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劝诫

第一百一十一章 劝诫

榆林城,太守府。
  
  吕碧云惊怒交加的看着面前的贼子,听闻的消息更是令她险些魂飞魄散。
  
  她根本不愿相信花了天大代价请到的宗师,居然就这样没了。
  
  可是眼前之人拿着的兵刃,又的确是宋思成所用的宝枪。
  
  “五百斤龙血米?子时前?”
  
  吕碧云看着凶神恶煞脑袋赛牛头的胡大山,颤声道:“如此短的时间,让我从哪里去寻那么多龙血米?整个榆林城都没有。”
  
  胡大山面容狰狞的笑了声,道:“没有龙血米,龙髓米也成,五颗龙髓米,就能救回你儿子,比你花钱请人还划算。不过,我是不想你能拿出来的,那老王八居然打伤了我儿子,老杂碎已经死了,回去把他碎尸八块喂狗自然不用说,可老子仍不解气,你最好拿不出来,我立刻就回山,好好拿你那白净儿子出口恶气!!”
  
  吕碧云闻言,只光想了想赵无悔落在眼前这恶人手里的下场,就几乎晕厥过去,
  
  她是见惯齐国上层社会中贵人们的荒**烂和毫无廉耻底线的,有许多贵族,玩女人已经毫无兴趣了,便将魔爪伸向了白净的男人。
  
  万一眼前这个大头鬼也好这一口,那她的儿子岂不是……
  
  越看胡大山越不像好人,吕碧云越是心中恐惧,看着他咧开大嘴,满嘴黄牙狞笑,吕碧云尖叫道:“给给给,拿走拿走全部拿走,速将我儿还回,全给你们!”
  
  她总共也只剩下五颗龙髓米家底,原是准备去了楚国,做傍身之资的。
  
  可现在,全完了。
  
  一旁赵华木然的看着这一幕,心中绝望的只有一个声音:
  
  牝鸡司晨,非幸也。
  
  ……
  
  天剑山,剑堂。
  
  浑身散发着冰寒气息的闻人燕看着姚玥峰和程耀华二人,拧眉道:“这么说,那侯贼父子可能是去了青云寨?”
  
  姚玥峰摇头道:“侯玉春和青云寨的林宁其实并不熟,当日也是头一回见,没甚交情。据查,那林宁之前一直恶名显赫,不学无术,近来却突然传出身怀武功和医术,且从读书而来,真伪不知。另外,当日我等沿着血迹往东追踪,可追到的却是一具尸体,猎犬和飞鹰也没有发现东边有任何可疑之处,所以,可能性极小。”
  
  程耀华呵呵笑道:“倒也未必,小猴子行事向来天马行空,只要他比马跑的快,其实就掩盖过去了。”
  
  姚玥峰皱眉道:“那兽栏的猎犬怎么嗅不到气味?”
  
  程耀华还想说什么,闻人燕摆手道:“不必多说,你二人一道前往青云寨看看就是。”
  
  程耀华提醒道:“师兄,青云寨不是寻常山寨,虽然实力远不如天剑山,可青云寨背后站着草原上那位。齐国因为鲁莽行事,吃了好大一个亏,元气大伤。咱们这里……”
  
  闻人燕寒声道:“又没让你们去灭了他们,你们告诉青云寨,侯贼父子触犯黑冰台铁律,罪在不赦。任何包藏他们的人,都是黑冰台的敌人,让青云寨自己想清楚,到底要不要做我们的敌人。再寻机打探一下,这几日有没有救治重病人,看看都用了哪些药。若那山贼巢穴果真收留了侯家父子,一定会露出蛛丝马迹来。”
  
  程耀华问道:“师兄,若青云寨果真收留了小猴子父子,那该怎么办?”
  
  闻人燕冷冷看了程耀华一眼,令他心头一凉,就听道:“果真?哼!但凡有蛛丝马迹,都不会放过他们。真当忽查尔会为了一窝山贼大动干戈?”
  
  程耀华呵呵笑道:“自然不会。”
  
  姚玥峰面色淡漠,一言不发。
  
  闻人燕瞥了二人一眼后,不再多言,转身离去。
  
  待确定人走后,程耀华看着姚玥峰叹息一声,道:“阿峰,你这又是何苦呢?太上长老如何行事,又岂是我们能评论的?”
  
  姚玥峰面色木然道:“我没有评论。”
  
  程耀华无奈道:“你嘴上没有评论,可都写在脸上了。小猴子有多精,你我都知道。既然当时没有抓住他,想再捉住他的可能性就很小了。左右都抓不到,你怎连装一下都不肯?阿峰,抓不到侯家父子,太上长老震怒下,必要怪罪某人。这个时候咱们多跑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避免成为替罪羊。就算你不愿多跑,也不能总这个样子。”
  
  姚玥峰看向程耀华,皱眉道:“你也知道当时都没能抓住侯师弟父子,现在只会更难。你不怕有朝一日,老天剑再回来?他不会放过你的。”
  
  程耀华呵呵笑道:“弑仙散是什么药你还不知道?侯万千完了,就算活着,也是个废人。只留下小猴子一人,成不了气候的。”
  
  姚玥峰沉声道:“侯师弟的天资在你之上,就算侯万千完了,侯师弟也会来寻你复仇的。”
  
  程耀华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冷笑道:“没了侯万千,就算小猴子能搞到龙血米,勉强突破宗师,可他也只能止步于此,我却不同!有了太上长老做后台,我连龙髓米都不会缺,到时候侯玉春真找来,我再送他上一次路罢。”
  
  说罢,他看着姚玥峰压低声音道:“阿峰,东方师姐虽然先闻人师兄到达宗师境,可东方师姐却注定成不了黑冰台主。这个时候不赶紧站队,以闻人师兄的性子,往后有你的好果子吃?”
  
