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锦衣血途 > 第208章 各有谋划

第208章 各有谋划

    千户所的甬道内,张元胜猛然停下脚步,对身侧的赵永明问道:“你是说……陈啸庭已经带人离开了?”
  
      作赵永明很是肯定道:“刚刚才走的,连家伙都带上了!”
  
      张元胜点了点头后,便道:“原本我还准备催他们了,没想到他主动去了!”
  
      赵永明则笑道:“大人,安阳王虽无实权,但毕竟是堂堂王爷,陈啸庭此番去了将会给沈大人惹来大麻烦!”
  
      张元胜则笑道:“陈啸庭是沈岳提拔起来的,惹出了事自该由沈岳来承担!”
  
      陈啸庭想利用此时反噬张元胜,而对方却也存了借此打压沈岳的想法,最后就看谁手段更高明。
  
      “好了,你继续派人盯着,看陈啸庭能玩儿出什么花样,一切都在在咱们掌握之中!”张元胜吩咐道。
  
      张元胜一向比较谨慎,现在非常时刻更不敢大意,因为谁都输不起。
  
      “卑职明白!”赵永明答道,然后就离开了。
  
      而张元胜则整理了衣袖,在两名校尉陪同下,继续往前走去。
  
      相对于有关陈啸庭的小事,他接下来要去和韩彧商量的事,无疑更为重要。
  
      雍西千户所也是对称格局,在千户所正堂两侧院子,便是两位副千户的办公之所。
  
      作为韩彧的亲信势力,张元胜在踏入其院子里时,刚好被窗户旁的千户刘长明看见。
  
      “唉……人老了,还没走茶就凉了!”刘长明叹息道。
  
      此时在他身侧的正是沈岳,他没有看见张元胜去找韩彧,所以不知道刘千户为何而叹。
  
      但他还是劝慰道:“大人老当益壮,我千户所上下谁人不敬重大人威名?”
  
      刘长明露出一个深邃的眼神,千户所不就你和韩彧对自己最为不敬吗?
  
      这两人争权夺利,就是想挖空自己的权力,沈岳是没资格说这话的。
  
      “我老了,你们也别说什么老当益壮的话,这千户所最终还得靠你们年轻人来撑着!”刘长明淡然道。
  
      沈岳这次是来探他意向的,但刘长明已打算待价而沽,便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态度。
  
      看着老狐狸平静的面容,沈岳脸上也露出笑容,只听他道:“大人,咱们喝茶!”
  
      这边两人笑里藏刀喝着茶,另一边张元胜进了韩彧大堂后,两人也在进行着交谈。
  
      只听张元胜道:“大人,您找卑职何事?”
  
      韩彧放下了手里的笔,然后问道:“沈岳往你手下派了位小旗,你使唤得如何了?”
  
      张元胜却没想到,韩彧会关心区区一位小旗官。
  
      想到如今陈啸庭即将撞马蜂,张元胜心里就觉得高兴,于是他笑着道:“大人放心,这小子被卑职耍得团团转,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陈啸庭的名号韩彧听过,他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定能力,否则也不会受到沈岳的青睐。
  
      见张元胜胸有成竹,韩彧也不再多问,一名小旗官本就掀不起多大风浪。
  
      更何况,这次韩彧找张元胜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端起茶杯,韩彧轻轻吹了口气后,便道:“那件事谋划得怎么样了?”
  
      一听正事张元胜神色凛然,便听他道:“回禀大人,卑职正在着手安排,一切正按计划进行!”
  
      既然是按计划进行的,韩彧心里便安定不少,他对张元胜还是信任的。
  
      能混到提刑百户的位置,就没一个人是简单的,但韩彧还是提醒道:“此事关乎重大,稍有不慎便可能引火烧身,你可得注意!”
  
      这话不消韩彧提醒张元胜也知道,只听他道:“大人放心,卑职所用之人都隔了好几层,即便有事也查不到咱们!”
  
      “但还是得做好两手准备,一旦有变……绝不能让他们吐出什么来!”韩彧郑重道。
  
      这话的意思张元胜明白,在锦衣卫混了这么多年,灭口的勾当他不知干了多少。
  
      “大人放心,卑职会把一切做好!”张元胜淡定道。
  
      接下来,两人又探讨了些具体的安排,并针对当前局势对某些细节做出了调整。
  
      所谓精益求精,在权力这条斗争路上,没有人敢掉以轻心。
  
      “大人,此番谋划若成,便可断沈岳一臂,到时候这千户所还是咱们天下!”张元胜笑道。
  
      而此时韩彧也道:“到时候,副千户的位置,肯定有你一个!”
  
      这也是韩彧对张元胜的承诺,同时也是驱使对方的动力。
  
      千户所得另一边某处值房内,总旗官黄至恩端坐主位,看着下面的岳梦豪面色不善。
  
      “本官让你晨时初刻过来,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黄至恩冷声问道。
  
      作为千户所的内的总旗官,黄至恩的倾向明确,对沈韩之争两不相帮。
  
      但他偏偏和王启仁不对付,所以他对付王启仁的行为,也就便向等于偏向了韩彧。
  
      既然已经踏上了沈岳这条船,岳梦豪对黄至恩这位上司自然没有敬重。
  
      乃至于此时黄至恩在发怒,岳梦豪仍旧一片云淡风轻,好似他才是这里的主人一般。
  
      知道发怒解决不了问题,黄至恩便道:“交给你一件差事,本官收到消息说城内有白莲教活动在大成街活动,你带人去查查!”
  
      大成街是王启仁手下地盘之一,黄至恩叫自己过去查,摆明了就没安好心。
  
      谁知黄至恩接着道:“每一家商铺都要搜索,哪怕是挖地三尺,你也得把白莲教的逆贼给我挖出来!”
  
      这摆明了是要整王启仁,同时还要收拾自己这不听话的手下。
  
      岳梦豪便道:“大人,大成街可是王总旗的地面,卑职去搜怕不太合适吧?”
  
      黄至恩当即训斥道:“费什么话,让你去你就去!”
  
      岳梦豪不能和黄至恩对着来,无奈之下只能领命离开。
  
      当他来到自己值房,将手下校尉都召集起来后,道:“该干嘛干嘛去,明天黄总旗若是问起,你们就说去过大成街了,没有发现白莲教踪迹!”
  
      刚刚他已将利害给众校尉分析清楚,没有人愿意冒着巨大的风险,在得罪的王启仁的同时还得罪沈岳。
  
      也只有岳梦豪才有如此底气,敢明目张胆和上司对着干,谁让他背景雄厚呢!
  
      除此之外,黄至恩此人放浪形骸,和千户所许多人都关系不好,也是岳梦豪轻视他的缘由。
  
      “大人英明!”诸校尉皆道,能设身处地为手下着想的上司实在太少了。
  
      听到手下人的赞许,岳梦豪却高兴不起来。
  
      陈啸庭能留在沈府吃饭,已经获得了沈岳的认可,相比之下手下人的赞许又算的了什么呢?
  
      虽然心里不大高兴,但沈岳还是道:“都是弟兄,不必言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