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锦衣血途 > 第273章 逼出来的异常

第273章 逼出来的异常

广德百户所大堂内,周文柱坐在大堂上首,下面这是百户所内三位总旗。
  
  今天已经是十二月初一,对陈本贤的调查已持续了快半个月,如今也到了检验成果的时候。
  
  其实按理说该几位总旗主动报告,但因没有突破性进展,陈周文柱只能主动召集他们。
  
  坐在大堂左右椅子上,无论是曲正豪和徐成望班兴安,此时心里都有些焦灼。
  
  接下来要谈肯定和陈本贤有关,可这半个月过去后,他们却没多少进展。
  
  周文柱的脾气可不太好,等会儿一顿臭骂避免不了,严重一些甚至还会被训斥。
  
  这里的训斥,是锦衣卫内部上级对下级的正式警告,和一般骂娘的话是有区别的。
  
  “怎么,都哑巴了?”周文柱冷声道,语气森寒得有些吓人。
  
  这不怪他如此生气,办陈本贤是打击韩彧最直接的方式,对周文柱来说很重要。
  
  班兴安是周文柱提拔起来的,这时他先答话道:“大人,陈家的生意都挺正常,一些小毛病都是咱们默许的,实在是查不出什么来!”
  
  这是事实,陈本贤虽然势大,但要想在广德府城混下去,大体上还是要照锦衣卫的规矩来。
  
  但这话不是周文柱想听的,只听他道:“没有问题就要去发现问题,不然要你们脑子有什么用?”
  
  如果周文柱这样说的话,在座众人只能理解为,这是要他们去构陷陈家。
  
  “大人,卑职明白了!”曲正豪站起身道。
  
  “要是您早这么说,要收拾陈家还不简单,随便找个由头都能敲他一笔!”
  
  之前周文柱交代任务时,告诉曲正豪的等人是要敲打陈家,并没有说陈家和白莲教有勾结。
  
  这时周文柱却道:“这时候再去构陷,还来得及吗?”
  
  说道这里,周文柱声音不由提高道:“不一定是查陈家的问题,这半个也月过去,你们就没发现一点异常情况?”
  
  “有时候发现问题,就是在那些不经意的地方,在那些我们会忽略的地方!”
  
  说这话时,周文柱想到子的是陈啸庭在卢阳查陈本贤,当时就是因为周家铺账册上的矛盾然后发现问题。
  
  看着三人陷入沉思,周文柱接着又道:“这半个月来,你们手下的人给你们传递的消息,以及你们自己看到的某些东西,那些关于陈家的线索中,有那些是不正常的?奇怪的?”
  
  周文柱说了这么多话,却把问题越说越玄乎,让几位总旗有些摸不着头脑。
  
  可能是为了有个交代,只听班兴安道:“大人,卑职确实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
  
  周文柱立马来了的兴趣,当即问道:“那里不对劲?”
  
  于是班兴安便道:“大人,卑职手下上报的消息中,说陈家商铺在西城开的铁匠铺子,三天前关门了!”
  
  “陈家铁匠铺在城内有口碑,眼下匆匆关门,卑职觉得蹊跷!”班兴安作深思道。
  
  周文柱点了点头,铁匠铺和兵器有联系,这时候关门有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在其中。
  
  得到周文柱的认可,班兴安心里才松了口气,反倒让曲正豪和徐成望紧张起来。
  
  他二人在百户所地位本就逊于班兴安,若是眼下不交代些有用的东西,地位只会一降再降。
  
  “你们两个,就没什么想说的?”周文柱沉声问道。
  
  这话带给人极大的压迫感觉,曲徐二人此时都搜肠刮肚,仔细回想着手下人之前的上报。
  
  徐成望运气要好一点点,只听他道:“大人,陈家最近替换了一批下人,不知这算不算异常之处!”
  
  周文柱立马追问道:“替换的下人是男是女?”
  
  徐成望想了想后,便道:“这卑职没有注意,想来也该是男仆才对!”
  
  这些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陈家那么大的宅院,替换仆人算不得什么。
  
  但这话听在周文柱耳中,却是大大的好消息,替换仆人很可能是做内部清理。
  
  其实发展到这一步,就算他们再说些稀松平常的事,周文柱都会自动脑补出些事来。
  
  曲正豪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个套路,于是在他脑子里也冒出了个想法。
  
  等徐成望坐下后,曲正豪便开口道:“大人,卑职也有发现!”
  
  怎么一有发现全都来了,周文柱心里正在嘀咕,却见到大堂外陈啸庭风风火火走来。
  
  这时曲正豪正要讲话,见到陈啸庭过来便停了下来,然后把目光盯向了进来的陈啸庭。
  
  陈啸庭知道里面在开会,见自己进来后就没人说话了,便开口道:“诸位大人继续,卑职是来旁听的!”
  
  说道这里,陈啸庭便走到一处椅子面前随意坐下,也只有他才有这资格随意处之。
  
  这时周文柱再度将目光扫向曲正豪,然后道:“说吧!”
  
  实际上曲正豪自己都觉得不靠谱,但还是道:“大人,陈家少爷游学去了,这大冬天的……”
  
  “而且……咱们的人跟踪到陈家集后,就跟丢了!”曲正豪有些尴尬。
  
  跟丢人其实不算稀奇,但眼下是他曲正豪的手下跟丢了,自然是他面子上挂不住。
  
  周文柱这时可没工夫发怒,同样在这里他也察觉到不对之处。
  
  虽然三位总旗说的都有线索,可周文柱却无法把他们串联起来,所以此时他显得特别的难受。
  
  而这时,当听了曲正豪的话后,陈啸庭脑中却冒出了个想法。
  
  只见陈啸庭站起身来,对周文柱道:“大人,卑职知道陈家的软肋在何处了!”
  
  陈啸庭有了猜测,这让周文柱感到心神一阵,当即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陈啸庭站起身来,对周文柱行礼后道:“大人你可知道,当初谢平手下那批兵器,也是在陈家集被发现的!”
  
  周文柱沉思之后,便道:“你的意思是说,陈家集有古怪?”
  
  陈啸庭当即道:“卑职认为是的,陈家集在东乡县,看起来和陈本贤毫无关系,但却偏偏有个“陈”字!”
  
  “所以,这很有可能是他的老窝,大人稍稍一查便可知道!”陈啸庭平静道。
  
  老窝?这个词听起来很怪,陈本贤士绅之首要说明老窝?三位总旗皆如是想道。
  
  周文柱当即派人去查陈家底细,他此时也有些期待,若是陈家集真和陈家有牵连,那这个地方就必须要严查。
  
  时间逐渐过去,房间内的三位总旗还不清楚状况,而陈啸庭和周文柱则等着结果。
  
  最终,张成发在案牍库中查到,陈家三代之前世居东乡县,陈家集!
  
  确认了这一点后,陈啸庭当即道:“大人,让我去一趟吧!”
  
  周文柱现在只想办成事,既然有陈啸庭这么个得力干将,他自然不会拒绝。
  
  于是周文柱便道:“本官会派人协助,你放心去吧,广德有本官亲自看着!”
  
  如此兴师动众?广德还要百户大人亲自看着?这话听得让人有种窒息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