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锦衣血途 > 第488章 探底

第488章 探底

祝大家元旦快乐!新的一年新有更好心情,更好的生活!)
  
  这边陈啸庭几人进屋安排妥当,而另一边胡刚却面色肃然。
  
  “不出意外,方才那些就是锦衣卫的人!”胡刚沉声道。
  
  虽然从京城一路过来,他都从锦衣卫的追击中逃出,但他仍不敢轻视锦衣卫的能力。
  
  要知道,他们在万全准备之下还被死死咬住,这本来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将包裹取下放在桌上,胡刚沉声道:“只要东西还在我们手上,他们就不敢硬来!”
  
  这已是被证明的事实,因为宝珠容易破损,锦衣卫和东厂的人都不敢冒风险来抢。
  
  也就是说,客栈内的几方势力,差不多都明确了其他人的身份。
  
  “大人,今晚还要不要去接头?”此时岩青问道。
  
  胡刚便答道:“当然要去,此地不宜久留,早些接上头离开才是正道!”
  
  “今晚上我亲自去,你们把东西藏好!”胡刚沉声道。
  
  当那包裹被推到自己面前,岩青顿觉心中犹如压了石头,这事情可不太好办。
  
  但既然胡刚已经安排下来,眼前就没法拒绝,因为接头这事还只能胡刚去办。
  
  当然,己方势力都不约而同选择等到夜深,那时候才是出动的好时机。
  
  夜越深,客栈外的风雨也就越大,让处于戈壁上的客栈犹如雨中浮萍。
  
  客栈里已熄了灯火,在雨声的掩盖下,刘东带着两名校尉爬上了房顶。
  
  而才上房顶,刘东便看见远处闪过一个黑影,他们三人立马伏下了身子。
  
  出现在他们前方的正是胡刚,此时他用手掌打着拍子,但雨中的刘东三人却听不真切。
  
  可现在不能打草惊蛇,所以刘东对左右道:“贼人果然出现了,先看看情况!”
  
  刘东几人来的正是时候,大约等了一盏茶的功夫,他们便见到客栈另一头有人影爬上来。
  
  再说另一边,上了房顶的是付大成的,他的功夫还算不错,所以在胡刚面前气势并不弱。
  
  两人相距五步,这是必要的安全距离。
  
  只听胡刚说道:“卧龙潭水深……”
  
  这时付大成则道:“英雄如逢春!”
  
  两句话看似前言不搭后语,但确实是接头暗号,现在终于给对上了。
  
  “想不到你们白莲教,在这地方还有如此据点,当真厉害!”胡刚沉声道。
  
  付大成却不想与他废话,便道:“我们老大说了,只有等雨停了,才能安排你们出关!”
  
  胡刚不由皱眉,但他还是道:“最近落云关已经封闭,没有东厂镇守太监的文书,没有人能够出关……你们有没有把握?”
  
  付大成对胡刚没什么耐性,只听他道:“若是你不信我们,那就自己想办法出去!”
  
  言罢付大成就要转身离去,胡刚连忙叫住他道:“最后一个问题!”
  
  见付大成停下脚步后,胡刚才问道:“你们老大,应该不是客栈掌柜吧!”
  
  付大成点了点头,然后一个跃身跳下了房顶,他要回去复命了。
  
  今晚上虽然界头成功,但形势明显不容乐观,在这里待的时间越长,他们也就越危险。
  
  就在胡刚起身之际,却发现了不远处伏下的人影,于是他一脚踹到了脚下瓦片。
  
  几片瓦便往刘东几人方向飞去,让他们不得不闪身躲避,同时也完全暴露了痕迹。
  
  好在此时夜黑,众人都看不真切对方面孔,也就没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
  
  而这时胡刚一个闪身,便从旁边屋檐落下,然后人就消失不见。
  
  刘东三人面色难看,此时也只得认栽,但他们的任务还没完成,客栈的底细他们还没摸清楚。
  
  也正是此时,换了夜行服的铁香玉躲过了从房顶掉下瓦片,心里便是一阵火起。
  
  “竹竿,竹竿……”
  
  在她唤了两声后,便有一个伙计从阴影处翻出,然后道:“掌柜,何事?”
  
