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黯淡的中世纪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北归 下

第一百二十七章 北归 下


  康斯坦察没有赶上的黎波里会战。
  当康斯坦察的军队行进到半路的时候,就传来了前线的消息。
  鲍德温四世在的黎波里城下大败异教徒,仅有曼苏尔带着少量军队逃离,其余人众全部被打散。
  这次胜利,终于为十字军几个月前在的黎波里城下的惨败,报了一箭之仇。
  希什曼只看了一眼战报,就知道这次的胜利是有水分的。
  不是击溃,而是曼苏尔主动撤退。
  战报里面只说曼苏尔十余万军队土崩瓦解,但是没有提到斩首,也没有提到俘虏。
  唯一真实的是,的黎波里城确实被十字军攻下了。
  曼苏尔带着主力撤退,那么十字军一路南下,就不会有什么阻隔,耶路撒冷王国全境光复,已经指日可待了。
  不过这都跟希什曼没有关系,十字军的问题,就交给萨拉丁一个人去解决吧。
  康斯坦察的军队没有在的黎波里停留,而是在经过了那些十字军诸王的赞美之后,直接启程去了安条克。
  只要把安条克的那些,跟康斯坦察的军官们有过鱼水之情的贵族小姐们带上,就能马上返回康斯坦察了。
  对于希什曼提出的退军请求,十字军诸王们不仅没有阻拦,而且还非常高兴。
  因为现在所有的硬仗全部打完了,剩下的就是大家最喜爱的抢地盘、分蛋糕的环节。
  一路南下,无数的城市,无数的财富。
  本来这块蛋糕康斯坦察应该分很大一块的,现在康斯坦察主动提出离开,实在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十字军诸王带着军队南下攻城略地了。
  希什曼刚刚到达安条克,就听到了南方的最新消息,阿尤布王朝内部发生冲突,现在的开罗笼罩在一片血色当中。
  这种内乱,似乎预示着萨拉丁的阿尤布王朝,已经气数将尽、摇摇欲坠了。
  南方的十字军诸王听到这个消息,无不拍手称快,誓要一路南下直逼开罗,生擒萨拉丁。
  只有希什曼知道,这次的动乱,也都是萨拉丁计划中的一环。
  伟大的萨拉丁陛下在开罗无法脱身,导致前方惨败,那些把陛下拖在开罗的绿教长老们,应当对此次的失败负责。
  民众的这种情绪,很容易便被萨拉丁煽动。
  所以萨拉丁可以很简单地利用这次动乱,让民众的怒火吞没那些干政的绿教长老们。
  动乱之后的阿尤布王朝,由萨拉丁大权独揽,再无任何异己,将会变得空前强大且团结。
  那些满怀激情的十字军们,还不知道南方等待着他们的,是怎样一个恐怖的庞然大物。
  打吧。
  等到你们在南方跟萨拉丁拼个你死我活,也就无暇顾及康斯坦察了。
  不过这次跟康斯坦察人一起回安条克的的,还有两支军队。
  一支是英王威廉三世的残兵,只有两千余人。
  另一支是拜占庭帝国的援军,加上格鲁吉亚人在内,一共不到两万。
  这两支军队没有跟着十字军们拿下分蛋糕,有些出人意料。
  要知道就连毫无进取之心的安条克公爵,都派了一支军队南下,准备抢占一座城市了。
  英王威廉三世和拜占庭帝国,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呢。
  为什么这么着急撤兵?
  众人都有些不能理解。
  希什曼知道之后,似乎也没有管那么多,他看着小亚历山大问道:“接我们的舰队到了吗?”
  “后天就到了。”
  小亚历山大说道:“安德烈总司令亲自带队,租用了一支威尼斯的舰队。”
  “威尼斯的舰队?”
  希什曼问道:“我们自己的船呢?”
  小亚历山大答道:“安德烈总司令的回信说,康斯坦察的舰队近期被派去意大利地区进货了,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所以就租了一支威尼斯的舰队过来。”
  “进货?”
  希什曼说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小亚历山大没有注意到,伯爵大人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是的。”
  小亚历山大继续说道:“不过安德烈队长说,那些威尼斯人非常慷慨,他们只象征性地收取了运输费用。”
  “嗯。”
  希什曼点了点头,这些都不是他所关心的事情,直接下令道:“赶紧,时间不多了,让军官们把自己的小女朋友都哄好了,就这样哄不好的,就晚上在床上哄,床上哄不好的就骗,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带不走的话,可能这辈子就见不到了。”
  “是!”
  小亚历山大在这个时候,还来了个标准的军礼。
  反正这事跟他没关系,现在小亚历山大满脑子想的,就是尽快回到康斯坦察,去母马横幅酒馆,跟叶菲米亚好好温存一番。
  几月不见,甚是想念。
  “哦,对了,我之前还说过了,骗的时候吹自己的头衔,别太过火。”
  希什曼补充道:“有需要我出面的情况,随时叫我,你们的老丈人丈母娘,应该会给我这个面子的,后天就要走了,抓紧点。”
  “是!”
