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长夜年代记 > 第409章 补充番外 暮阀后传:岭南之叛

第409章 补充番外 暮阀后传:岭南之叛


  <!--章节内容开始-->
      即使南云财阀通过了交易,获得了岭南山区的管辖权宣称,依旧无法深入其中,将山区中的武装平定。
  
      说是入山剿匪,敌人可不比普通匪徒,他们可是要比财阀正规军还要强大的存在。
  
      即使对手的战争装甲步兵不出动,仅凭轻装机械战兵,在这种群山峻岭视线受阻的地方,也能够给南云财阀军造成足够的杀伤。
  
      大规模部队在岭南山区内根本展不开,地形熟悉的华族人,分散成小队自由穿梭其间,常常打得南云财阀正规军找不到北。
  
      郑鸿博熟练运用着华族老祖宗们留下来的游击战术,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华族正规军一旦打起游击来,真没那些财阀军什么事了。
  
      五月底与六月初,南云财阀连同已经投敌的各门阀伪军,对岭南山区发起了两次大规模围剿,均被华族游击队打的损失惨重。
  
      然后,联邦军队集结,南阀的主力军团便都被抽走了。
  
      而王家家主王林此时被认命伪暮阀军总司令。可实际掌控人却是伪暮阀的当家主母南云和慧。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咪\\咪\\阅读\\app\\mimiread\\】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抛开立场不说,南云和慧也算是一个有主见的女人,在南云财阀主力军远征南极后,她一方面从和族本土调来了新兵,另一方面加强了对伪军的控制。
  
      虽然,这两方面的部队战斗力都不怎么样,起码在数量是惊人的。
  
      当然,南云和慧也没有天真到要依靠这些新兵和伪军进山打硬仗,她只是把军队都编制在了岭南山区周边的重点城市。
  
      而对重点城市以外区域,南云和慧则命人采取了非常残的焦土政策。
  
      这些事情,尚有人性的伪军是做不来的,这也是南云和慧从本土调来和族新兵的原因。
  
      一时间,和族人在岭南山区之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好端端一大片南方富庶之地,被整的十室九空。
  
      因为南云和慧很清楚,无论东南门阀带走多少财富,带走多少军事装备,可庄稼都是要从地里长出来的。
  
      灾变之后的岭南山区贫瘠到寸草不生,好几千万张嘴不可能依靠储备粮过活,他们还能好好的呆在山里,肯定要依靠周边华族百姓的支持。
  
      南云和慧到要看看,在她实行焦土政策后,郑鸿博他们还有什么办法度过这个冬天。
  
      等西元3000年的冬天一过,南阀大军回归,山区里的人也饿的差不多了,再打起仗来就会轻松不少。
  
      实际封锁的效果比南云和慧想象中还要好很多。
  
      岭南山区很快就出现了粮食与生活物资的短缺,日子原本还能过的去,但在郑鸿博执行的食物配给制度下,人人处于半饥饿状态。
  
      郑鸿博本来以为,只要他带头与大家同甘共苦,华族人一定能熬过这个冬天的,等第三次长夜战争结束,世界形势也可能发生新的变化。
  
      可是郑鸿博忘记了,与他一起流亡岭南的,不仅有底层平民,还有许许多多的门阀世家子弟。
  
      他们的心思比起平民来说更加复杂一些,有许多单纯的门阀思维并不崇高。他们看好郑鸿博,打算跟着这位前阀主搏出一个前程来。
  
      可这些本来锦衣玉食的世家公子,哪吃过真正的苦?
  
      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很多在军中的门阀子弟,开着战争装甲步兵就投敌去了。
  
      不过还好,投敌的那些人,都不算是东南门阀嫡系,郑鸿博的指挥部与门阀治所的位置也是动态的,所以即使有人投敌也不可能向敌人提供什么有效的情报。
  
      可事情总有意外。
  
      ……
  
      一支大军在山岭间穿行而过,指挥车内白须老者捋着胡子,语气得意道:
  
      “这次多亏了王家王俊为我们引路,不然我们也破不了他们的动态驻扎。看来三公子人心所向,我们王家人也知道弃暗投明、迷途知返。”
  
      白须老者正是王家当代家主,伪暮阀军总司令王林,而老者口中的王俊是王家嫡脉长孙,也是王林的堂孙。
  
      要说这个王俊,当初也算有点骨气,在王门投靠南云家之后,王俊果断与王林断绝血缘关系,东南王家就此一分为二。
  
      郑鸿博对王俊还是蛮看重的,就如对待杨松诚这般,没有因为王门叛乱而轻视王俊的存在,反而发挥王俊的特长,把军事指挥权交给了他。
  
      王俊在郑鸿博的组织里也算是核心人物了,他能被策反也就是王家立功了,这让王林好不得意。
  
      这番话却引起了端坐在后排和服夫人的冷哼:
  
      “哼?人心所向?迷途知返?您老别逗我笑了。”
  
      王林被这话呛得,笑声都变尴尬了:
  
      “呵呵,太夫人这是何意?”
  
