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锦衣血途 > 第86章 雍西千户所

第86章 雍西千户所


  永治十五年九月二十八,雍西承宣布政使司,首府卢阳。
  雍西地处大明朝版图西北,比起南北诸省来说相对贫瘠,但在卢阳城内你绝对感受不到这一点。
  作为一省之首府,卢阳城比广德府城大了好几圈,也不是简单分的东南西北四城。
  通过东南西北十几条主干道,将城内分为了十五个坊区,各个坊区皆有其职能。
  肉肆行、酒行、米行、酱料行、茶行、汤店行、药肆行、成衣行、丝绸行、
  皮革行、杂耍行、珠宝行、玉石行、文房行、铁器行等应有尽有,繁华之象让人眼花缭乱。
  街边茶馆酒楼更是客源不断,街道之上各种商贩叫卖声不断,将这座城市的活力诠释得活灵活现。
  位于卢阳城北部的廉和坊,则与城内其他各坊大为不同,这里是城里的官署区。
  卢阳府衙、雍西监察御史衙门、雍西布政使衙门、按察使衙门、雍西都指挥使司衙门……还有最具权威的雍西巡抚衙门,都坐落在廉和坊内。
  相比于这些衙门的庄严大气,锦衣卫雍西千户所占地明显小了许多,但其在卢阳城内的份量可是一点儿不减。
  雍西千户所坐落于廉和坊北段,衙门皆是坐北朝南,所以雍西千户所的位置也可以理解为在所有衙门背后。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雍西千户所让城内官老爷们后辈发凉。
  但今日的雍西千户所内,却也是一派肃杀之气。
  千户所最深处的千户大堂内,锦衣卫雍西百户及以上的官员们悉数到场。
  坐在大堂上首正中的,是一位年过五十的老者,身穿锦衣卫暗紫色官服,上面过肩绣有四爪麒麟图案。
  这位便是雍西千户所千户刘长明,整个雍西官场都忌惮的狠角色。
  而在其下首左右两边,分别是两位身穿暗紫色官服,绣有三爪麒麟图案的锦衣卫官员,其中一人正是副千户沈岳。
  再往下面,则都是身穿银灰色狮纹官服的百户,其中周文柱赫然在列。
  总的来看,大堂内有锦衣卫千户一人,副千户两人,百户九人。
  这个阵容要是走出去,雍西地面都得抖三抖,在雍西这等远离中央的地域,锦衣卫那就是皇权的象征。
  可是现在,千户大堂内的气氛却很紧张,因为这场会议的目的只有一个,商讨岳安百户所百户人选。
  一般来说,锦衣卫各千户所中,千户一人独掌六个百户所,性格强势一些的只会更多。
  但在雍西千户所,因为千户年老和两位副千户的背景,情形却与一般大为不同。
  作为千户的刘长明,如今只掌直接掌管四个百户所,两位副千户分别掌管三个。
  而现在要商讨的岳安百户所,就是刘长明所掌四百户所之一。
  刘长明要不了两年就要退下来,所以这场百户归属的争斗,其实就是雍西千户所下一任千户的争斗。
  两位副千户,沈岳和韩彧皆势在必得。
  实际上,这几天千户所内争斗就没停止过,只不过前几天商讨的都是总旗一级的任命。
  千户大堂上,只听沈岳开口道:“千户大人,以卑职的意思,岳安百户所形势复杂,当选一干练之士前去任职!”
  主位上的刘长明面色平静,便道:“沈大人所说干练之士,可有人选?”
  沈岳正要答话,坐在他对面的韩彧却打断道:“千户大人,此人不光得能力出众,个人品性也得上上之选才行,属下倒也有一人举荐!”
  实际上,实际上百户一级等着补缺的还有几人,但现在两位都想揽到自己这边,举荐得肯定也是自己手下人。
  对两位副手的争斗,刘长明洞若观火,绝不会将自己置于其中。
  对他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装糊涂,于是他便对韩彧问道:“韩大人有何人举荐?但说无妨!”
  对千户大人的性格韩彧已习惯了,于是他便道:“卑职手下总旗糜咏志,做事条理分明,可担此大任!”
