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如此玻璃心

第二百三十一章 如此玻璃心


      经过刚才雷霆之力的一次无意识的实验,雷霆之气湮灭了七情六欲各种念头所凝练的气息,江汉珍才忽然醒悟,那怕是走出了自己的道路,所用的根本法则还是雷霆之道。
  
      就拿此界来说,走到最后还是以雷霆枢机之法来权衡天地,就是他可以改变,最后发现雷霆之道才是自己的根本。
  
      经过刚才对着东震之位的那么一拜,心头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好像一切的迷雾都解开了一般,这就好像心结一般,或者是自己的心性还是没有达到一定的境界。
  
      江汉珍反思良久,总觉得上一个世界中,自己做的有些不够完善,只凭借着门下的一点排挤的私心,就对整个仙道产生了失望情绪,犹如魔怔一般的离开了仙道,向更远的地方逃离。
  
      如今细思起来,敢接有些可笑,仙道代表的事一个文明,并不是某一个人,别人可以争,自己有未尝不可,何必犹如输家一般的离开呢。
  
      想通之后,江汉珍心结尽去,连带的全身气息都圆融不少,金仙道果显得更加圆润,竟然有一种无懈可击之感,现在的他,才算是一个真正的金仙。
  
      在神风国几日,江汉珍都闭门不出的反思自己,修正自己的心性,而无圣道也没闲着,四处的探查神风国五座神碑的消息。
  
      此界的大部分宝物名称无圣道都探查过,而且也得了许多研究过,但大多江汉珍都不怎么感兴趣。
  
      虽然宝物也有些威力,但也只是有形无神之物,不能像仙道宝物那样可以随心所欲。
  
      直到得知无做神碑与长生大帝有关系之后,就觉得这阳神世界不简单,不但有仙道存在,还有武道存在,甚至有一种七情六欲所产生的魔道也夹杂其中,才觉得此界不简单。
  
      经过几日的探查也反馈来许多消息,但还是没有找到神风国发现秘藏的准确位置,正当江汉珍想着是不是要自己亲自出马的时候,有无圣道来报,说一位叫龙傲的人来访,说有大事要跟无圣道合作。
  
      江汉珍听的诧异,神识一扫,就知道这位龙傲是冠军侯,不知为何要用龙傲这个名字,冠军侯此人他也知道,是别人布置的旗子,真实神风是内世界之中的灵魂,转身到了此界。
  
      弱冠封侯,此人手段不凡,不但整出了香皂玻璃等物,而且修为不低,听说此人自出生就奇遇不断。
  
      也是因为江汉珍在对付无生老母的时候,用的事咒杀之法,最后下令无圣道收集天下间气运隆厚之人的生辰八字,这位冠军侯的生辰八字也在其中,伴随的是冠军侯的一些事迹。
  
      正在猜测着冠军侯为何来了神风国的时候,忽然之间,一阵清风吹起,大殿之中出现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剑眉星目,宽肩膀厚,身体修长,面容微笑之中,带着一股似正似邪的,高高在上的气息,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
  
      江汉珍皱了皱眉,此人出场的方式,在他看来十分拙劣,不是仙道法术中的咫尺天涯或者缩地成寸类的空间法术,也不是御风之道一类的法术,最多也就是类似于神行甲马之类的驱使鬼神之法,而这鬼神并非外神,而是他自己的神魂,加上身体凝练,也就是速度快点。
  
      在江汉珍眼里,比蜗牛快补上多少,但这人还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态,江汉珍心中叹息,摇头道“原来是冠军侯到此,不知找我有什么事。”
  
      冠军侯眼睛一缩,漏出一丝惊讶,但也是一闪即逝,拿出一道折扇,打开之后扇了两下,说道“既然道主知道本候,那本候就不多做介绍了,本候听说有人打听五座神碑的消息,一打听原来是无圣道主,恰好本候也在做这事,今日来此就是想告诉你,你无圣道若是愿意听我号令,我可以带你们去,到时候少不了你们的好处,以后若是本候得了天下,定以一字齐肩王之位待之。”
  
      江汉珍听着差点笑出来,斜着眼睛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冠军侯,心道,听说这位是一位自称为神王的人从天外天引诱过来的,天外天没有丝毫灵气,也没有任何超凡力量,一切都是平凡,但其中的魅力不小,尤其是七情六欲在那里无处不在,若是魔道修行,肯定舍不得那个地方,这冠军侯就是从那来的,说话果然不一样。
  
      本想将冠军侯赶出去,但忽然一瞥,发现冠军侯丹田之处竟然有一丝极为细小的魔气缠绕,并且有一股念头被包含在里面。
  
      “邪胎魔种。”
  
      江汉珍轻声的嘀咕了一句,此物犹如一个魔种,想要做什么都在监视之下,跟傀儡没啥两样,而这冠军侯还一点都不知道。
  
      “什么”
  
