上过来,在这边睡觉,看着家具。
  这下姚远乐了。等张建军结婚以后再吓他,难免波及到那个叫小慧的,姚远还多少的有些于心不忍。这下好,这小子自己送上门来了。
  这天下了点小雨,天黑的时候,小雨也没停,淅淅沥沥的。
  那时候没有电视看,也没有手机玩,大家吃饱了饭没什么事做,顶多就是串个门子聊会儿天,九点左右就都关灯睡觉了。
  张建军过姚远这边来的时候,就九点半了,进屋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半夜睡的正香,朦胧中就听的屋里有嘶嘶啦啦的动静。心说还真叫他爸猜着了,这屋里真有老鼠。
  刚想摸灯绳,准备拉开灯从炕上起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来:“张建军,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给你糖吃。我没有一点对不起你呀。”
  张建军身上的寒毛都一根根立了起来。这是谁的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带着南方人的味道,这是姚大厦他妈!
  他妈不是死了吗?
  一想到这里,张建军直接就瘫软在炕上,动弹不得了。
  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仿佛就在他耳边上,又好像是从炕底下发出来的:“张建军,我已经够惨啦,你还不放过我,扇我的耳光!你还是人吗?”
  黑夜里,窗户上光影摇曳,张建军仿佛就看到有个白白的人影,立在炕沿边上,伸出十个带着长长指甲的手指,在慢慢向自己逼近。
  “妈呀,鬼呀!”他终于喊出声来。这一声呼喊,几乎就没了人声,说不出的凄厉,凄惨,叫的几乎整个村子都听见了。
  张建军再也顾不得了,穿着裤头背心就从屋里跑出来,一边跑一边喊:“鬼呀,鬼呀!”
  就这样光着脚,踩倒了姚远院子里的许多麦苗,跑到街上去了。
  那个时代午夜的村子里,是万籁俱寂的。他如此不要命的哭喊,就把许多人都叫了起来,姜姨也披着袄出来了。
  张顺才两口子出来的时候,街上已经围了好多人,大家已经把张建军给安慰住了。
  张顺才看着只穿了裤头背心,光着俩脚丫子的儿子,厉声问他:“到底咋了,说!”
  张建军指着姚远家的院子里,颤抖着声音说:“鬼,鬼,姚大傻他妈,在我屋里,我看见他了。”
  张顺才乍一听儿子这样说,也不由头皮发炸,将信将疑地看着儿子。
  姜姨就说:“你这孩子睡迷糊了吧?大傻他妈不是死了吗,你咋能看得见?”
  张建军哆嗦着说:“我看见了,看见了。她就站在我床边,伸着手,十个指甲老长老长的,她要掐死我!”
  姜姨越发不信说:“越说越不像话,你和她无冤无仇的,他要掐死你干什么?”
  张建军说:“我和她有仇。她跳河的前一天,我让她去我们家把鸡窝打扫了,她不去,我扇她一个耳光,她报仇来了。”
  围着的人们就都明白了,原来大傻他妈的死,是让这小子给逼的!人家是扫大街的不假,可凭什么给你打扫你们家的鸡窝呀?你这么侮辱人家,不找你报仇找谁报仇?活该!这小子缺大德了!
  张顺才抬手就给了儿子一个耳光。再不制止他,这小子吓得六神无主,还不知道要说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来呢!
  “你冻糊涂了吧?赶紧回去穿衣服!”张顺才训走儿子,又转身跟大家说,“他就是睡着了做个噩梦给吓得。新世界,哪来的鬼?大家都回去睡觉吧。”
  大家伙都散了,张建军却死活不敢回姚远那边去拿衣服。
  张顺才心里也犯怵,难道这世上还真的有鬼?姚大傻他妈和他们可真的有仇,万一她阴魂不散,真的就藏在那间屋里,这可咋办?
  想半天,他的头皮再一次发麻,也没敢进姚远的院子。犹豫半天,还是领着张建军回自己家了。
  回到家里,张顺才详细询问了儿子事情的经过。张建军说的活灵活现,一点编造的痕迹都没有,你不信都不行!
