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锦衣血途 > 第82章 忙碌

第82章 忙碌


  (请大家多多投票,谢谢支持!)
  西宁街,三才会香堂之内。
  送走了刘玉才派来的人后,柳关和许明达坐回了正堂内。
  “二哥,咱们真要杀陈啸庭?”许明达问道。
  香堂周围都没有人,所以他才敢将此事宣之于口。
  柳关面色阴沉,道:“刘玉才这混蛋,是在拿咱们当刀子用!”
  “杀锦衣卫是诛九族的大罪,咱们要是做了,岂不连家小都牵连进去!”
  许明达有些疑惑,便道:“二哥,咱们找人悄悄的做,只要隐蔽一些……应该能掩盖下来!”
  谁知柳关呵斥道:“糊涂……”
  “前面才死了个王有田,现在若再有锦衣卫被杀,你能保证刘玉才不把咱们卖了?”
  这话虽然有些道理,但许明达还是道:“刘玉才卖了咱们,就不怕咱们把他牵扯出来?”
  柳关瞥了许明达一样,才道:“你说锦衣卫是信咱们的话,还是信刘玉才?”
  不管是出于个人情感,还是最基本的逻辑判断,锦衣卫当然会相信自己人的判断。
  “二哥,可若是咱们不做,刘玉才也不会放过我们!”许明达艰难道。
  旁人看来他们是搅动风云的大哥,实际也是有苦自知,身家性命一样不全掌控在自己手中。
  柳关摇了摇头,道:“咱们做的那些脏事儿,牵涉的人太多……刘玉才不一定有胆量去挖!”
  “而且,就算他把这些事儿挖了出来,也不过是我二人身死……不会连累家人!”柳关叹息道。
  许明达心中愤懑,不由道:“二哥……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咱们三才会的内斗,咱们搞成了这个样子!”
  看了许明达一样,柳关眼中泛起一丝怜悯,他这个三弟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
  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没那么简单,不但自己背后有人,刘玉才背后也有一股势力。
  只不过现在,事情似乎已经到了难以收场的地步!
  虽然是局中人,但柳关所知也非常有限,他甚至不清楚自己背后与刘玉才背后的势力目的是否一致。
  这两方势力,将局面搞成这个样子,为的又是什么?
  身为棋子,柳关为自己感到悲哀,只听他道:“怪只怪……咱们就不该出来争,还是老四看得明白!”
  许明达也不由瘫在座椅上,现在他已六神无主,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当一个人发现自己无论做什么,都逃不出别人的摆布时候,那种无力感会压得人放弃。
  谁知柳关却面色一寒,兀的站起身后道:“其他事情管不了了,但这会主既然争了……我就一定要胜过谢平!”
  “老三,你带着我和你的家眷,赶紧去城外躲起来,这事儿你不要再掺和……我去和谢平算总账!”
  柳关这话已有托孤之意,许明达顿时大惊,随即站起身道:“二哥,你这是什么话,让我逃命去……这是要陷我于不义!”
  虽说帮会中以利益为重,但却不是所有人都不讲义气。
  这么些年,从当初流落街头的难兄难弟,一路披荆斩棘成为三才会两位当家,柳关二人是相互扶持过来的。
  这种过命的兄弟,甚至比亲兄弟还要亲,自然能将家人相托。
  许明达不愿意走,可把柳关给急坏了,登时大怒道:“难道你要二哥跪下求你吗?”
  “二哥……”
  没等许明达说话,柳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怒道:“带着你我的家人,走!”
  许明达连忙将柳关搀扶起来,此时只能无奈道:“二哥你快起来,我听你的就是!”
  见柳关如此决绝,许明达也只能乖乖听话,带上两人的家眷离开这是非之地了。
  …………
  广德百户所,今日之气氛很是怪异。
  唯一在衙门里的总旗官张震山,冲着门口值守校尉发了一通火,就因为对方没有戴正官帽。
  张震山大堂之内,陈啸庭站在下方,此时他也是一脸倦容。
  “大人,谢平遭遇刺杀,如今生死不知,也不露面……他手底下人马乱作一团,局面越发难以收拾了!”锦衣卫小旗吴明,在大堂下禀告道。
  张震山脸色阴沉没有说话,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他去找了吴业和柳高明,结果这两人都不配合,在他晓之以理后仍旧作壁上观。
  当好在,毕竟当了这么些年的总旗官,在将刘玉才软禁后,这番严厉手段才让张震山重新掌控了自己的部下。
  至少现在,吴业和张成发两人不再装病了。
  “刘玉才的部下已让陈啸庭暂领,本官会让陈啸庭将将谢平抓来!”张震山冷声道。
  谢平生死不知局面就这么乱了,现在再去捉拿他,下面帮众岂不闹腾得更厉害?
  张震山可没理会手下人的心思,而是直接道:“不只如此,柳关他们也不能放跑……”
  指着堂下一人,张震山道:“吴明,你带人捉拿柳关和许明达!”
  这差事可烫手得很,但张震山正在气头上,吴明可不敢拒绝。
  “只要控制住两边领头的,再有咱们强力打压,三才会之乱就能尽快压下去!”
  望向大堂门外,张震山接着道:“若是乱得更狠,想必广德府衙也该坐不住了,这些他们看戏也该看够了!”
  堂堂知府衙门,能任由三才会闹腾到现在,张震山相信他们是故意的。
  是为了看广德百户所出丑?还是因为卢阳城内的争斗?
  能够牺牲自己的政绩,想来也是为了卢阳千户所之争了……张震山心头暗道。
  “成发,你带人到街头去,找三才会下面的头目谈话,勒令他们安分下来……跟着谢平和柳关闹腾,都没有好下场!”
  “告诉他们,跟着谢平和柳关闹腾,没有好下场……锦衣卫都会一一清算!”张震山语气冷冽道。
  “卑职领命!”张成发躬身道,他这差事比吴明的轻松多了。
  当百户衙门各项事情安排下去时,陈啸庭带着一众人手,已经找到了谢平家中。
  当门被打开后,看见外面已经拔刀的锦衣卫官差,院子里众人都老实下来。
  作为主事人,张武便上前小心道:“诸位大人,这是做什么……”
  陈啸庭从后面挤了出来,此时他拿着一纸公文,扬到张武面前道:“百户衙门的公文,捉拿三才会主谢平……”
  听得这话,张武等人皆是脸色一变,甚至暗中有亡命徒捏紧了拳头。
  陈啸庭收起了公文,拍了拍张武的脸,问道:“怎么……你们要拒捕?”
  张武面色涨红,陈啸庭的羞辱让他有砍死对方的冲动。
  但他还是忍了下来,然后微微笑道:“大人这是什么话,我等岂敢拒捕!”
  随即,张武便转身对身后小弟道:“都把路让开,请官爷们进去找人!”
  十分钟后,当所有回报都说没找到谢平时,陈啸庭脸色变得很难看。
  看着全部蹲在院子里,被众校尉差役看押着的三才会帮众,陈啸庭此时有杀人的冲动。
  “把张武和他旁边那几人带走,老子就不信问不出来!”陈啸庭甩下这句话后,当先便离开了院子里。
  赵英作为陈啸庭忠实的狗腿,上前便将张武提溜起来,甩了他两个耳光后骂道:“王八蛋,等你去了百户衙门大狱,我看你能撑几种大刑!”
  张武此时不敢反抗,可他也确实不知道谢平下落,刺杀事件后的那天夜里,这位三才会会主就消失了。
  当张武几人被带走后,有校尉拿刀指着院内众人的道:“全都蹲好,谁敢乱动一并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