      冠军侯对江汉珍的话听得不甚真切,就疑惑的问了一句,但那种带着询问的眼神,让人看了就有些不喜欢,但江汉珍对此不在意。
  
      本来有心将冠军侯赶出去,但看见邪胎魔种的时候,又改变的主意,既然冠军侯自命不凡,而且背后那人不知道是谁,或许就在什么地方藏着,只要跟着冠军侯,就能将他找出来,到时候阳神世界的一切,都能问出来。
  
      就笑着说道“冠军侯此言在理,可我无圣道势力如今贯穿南北,分坛遍地开花,不但信徒无数,而且有百万大军,若是真的要寻找这五座神碑,大可以以白万大军横扫,又为何要跟着别人,更何况你一个小小的大乾侯爵。”
  
      “嗯”
  
      冠军侯漏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好像一种不可思议的样子,以他一直以来的顺风顺水,每次招收手下都会被他所折服,男的收为手下,女的收为后宫,至于这种拒绝的,都会被他打为异类。
  
      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好像就要爆发的样子,他本就是天外灵魂,就是对皇帝都没有多少尊敬,更何况一个在常识中愚弄百姓的无圣道。
  
      但看见江汉珍似笑非笑的眼神,心中顿是就警觉起来,这里不管怎么说都是无圣道分坛,而且还有这个神秘的无圣道主,若是发生冲突,肯定会有麻烦,但若是不说什么,他自己念头不会通达。
  
      这位冠军侯好像受了严重的刺激一样,一股疯狂的意念从身体中爆发而出,这股意念就向江汉珍笼罩过来,包含着武道,道术,魔气,似乎随时都要发作一般。
  
      而这些气息到了江汉珍身上,就被雷气灼烧的一干二净,变成一股黑烟散开来。
  
      江汉珍看着吃惊的冠军侯,心中连连摇头,心道,没想到这冠军侯竟然是个玻璃心,一点就炸,不知幕后之人如何选的此人,对我来说除了能带个路,也没多少利用价值了。
  
      原本打算合作的想法,如今也消失的一干二净,对着冠军侯摆了摆手,说道“你知意思本尊已经明了,但我无圣道与你暂时没接触之意,你先退下吧,若是有意,我会派人通知你。”
  
      说完就转身而去,留下冠军侯一个人在原地凌乱。
  
      “邪魔歪道竟敢辱我。”冠军侯狂吼一声“你这愚弄百姓的神棍,竟敢拒绝本候的好意,看来不给你个教训是不行了,今天一定要让你看看谁才是真正的高贵。”
  
      “魔神大挪移。”
  
      冠军侯忽然一掌击杀而出,气血澎湃,竟然是巅峰武圣的修为,气如狼烟一般的,直上天际,从手上爆发出一道猛烈的气息,凌空击向江汉珍。
  
      而另一只手呈现挪移状态,一连串的念头从手心飞腾而出,组成一个巨大的漩涡,而这些念头之上,都包裹着世间污秽过的罡煞之气,让人闻之欲呕。
  
      随着一掌打出,围着江汉珍形成一道巨大的漩涡,练成这一招,需要吸纳数百种被邪气沾染的罡气,储存在体内,质押施展而出,就要重新凝练。
  
      威力奇大,就是人仙高手也很难进身,比之一般的道术都要强上许多。
  
      江汉珍虽然在漩涡之中,但有一层薄薄的金光护体,即使冠军侯打出的这一张再怎么凶横,对他好像也没什么威胁。
  
      虽然这幅身体是一道分身,但在集合了无圣道所有的资源供养,已经是元神境界,也就是此界阳神相仿,对此攻击还是不惧。
  
      只不过江汉珍好奇的是这招所爆发的力量源泉,竟然是在身体隐秘窍穴中,若是一般人还真难以发现,这力量源泉十分诡异,给了他庞大的体力。
  
      就好像无圣道信徒经过修行,借用江汉珍本尊金仙之力的那个密符一般。
  
      瞬间就猜测出了这个天外灵魂后面的人不光控制着他,还能给他力量,不愧是被诱惑而来的灵魂。
  
      看明白之后,江汉珍也就没了跟面前这人继续争斗的心思,此人最多就是一枚棋子,他要找的是这任背后之人,只要将那个魔种抽出就行,以仙道的手段,有无数中方法能将背后之人搜出来。
  
      心神一动,江汉珍手指尖凝聚出一只拇指大小的圆球,呈现灰黑之色,但其中蕴含这暴虐的能量,不时的闪过一道雷光。
  
      “那就试试我的混沌神雷吧。”
  
      江汉珍说着就将凝聚的雷霆弹了出去,撞在了漩涡之上。
  
      “轰”,的一声过后,原地产生剧烈爆炸,庞大的气息向四面八方飞去,江汉珍伸手一扶,将气息归于平静,这爆炸之力十分巨大,若是放任不管,恐怕无圣道这个据点偶会被夷为平地。
  
      此雷为混沌神雷,是江汉珍五行雷霆神通互相推化之后,最后融合而成,威力非凡,也就是解开了心结之后,才用了出来。
  
      当然只是保住自己的地盘,至于冠军侯,被这股力量震飞出去,飞到了院中的一颗巨数之上,咔嚓一声,巨树应声而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