  要说有鬼,可姚大傻在那边住着,怎么就一点事儿都没有呢?张顺才还是将信将疑。
  张顺才媳妇说:“姚大傻是她儿子,她当然不会祸祸他了。”
  刚才那么吵吵,姚大厦却没有出来。会不会是这个傻子装神弄鬼,故意吓唬张建军呢?
  张建军说:“那声音就是大傻他妈的,带南方口音,别人没有那么说话的。姚大傻说话都不利索,更装不出来。再说,那就是个女声啊!”
  张顺才媳妇就不耐烦了说:“你咋这么不信咱儿子呢?姚大傻一个傻子,他会干这个?”
  这大半夜的,张顺才就是心里怀疑,也不敢过去了,只能等天亮了再说。
  姚远这边,姜姨在自己院子里,听听大家都散了,又偷偷跑到姚远屋里来。
  姚远就责怪说:“让人家看见,就露馅了!”
  姜姨就笑着说:“没事儿,都回去了。这下把那小兔崽子给吓得,把对你妈干的坏事都自己交代了,我看他以后怎么做人!”
  接着就问姚远:“他怎么说看见你妈就站在他炕边上,准备掐死他呢?别再是你妈真的显灵了吧?”
  姚远就摇头说:“他那是吓得神志不清,造成的错觉,没有鬼的。”
  第二天一早,张顺才早早起来,到姚远这边来,就看到姚远已经起来,蹲在门口看他的麦子呢。
  他知道张顺才狡猾,天亮了以后,一定会过来查看,就早起来,先把姜姨昨晚留下的脚印给弄掉。
  张顺才进院子,没搭理姚远,先去东屋里查看。
  东屋里,除了张建军留下的脚印和痕迹,当然什么也没有。
  张顺才摸不着头脑,只好从屋里出来,来到蹲着的姚远跟前问他:“大傻啊,昨天晚上出事,你听到了没有?”
  姚远看看他问:“啥……啥事?”
  张顺才说:“你娘回来了,还把我们家老大吓得不轻。”说完就盯着姚远看。
  姚远一脸木讷,半天才说:“我……妈,一直……就,在,屋里,有……啥,啥吓……吓人?”
  这句话一出口,把张顺才倒吓了一跳,哆嗦着问:“你经常能看见你妈?”
  姚远就摇摇头说:“她……只,只……和我……我说话,不……让我,看见,她。”
  张顺才就问:“她都和你说啥啊?”
  姚远回答说:“让我……听……听,姜姨……的话。”
  张顺才一分钟都不打算在这里呆了,忒特么吓人了!
  傻子讲实话啊,还真是有鬼,冤死鬼啊!
  张顺才顾不上和姚远掰扯了,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吧。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后脊梁骨发凉,好像姚大傻他妈就在他身后站着一样,大白天里都感觉这院子里阴森森的,立刻拔腿往外走。
  姚远却不让他走了,指着地里倒下的麦苗说:“看,都是……你……儿子,踩……坏的,赔!要不,我,打……打他!”
  到厂里上班,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时候,张顺才还觉得后背冰凉,赶紧泡杯热茶,在屋里慢慢喝。
  喝着茶,心里的恐慌慢慢退去,他就越琢磨这事儿越不对了。
  按理说,姚大傻一个傻子,应该不会装神弄鬼,可背不住傻子背后有抗抗她妈那个臭婆娘啊。
  这个臭婆娘脑袋不笨,一定是看明白了自己想霸占那间房子的想法,所以才故意半夜里起来装神弄鬼吓他儿子!她过去跟大傻他妈要好啊,学他妈几句带南方调的话还不容易?她只要半夜里穿件白衣裳,站在儿子炕边上吓他。儿子胆小,自然就会让她给吓糊涂了,她还跑出来装好人。
  你看她问他儿子的那些话,分明就是引导着他儿子把过去干的亏心事说出来!然后她也可以教着姚大傻说那种话吓唬他!
  他越想就越觉得是姜姨捣鬼。闹鬼的事情,在过去农村的老房子里时有耳闻,可这工人宿舍都是新房子,从来都没听说过会闹鬼。
  嘿嘿,好你个臭婆娘,我让你装神弄鬼!这回我晚上过去睡觉,你要是还敢过来,我就假装捉鬼,把你顺势弄到炕上去!
  到时候,你就是吃了亏也是活该!谁让你自己跑我炕上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