  姚玥峰面色愈发木然,淡淡道:“黑冰台还不姓连,更不姓闻人。程师兄,你这么早站队,未必是幸事。”
  
  说罢,转身离去。
  
  ……
  
  龙门客栈,客房。
  
  打开门见是林宁进来,原本面色作难的玲珑小道姑登时难为情起来。
  
  林宁点头致意后入内,却发现气氛不对。
  
  妙秋师太满脸冷色,横眉怒视着已经醒转过来的法克大师。
  
  而法克大师粗犷的脸上,既有哀求之意,也有怒意。
  
  好在对峙的二人看到林宁进来后,气氛稍微舒缓了些。
  
  林宁微笑道:“可是我来的不是时候?”
  
  妙秋师太不愿开口,只是微微摇了摇头。
  
  法克大师则懊恼气愤的“嗨”了声,抓了抓大光头。
  
  见他如此,妙秋师太愈怒,看向林宁问道:“小神医,可能为我去了这腹中胎儿?”
  
  法克大师勃然大怒,声如洪钟的吼道:“你敢?!”
  
  妙秋师太一个凌厉的眼神瞪了过去,法克大师气势骤泄,跺脚哀求道:“阿莲,那是咱们的孩儿,咱们的骨肉啊!”
  
  “呸!”
  
  妙秋师太气的发抖,道:“我的孩儿只有玲珑,若非上了你的当,我岂会再受这奇耻大辱?”
  
  “等等等等……”
  
  见法克大师眼睛暴突发红,似要说出什么狠话来,玲珑小道姑泪眼连连,却无计可施,让原本不愿插手别人家事的林宁不得不出口。
  
  妙秋师太和法克大师见有人插嘴,破口大骂就要出口,可看清人后又咽了下去,差点没憋出个好歹来。
  
  林宁笑道:“这件事,我不知原委,原不该多嘴。但是现在玲珑是我的病人,她这病又最受不得刺激,为了救她,我得先平息了你们这争端。”
  
  妙秋一听此言,忙保证道:“小神医放心,我再不会搭理这骗子,不会让玲珑受激了,我就这么一个孩儿,她就是我的命……”
  
  林宁摆手止住了憋屈的想要爆发的法克大师,微笑道:“师太此言着实差矣,你腹中婴孩,难道就不是你的孩儿了吗?”
  
  妙秋闻言,脸色冷然,张了张口,却到底没说出一个不来。
  
  林宁见之心里有数,此中年美尼终究面冷心软。
  
  他笑道:“师太多半是怕受人非议,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大师和师太二人行事,敢爱敢恨,带着爱女四处求医,光明磊落,有何不可对人言之处?常言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二位如今又有了血脉,于祖宗而言是喜事,上对得起祖宗。玲珑身患重疾,如今二位健在,自然护得她周全,可二位百年之后,若没个血脉手足扶持,玲珑一人在世上,岂不孤独?有了这血脉,反倒是对玲珑有好处,下对得起子女。二位虽原为化外之人,可心既然仍在红尘,便可还俗,遁出空门,原是自由。原本我还怀疑二人的品性,可今日法克大师临危之际,将师太护在身后,一人独当宗师之怒,大师昏迷后,师太更是取出了生生造化丹要为大师疗伤,皆可谓有情有义,伉俪情深。可见,二位当初离开空门,并非是沉沦心魔,而是真心相待彼此,对得起自己。如此上对得起祖宗下对得起儿女还对得起自己,这等磊落坦荡,世上又有几人比得上?又何必怕庸人口舌?”
  
  听他说完这席话,妙秋师太脸上的冷色终于缓缓淡去了,却又红了眼,轻声道:“贫尼岂会怕人口舌,我只怕今生所造之业,再害一孩儿。贫尼只盼万般罪孽,佛祖菩萨都归于我身。玲珑已经苦了一生,我又怎忍心再……”
  
  言至此,哽咽难言。
  
  法克大师闻言如遭雷击,怔怔的站在那。
  
  因果报应之说,他们还是深信不疑的。
  
  林宁奇道:“有二人当父母的这样心疼,如今又有我出现,可以救她性命,最多二三年,便可与常人无恙,这样的运气,也算是命苦吗?二位漂泊天下,到头来功夫不负有心人,遇到我这样的神医,这难道是佛祖菩萨在怪罪你?”
  
  一旁处,看着父母二人终于放下了心结,目光柔和的对视了起来,玲珑一双美眸悄悄的盯着林宁,心里面佩服之极!
  
  小哥哥真的好厉害,真的好口舌!
  
  若是能一直在此,那就再也不怕爹娘吵架了呢!
  
  她也真的不想再漂泊江湖了……
  
  正当她心里浮想联翩时,却见林宁转过头来,和她四目相对,玲珑一时间觉得心儿差点都跳了出来。
  
  就听林宁温声道:“玲珑妹妹,该施针了。”
  
  “……嗯。”
  
  ……
  
  PS:感谢“取名字什么的不存在”和“可乐我喝百事”两位书友的万赏。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