  小亚历山大又敬了一个军礼。
  今晚开始,康斯坦察的军队全体放假,开始了拐骗自己小女朋友的行动。
  这个放假不仅仅是军官,士兵也全部放假。
  有的士兵也在安条克发展出了几段露水情缘,希什曼也不介意他们将那些姑娘带回康斯坦察去。
  这一夜,康斯坦察的军营基本上空了。
  然后在那些高级军官里面,几乎每个人都给自己安上了一个贵族头衔,去了自己心爱的姑娘身边,一边做着少儿不宜的事情,一边吹嘘着康斯坦察是怎样的一个天堂。
  这个过程中,还真有几家需要希什曼出面去解决的。
  比如二营长马克,这家伙骗到了雅法伯爵的女儿,那小姑娘是很想跟着马克走,可是她的父亲就是不同意。
  这位雅法伯爵听二营长马克,说自己是什么少将,目前是康斯坦察军队军衔排名第四的大佬,在四大营中,军衔仅次于元帅希什曼和中将总司令安德烈。
  但是这个雅法伯爵哪里听得懂这个军衔是什么意思,二营长马克费尽口舌解释了半天,也没能说得明白。
  最后二营长马克屈服了,他只得说,自己是什么什么地方的子爵。
  有了贵族身份,老丈人的脸色好看许多,但问起他的封地在哪里,二营长马克又傻眼了。
  他只得说,去年康斯坦察战胜了佩切涅格人,伯爵大人准备康斯坦察隔河相望的多瑙河北岸修建城堡,那就是自己的封地。
  老丈人又不高兴了,这不是等于还没有封地嘛。
  交涉良久,最后还是没有结果,二营长马克只得求助希什曼出面。
  本来是两个伯爵的交涉,那雅法伯爵看到希什曼,那简直是比见到国王陛下还要恭谨。
  当希什曼提到,耶路撒冷王国光复之后,自己可以考虑跟鲍德温陛下说一下,除了雅法伯爵领之外,看能不能多分你一亩三分地的。
  雅法伯爵欣然同意,将自己唯一的女儿高兴地交给了二营长马克。
  这件事情传出去之后,安条克终于还是掀起了一股卖女儿的风潮。
  希什曼这段时间,就只能跟这些不要脸的家伙,承诺着一些不着边际的利益,让他们老老实实把女儿变成康斯坦察的媳妇儿。
  太真实了。
  希什曼心力交瘁地,享受着妮娜那柔软的小手揉着自己的肩膀。
  这两天下来,自己真成拉皮条的了。
  “伯爵大人!”
  小亚历山大站在门外报告道:“船!船已经靠岸,我们随时可以出发了!”
  “嗯,通知军队出发吧。”
  “是!”
  “媳妇儿啊。”
  希什曼摸着妮娜肉肉的小手,心情舒畅了不少,轻声说道:“待会儿你带着艾西瓦娅一起,跟本神父乘一条船。”
  “嗯?”
  妮娜红着脸,讷然道:“您……不跟我们一起吗?”
  “我倒是想。”
  希什曼叹道:“那些威尼斯人肯定给我单独准备了一条船,想从我这抠点什么东西下来,乖,在船上别乱跑哦。”
  “嗯……”
  妮娜点了点头。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好了。”
  “行,那走吧。”
  “嗯。”
  康斯坦察的军队归乡,在经过了惨烈的战斗之后,回去的人比来时候的人还多。
  只不过这里面,是包括了一大批像是凭空出现的军队女眷。
  希什曼跟随着军队来到了港口,看到了许久不见的的熟人,目前希什曼身边的完美捧哏,安德烈正在港口等着自己。
  “胖了,胖了!”
  希什曼远远地,便大笑着朝着安德烈走了过去,说道:“怎么?我不在康斯坦察,是不是以权谋私搞贪污了?”
  安德烈看了一眼在希什曼身后的妮娜,也笑道:“伯爵大人,您气色不错。”
  “当然不错。”
  希什曼知道他是看了出来,大笑道:“你没发现,我们的军官们气色都很好吗?”
  安德烈看着那些桃花满面的军官,有些懊悔道:“我这次就该跟着您一起来的。”
  “少废话,娶媳妇儿讲缘分的。”
  希什曼挥手道:“走吧,我们启程回家。”
  这时又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旁边冒了出来。
  “老夏洛克?”
  希什曼给了这个老朋友一个拥抱,惊喜道:“我就说谁那么慷慨,不收我们的运输费用,原来是我的老朋友啊!”
  老夏洛克的脸上堆起了笑容,连忙道:“为您服务是我们的福分,伯爵大人,朋友之间不要谈利益。”
  “说得好,说得好!”
  希什曼笑道:“听说你这段时间住在康斯坦察,是在协助你女儿建学校吗?”
  “是的,伯爵大人。”
  老夏洛克笑道:“托您的福,鲍西娅学校的建立非常顺利。”
  “那就好,那就好。”
  希什曼连连点头。
  “伯爵大人,您上船吧。”
  老夏洛克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安德烈总司令,可是为您准备了一顿丰富的大餐。”
  “哈哈哈,那还真是有心了。”
  希什曼大笑着,说道:“那么我的老朋友,请吧?”
  “请,伯爵大人。”
  希什曼回头看了一眼妮娜,便跟着老夏洛克一起,走上了那条专门为他准备的座舰。
  康斯坦察的士兵上船的效率极高,只花了几个小时,所有的士兵和家眷,便全部登上了舰船。
  这支浩浩荡荡的舰队,朝着康斯坦察进发了。
  一直满载荣誉归来的舰队。
  所有的士兵,都一心想着归乡的事情。
  这一路上,甚至连小亚历山大和乔治队长都没有发觉,伯爵大人登上了威尼斯人的船之后,就再也没了音讯。
  或许是发觉了,但也没有在意。
  是啊,还有安德烈总司令陪着呢。
  老夏洛克也是伯爵大人的好朋友,一心想要自己的女儿鲍西娅嫁给伯爵大人。
  都是老熟人,不会有什么危险。
  这么久没回来,伯爵大人肯定是跟他们把酒言欢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