  铁香玉不满道:“我不是还没让你们动手吗?”
  
  这时“竹竿”便道:“掌柜,不是我们动的手!”
  
  铁香玉心头一紧,便对竹竿道:“赶紧让咱们的人戒备,今天来的这两帮人都不是善类!”
  
  竹竿立刻领命而去,铁香玉不由骂道:“这年头真他娘的乱,连老娘这做贼的都要防贼!”
  
  随即她便起身,然后往自己的房间赶去,今晚她不准备搞事情了。
  
  “又是刮风又是下雨,今晚上几路神仙打架,可难安稳熬到明天了!”铁香玉无奈念叨道。
  
  可她才走到自己门外,便看见自己房门是打开的,里面正坐着一个黑影。
  
  好在铁香玉混了多年江湖,并未被这情形吓到,只见她站在原地问道:“谁?”
  
  这时陈啸庭便道:“掌柜不必惊慌,是我!”
  
  铁香玉听出了声音,于是她走进了房门,浑不在意的拿出火折子,走到陈啸庭身侧点燃了蜡烛。
  
  “原来是客官您呐……这么晚过来找我,是不是想和奴家共度良宵?”铁香玉一脸妩媚道。
  
  陈啸庭面不改色,缓缓道:“共度良宵倒不必了,我是来和掌柜你谈生意的!”
  
  铁香玉此时也觉得没劲,于是她便敛去笑容道:“生意,什么生意?”
  
  此时陈啸庭便道:“白天你们这里来了没事人是吧?”
  
  铁香玉知道他指的是谁,于是无所谓道:“是来了几个陌生人,怎么了?”
  
  陈啸庭面向了铁香玉道:“他们是朝廷钦犯,抓到了朝廷有重赏!”
  
  “只要你愿意帮我拿下这帮人,要多少银子你尽管开口!”
  
  思来想去之后,陈啸庭还是决定和铁香玉合作,只不过采用逼迫的方式。
  
  听到这话,铁香玉不由问道:“对朝廷的钦犯那么上心,你们是什么人?”
  
  陈啸庭面色一沉,然后道:“我们是什么人你不用管,这笔生意你愿不愿意做?”
  
  铁香玉褪下了外层罩衣,便道:“你们莫不是想在这里闹出人命来?”
  
  陈啸庭不由冷笑,然后道:“你们这店里,闹出的人命还少吗?”
  
  接着陈啸庭又道:“你们客栈的底细我们都清楚,不要以为你背后的人能护得住你,所以我劝你最好和我们合作!”
  
  “否则,放跑了那些贼人,你们也一定没有好下场……”
  
  说道这里,陈啸庭将烛台拉到面前,沉声道:“你可别逼我吹灯拔蜡!”
  
  这番威胁之下,铁香玉此时已没了那股轻松,她不得不为自己安危考虑。
  
  此时陈啸庭又道:“在这大戈壁上开客栈,你为的不就是钱……只要你帮我们办成此事,我给你两千两银子!”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铁香玉知道自己不答应都不行。
  
  只见她理了理头发,然后道:“两千两就两千两了吧!”
  
  陈啸庭这才露出笑容,只听他道:“这就对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既然已经答应,铁香玉也陪着笑脸道:“日后还要多请客观帮衬生意!”
  
  陈啸庭此时已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同时道:“那是自然!”
  
  铁香玉也起身相送,两人之间的气氛和谐了许多,仿佛真的是谈成生意的老友一般。
  
  “客官慢走!”送到门口后铁香玉招呼道。
  
  在等陈啸庭离开拐角处后,铁香玉脸上的笑容才尽皆敛去。
  
  然后她“啪”的一声将门关上,可见她此时心情有多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