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锦衣血途 > 第2章 掀桌子

第2章 掀桌子


  (新书求支持,多多收藏投票加评论啊!)
  客栈对面茶肆二楼上房内,几名身着黑色官服的锦衣校尉戒备于此,官服上的豹子图案让他们宛如杀神。
  在包间虚掩窗户边,总旗官张震山正目光炯炯看着街道对面的客栈。
  在他身侧,王有田颇有些担忧道:“总旗大人,咱们出动这么多人在东城吴总旗地面抓人,到时候怕是面儿上过不去啊!”
  张震山对手下之言浑不在意,只是道:“百户大人亲自下的令,又不是咱们擅自伸手,他吴业能说些什么?”
  王有田点了头,上司都这样说了,日后吴总旗找麻烦也找不到他头上。
  可此时王有田心里还有颇多不解之处,想了想还是说问道:“大人,既是捉拿贼人,为何非得放到城里来抓?岂不多此一举?”
  张震山瞥了手下一眼,然后反问道:“你是要我去问百户大人?还是去问千户大人?”
  王有田神色一紧,心里突然想到了些什么,然后赶紧抱拳道:“大人,是卑职失言了!”
  张震山摆了摆手示意王有田退下,手下人多想一些也能理解,但有时候不该知道的东西最好不知道。
  就在两人说完话,门外进来一名校尉道:“禀告大人,贼人已经进了客栈!”
  总旗张震山点了点头,然后便对身侧的王有田道:“你去下面看顾着点儿,这些逆贼带有兵器,让底下人小心些!”
  王有田点了点头,然后便往转身离开,总旗大人不能亲身犯险,那只能他去就近指挥了。
  客栈之内,几名“逆贼”在小二嫌弃的眼神中落座。
  可能因为心里有鬼的原因,其中两人总是不住往四下观望,客栈内嘈杂的环境让他们极度缺乏安全感。
  陈啸庭悄悄观察着这一桌人,同时小声向赵群问道:“赵叔,咱们何时动手?”
  虽然前世在执行任务时经历过更惊险的场面,但那时有全面的信息支撑,现在啥都不知道的陈啸庭只想多问一些。
  “自有上头指示!”赵群淡然道,这份定力让陈啸庭感到佩服。
  “等会儿动手……不论死活?”陈啸庭又问到,大堂内人声嘈杂,也不怕外人听见。
  赵群喝了一口茶,然后便道:“虽说是死活不论,但最好还是要活的……”
  陈啸庭正有不解,一旁的肖经业则道:“小子,若是杀了不该杀的人,再大的功也是过错!”
  这话顿时冷场,在这即将动手的关键时刻,三人都不想再多说话。
  另一边,逆贼中最年轻那人忍不住小声道:“方大哥,我总感觉这里不安全,咱们走吧……”
  “是啊,方大哥……咱们还是走吧,派个人在远处盯着客栈便是!”
  方辉看了手下人一眼,实际他也不想来客栈,但约定是在客栈接头,让他不得不如此。
  看了看周围,方辉知道此地非是久留之地,本着小心谨慎的原则,方辉便道:“既然如此,咱们走……”
  陈啸庭发现此异状,见身旁两人没有反应,便也老实待在原地。
  就在此时,客栈门口响起一个声音道:“几位这是往哪里走?”
  看着客栈门口出现的大批锦衣卫官差,方辉脸色一下煞白,知道今日插翅难逃了。
  而在客栈之位,方才还热闹无比的街道,也因为锦衣卫的出现而变得难见人影。
  小旗官王有田站在诸校尉和差役之后,目光不善看着方辉等人。
  方辉此时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同时作惊恐状道:“大人,草民等银钱不够,怕付不起饭前,这才离开!”
