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锦衣血途 > 第248章 驿站惊变

第248章 驿站惊变

    (请大家支持正版阅读,订阅又跌破一百了,诸位大佬还是给点儿订阅吧!)
  
      第二天一大早,在黄至恩的带领下,一行人浩浩荡荡开出了岳安。
  
      所谓的囚车被加了盖子和帷幕,这是黄至恩临时安排的,只为让外面人不知道里面抓的是谁。
  
      毕竟无论是邓通还是陈庆丰这些人,在岳安都有自己相视之人,被认出来后传出去对锦衣卫影响不好。
  
      而作为官阶最高的囚犯,房文康的囚车就是一辆马车,虽然没那么舒适,但比邓通等人却好的多。
  
      一路前行,九月的天气已经微凉,陈啸庭抓着缰绳的手都感觉冷,再过一个多月就是雪季了。
  
      雍西地处西北,人口相对于东南诸省要少一些,直观的表现就是,一路在官道上很少遇到商旅。
  
      但当要到达驿站的时候,陈啸庭路上人才多了起来,这时候天也快黑了。
  
      此去卢阳至少有三天路程,住驿站是避免不了的事,而且至少得住两晚。
  
      他们这一行人可谓人手众多,第一进驿站的时候,把人家这小驿站差点儿挤满了。
  
      当天夜里陈啸庭不敢放松,严令手下人警惕突发情况,夜晚是最容易出事的时候。
  
      这一晚上平静度过,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照常上路。
  
      又是平静的一天过去,在离卢阳越来越近的时候,陈啸庭一行进驻了第二处驿站。
  
      手下人团坐一圈,陈啸庭喝了碗茶水后,便道:“今晚诸位再幸苦一些,一定要严密看守邓通等人,熊贵他们是靠不住的!”
  
      “只要把人安全送到卢阳,本官请大家喝酒,喝了再去赌场耍钱!”
  
      喝酒如果说具有一定吸引力的话,那去赌场耍前进就极具有吸引力,捡钱谁不想去。
  
      “大人放心,今晚上绝不会出事!”刘建平拍着胸脯道。
  
      在场诸校尉也都如此表态,但他们这种自信的心态,恰恰才是让陈啸庭感到担忧的。
  
      于是陈啸庭提高嗓音道:“诸位,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这才让众校尉收敛了些,而陈啸庭也打定主意,今晚上大不了不睡就是。
  
      吃过晚饭,黄至恩率先进房休息,随后便是赵志平和熊贵。
  
      但陈啸庭却提起了刀,然后走出了门外。
  
      这处驿站条件很差,严格来讲就是用一圈篱笆,围起来的一个院子。
  
      在此值守的只有一位老吏外加一个厨子,正儿八经的瓦房就那么几间,只有他们这些当官的才住。
  
      其他人都在住在外面的茅草房内,条件确实是差了一些,但至少有了避风的地方。
  
      看见陈啸庭过来,刘建平便迎上来道:“大人,这里有我们盯着,你歇着去吧!”
  
      陈啸庭摇了摇头,然后道:“算了,今晚就和你们一起吧,只有把人安全送进了卢阳我才安心!”
  
      随即,刘建平便跟陈啸庭一起到外面巡了一圈,便发现熊贵手下的人戒备力度根本不够。
  
      于是陈啸庭训斥了这些人,但他知道效果并不会好,这些人只听熊贵的。
  
      但对自己手下的人,陈啸庭仍旧再三告诫他们警惕,绕了一圈后他才回到茅屋里。
  
      房间里除了陈啸庭和刘建平等人,还有作为阶下囚的邓通,陈庆丰则被看押在隔壁,一间房根本放不下。
  
      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的邓通,陈啸庭不由笑道:“他倒是睡得香,可惜咱们今晚就不能合眼了!”
  
      接下来的事就是耗时间了,每隔大约半个时辰陈啸庭就会到外面晃一圈,生怕外面放哨的人懈怠。
  
      明月高挂,时至深夜,一切都显得静谧。
  
      陈啸庭坐在长凳上,在他面前桌子上摆着佩刀,房间内其他人也都强忍着睡意睁着眼睛。
  
      就在这时,房间外传来了吵嚷声音,让陈啸庭等人顿时惊醒过来。
  
      “去看看怎么回事?”陈啸庭沉声道。
  
      刘建平立即上前,当他出去了没一会儿后,便见他回来焦急道:“大人,房百户那边有刺客……那边已经打起来了!”
  
      “大人,外面这就去援助……”这时牧长歌站起身道,其他校尉们也跟着提起刀要往外冲。
  
      却听陈啸庭大喝道:“都站住!”
  
      正当众人不解之际,陈啸庭指着邓通道:“别忘了咱们还要看住他们!”
  
      “那……大人,咱们就不去支援了?熊贵手下那些人已经不支了!”刘建平提议道。
  
      这时陈啸庭便道:“我说了,咱们有咱们的差事!”
  
      陈啸庭是上官,那怕他的命令看起来有些不合理,但在场众校尉必须执行。
  
      此时,想到放任房文康被刺确实不大好,所以陈啸庭便道:“去三个人看看,把房百户救出来最好,其他都不要管!”
  
      虽然只是去三个人,但总比不去人要好,于是牧长歌便和另两位校尉赶了过去。
  
      这时陈啸庭也站起身来,将佩刀抽出鞘道:“全都准备好,说不定暗地里还有其他贼人!”
  
      也就在他话音落下,便听刘建平惊呼道:“大人,隔壁房顶烧起来了,有人放火!”
  
      隔壁看押的是陈庆丰,是本案最关键的证人之一,绝对不能出事。
  
      “快把他带出来,就带到这个屋子里来,今晚果然很热闹!”陈啸庭走到邓通身边,一把揪住他的衣领道。
  
      这时陈啸庭的目光扫向了窗户外面,不知此时黄至恩和熊贵,是否已经得知了动静。
  
      但这时邓通已惊醒过来,只听他道:“不知是来救人的,还是来杀人的!”
  
      陈啸庭还没说话,便听房间外传来一声大喝道:“杀……”
  
      然后,便从房间外冲进了是三名黑衣蒙面汉子,而此时房间内的防守力量只有陈啸庭和另两名校尉。
  
      “挡住他们!”陈啸庭大喊道。
  
      不消他说两名校尉便迎了上去,房间内登时响起金铁交击之声。
  
      这些黑衣蒙面人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再加上三对二的优势,顿时将两名校尉逼得连连后退。
  
      此时陈啸庭也只能举刀杀入,和对面这些人硬碰硬对砍了几刀。
  
      陈啸庭人高马大,对面黑衣人知道耗下去,于是变得更疯狂起来。
  
      “杀……杀……杀……”
  
      如果说这些人最开始还有防备的话,现在他们就只顾大开大合劈砍,全然不顾自己安危。
  
      很快两位校尉就节节败退,更糟糕的是从窗户外又闯进来两名黑衣人,这下他们的更具有优势。
  
      “去死……”陈啸庭一声怒吼,一刀将一黑衣人喉咙割断。
  
      而此时还有两名黑衣人追着陈啸庭打,另两名校尉则被剩下黑衣人隔离开,相互之间无法支援。
  
      但就在这时,围攻陈啸庭的其中一黑衣人突然调转方向,一刀劈向了被捆在椅子上的邓通。
  
      “住手……”陈啸庭怒吼道,此时他真是气愤到了极点。
  
      但人家打定主意要杀人,岂会因陈啸庭一句住手就停下,于是便见血花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