  说完这话,韩彧看着对面的沈岳露出笑容,但眼神中却充满了冷冽。
  沈岳则面无表情,也没有说话的意思。
  而此时周文柱这站了出来,向堂上诸位上官行礼后,便开口道:“韩大人,卑职曾闻糜咏志为人刻薄,对下属非打即骂……恐非百户人选!”
  “百户外放一地,若是难以相处上下关系,怕是会惹出大乱子!”周文柱很是忧虑道。
  韩彧脸色变得铁青,训斥道:“周百户,上官说话,岂有你说话的份儿?”
  韩彧训斥周文柱,见此一幕坐在上首的刘长明微微摇头,相比于沈岳韩彧终究差了一筹。
  而这时,沈岳则开口道:“韩大人,周百户的话正是维护于你,若是用错了人……岂不臭了你的名声!”
  这话不但解了周文柱的围,而且还把韩彧贬得很低,沈岳的手腕可见一斑。
  不想让无谓的争斗继续下去,上首的刘长明再度问道:“沈大人,不知你有何人推荐!”
  千户大人发问,众人目光均为之一转,只听沈岳答道:“禀告大人,卑职手下总旗房文康,不但能力出众……品性也是上上之选!”
  “百户所中诸校尉差役,皆与房文康相处和睦,上下关系也处理得井井有条……正是百户之位人选!”
  不出意外的,韩彧手下一百户便站了出来,开口便道:“沈大人,房文康此人獐头鼠目,形容猥琐……大人可得慎重!”
  这就真的是胡说八道了,他沈岳手下即便无人可用,也不会有獐头鼠目之人。
  但沈岳没有开口,上官就该有上官的气度,仅这一点儿他就要韩彧强。
  不需要沈岳示意,其手下一名百户则站出来反驳韩彧手下。
  很快大堂内便吵作一团,除了刘长明所掌的三位百户,其他人都找到对手唇枪舌剑起来。
  持续了大概一分钟,只听大堂上首传来一声怒喝道:“够了,都住口!”
  即便刘长明快要卸任了,但他终究是雍西千户所正牌千户,其威势无人敢逆。
  大堂内为之一静,众百户更是低下头,躬身不敢与上官直视。
  而下方,坐在椅子上的沈岳和韩彧,此时都将目光望向了刘长明。
  谁知此时,韩彧却开口道:“沈大人,还是先管好自己的手下……再来举荐岳安百户之选吧!”
  “你手下的广德百户所,现在可都乱成了一锅粥了!”韩彧悠然道。
  沈岳面色不由为之一变,好在他也是急智之人,立时便道:“广德是广德,岳安是岳安……韩大人不要混淆论之!”
  紧接着,沈岳则开口道:“大人,房文康此番押解高常诚去往京城,镇抚司的诸位大人可都看在眼里!”
  这话意味深长,刘长明这样的老狐狸岂会品不出来。
  沈岳表面是再说房文康,实际却是说自己抓白莲教天王的功劳,已经传到了京城去。
  不得不说,这一点足够左右刘长明的判断,偏偏此时他的偏向至关重要。
  于是乎,韩彧和沈岳都只得寄望于刘长明,现在就看他的态度了。
  大堂内的安静持续了一会儿,刘长明仍旧面有怒容,只听他沉声道:“房文康干练之名本官素有耳闻,足够胜任百户之职,既然沈副千户举荐……”
  “本官自会上报北镇抚司,让诸位大人均裁……”
  听到这里,韩彧的心就沉了下去,刘长明最终还是站在了沈岳一方。
  刘长明这样选其实也很简单,终究还是沈岳的功劳大些,捉拿白莲教天王这份功的份量太重了。
  但刘长明也是会变通之人,此时只听他接着道:“至于韩副千户所荐,本官也会一并报上!”
  说完这话,刘长明便站起身道:“好了,今日之议就到这里,都散了吧!”
  随即在众人行礼中,刘长明便离开了千户大堂,其手下三位百户也跟着离开。
  大堂之内只剩下两位副千户和其各自手下。
  和沈岳对视一眼后,韩彧站起身来什么都没说,便离开了大堂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