  “行了,乖乖的束手就擒,本官可保不伤你等性命,负隅顽抗死路一条!”王有田满面寒芒道。
  被抓住不但自己得死,还可能连累家人朋友,方辉和手下兄弟很清楚这笔账。
  所以,在向身后悄悄打了个手势后,方辉垂下头道:“大人,我等……愿降!”
  谁知惊变在此突发,不知何时那背着包裹的两人已将兵器分发,方辉话音落下,这六人便抽刀往客栈大门冲去。
  只有突破外面锦衣卫,他们才有可能逃得出去。
  王有田扬起冷笑,同时下令道:“把这些逆贼,拿下!”
  此言一出,靠近客栈门口的赵群站起身来,一手掀翻桌子,另一只手拔出佩刀喊道:“动手……”
  场面顿时爆炸,除开陈啸庭这桌客栈内其他两桌也跟着动手,转眼间方辉等人便呈腹背受敌之势。
  之前陈啸庭一直心里没底,但当真的动起手来,他心里反而还轻松一些。
  毕竟前世经历过无数次刀光剑影,此时就当是重温当年峥嵘岁月了。
  唯一让陈啸庭不舒服的是,此时他手里没有趁手的家伙,想要放倒贼人力不从心。
  好在这幅一米八的身体力气不小,陈啸庭抄起一条长凳,舞起来也能自保。
  方辉等人知道被抓后下场凄惨,动起手来就是以命搏命的打法,一时竟和陈啸庭等人打得旗鼓相当。
  老油子们那叫一个小心谨慎,一个个拿着兵器却做守势,看得陈啸庭是牙痒痒。
  可能是存有拉一个垫背的想法,看见陈啸庭这颗拿着凳子的软柿子,其中两名汉子便挥着刀向陈啸庭冲来。
  陈啸庭一时大骇,随即他猛的横挥长凳,才将这两名汉子攻势止住。
  但随即对方再度挥刀砍来,陈啸庭收凳不及,勉强挥凳挡住一人后,另一人的刀已到他眼前。
  就在陈啸庭暗道不妙之际,只听“铛”的一声脆响,却是赵群挥刀格挡住了对方。
  “还来愣着做什么?等死啊?”赵群厉声骂道。
  若不是要架着刀,赵群一定会给陈啸庭两个耳光,陈大用那么精明的人怎会有这样蠢的儿子。
  陡然惊醒之下,陈啸庭在后背冷汗直冒同时,抄起长凳便往面前那名持刀汉子砸去。
  “赵叔,让开……”陈啸庭一声大喝,长凳脱手而去后狠狠砸在那名汉子头上。
  那名汉子顿时倒地,额头头部鲜血直流,眼看是活不了了。
  于是,作为新人的陈啸庭拿到现场首杀,这是谁都没想到的事。
  但众人就是愣了那么一瞬间,随即便爆发了更激烈的打斗,陈啸庭拿下一人也算是激励了众人,剩下方辉等五人随即被压制。
  而此时,陈啸庭见赵群此时持刀蹲在地上,前胸衣服被划出了一个大口子。
  陈啸庭连忙上前问道:“赵叔,你没事吧……”
  要是赵群因救他受伤而死,那他得内疚一辈子。
  赵群吐了口唾沫,然后才略显惊骇道:“吓死老子了,幸好这铁甲还凑合……”
  说完这话,赵群还拍了拍自己胸前,随即响起链甲晃动的脆响声。
  陈啸庭顿时无语,他不但没有兵器,还特么连标配的链甲也没有。
  “那您好生在后面歇着,我去宰了这些混蛋!”陈啸庭看着战团中的方辉等人道。
  杀人场面前世他多次经历,所以一点儿都不怵,反而现在因整个人亢奋起来了,还有些跃跃欲试。
  只见陈啸庭捡起被拍死那人的刀,直接便向战团中冲去。
  看着陈啸庭处事果决,一点都不慌张的气度,赵群不由暗道之前自己看走眼了。
  陈大用的儿子那里是蠢货,这比他老子还要干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