      太夫人,自然指得就是郑鸿博与郑鸿熙的母亲南云和慧了:
  
      “一个月前,我们的人找到了王俊藏在南宁的姘妇,得知了王俊现在的处境,就给他寄了点吃的。又几次之后,就把他给诱了出来。那王俊的骨头没有传闻中那么硬,一个常州执事外加二百万联邦币,是他出卖我那逆子的全部代价。”
  
      王林想起刚才说过的话,又羞又怒,王家人何时那么不值钱了:
  
      “原来如此,看我回去不把这货给恁死!”
  
      南云和慧白了王林一眼:
  
      “怎么?你现在还心向我那逆子?”
  
      王林连忙摇头:
  
      “这怎么可能?当初我可是向太夫人宣誓效忠过的!只是那王俊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居然能出卖主家,这种人留不得!我只是想清理一下王家门户而已。”
  
      南云和慧再次冷笑:
  
      “呵呵,小利也是卖,大利也是卖,你们华族人不是有句谚语,逃跑五十步的何必嘲笑逃跑一百步的?”
  
      王林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一时居然说不出话来,当初他也是被面前这个美妇人以更大的利润份额收买,才带着王家暗中投靠了郑鸿熙。
  
      南云和慧此刻也不顾王林的颜面:
  
      “况且对我们南云家来说,能以更小代价收买到关键性人物,只会更为有利!如果华族人的骨头各个都像你们这般软就好了!”
  
      王林,作为昔日暮阀之中最有权势的十二人之一,如今在南云和慧面前宛如一条老狗,即使内心有杀人的冲动,但面却连呲牙都不敢。
  
      南云和慧觉得很满意,正如她话里说的那样,她身边不需要什么人品高尚的华族人,如王林这般被驯服的多几条才好。
  
      说话之间天色如墨,伪军已经踏入深山,前方正是那灯火阑珊处。
  
      ……
  
      “族长,我们快走!”
  
      山德拉.德西尔背着一个资料大箱子,冲进了郑鸿博的军营。
  
      “山德拉?你怎么来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山德拉总算喘匀了气:
  
      “治所被偷袭!这边只有我和李逗以及3722冲了出来!白叶菲小姐本来也已经冲出来了,见朱亮先生受困,又杀回去救人了,她让我们先过来!”
  
      此时杨松诚也进来了:
  
      “属下失职,王俊执行任务两天没有消息,现在看来他已经反了!本以为王俊可靠,所以也就没有改变动态安排。”
  
      郑鸿博摇了摇头: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现在这种状况下,人心思变,除了你们谁反了都正常。现如今又该如何?”
  
      杨松诚面色有些难看:
  
      “治所被毁,储备的物资也没了,岭南山区我们肯定待不下去了,不如就答应西斯托,去南极看看再做打算。”
  
      郑鸿博还是有些不放心:
  
      “可我们就这样离开了,老家主们又该怎么办?”
  
      杨松诚摇了摇头:
  
      “现在我们已经自顾不暇,先率军走吧,那边有唯姑娘在,一定能护得他们周全!”
  
      郑鸿博一想到万俟唯,那个多智近妖的表姐,也放下不少心来。
  
      此时郑擎与憨牛也进来了:
  
      “大军整备完毕,族长下令吧!”
  
      郑鸿博点了点头:
  
      “目标北部湾海军基地,前进!”
  
      于是数千战争装甲步兵在两万轻装机械战兵的巩卫下,浩浩荡荡向南出发。
  
      此时,治所内的战斗也已经结束,南云和慧眼睁睁看着一台黑色机甲扛着一个男人,把王林带来的伪军杀了个对穿,然后突围跑了。
  
      南云和慧转身就问王林:
  
      “那是白叶菲吧!”
  
      王林默然不语。
  
      果然,南云和慧又开始对王林刀了:
  
      “哎,你们华族的女人啊,怎么一个比一个狠?而男人却那么的没用?”
  
      王林继续沉默,他当然知道,不是华族男人没用,而是这里的男人已经向敌人屈膝,屈膝的男人就如已经被阉割过,包括他自己……<!--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