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见神风公主

第二百二十四章 见神风公主


      但不管怎样,事情还得处理,林府尹出生寒门,能做到三品大员已经算是烧高香了,他可不想就此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权利,觉得还能挣扎一下,说不定就上岸了。
  
      “嗯,说的有道理,我大乾律例都要做到明察秋毫,待我查明此事,对此等有损国威之途,定严惩不贷。”
  
      林府尹想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来。
  
      马护卫对着林府尹一拱手,说道:“那就有劳林大人了。”
  
      林府尹接着说道:“吴都统,去武温候府和潘侍郎府传唤洪桂与潘荣二人,因此二府高门大院,恐有阻拦,若是不敌,暂且回来,待我禀明圣上,再做决定。”
  
      “是,大人。”
  
      身边的差衙头领听明白了府尹的话,应声之后,就待了几个人离开了,这些事情他们早就做了无数遍,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说是高门大院,就没想请回来,害怕阻拦,就是去了还要挨一顿打,理由就是被打出来了,不管怎样,都要占着理字,至于禀明圣上,就不关他的事了。
  
      都统没听明白,但无圣卫却听明白了,就是他做不了主,但还是要做出开封府的责任,理由就是开封府没办法,只能交给皇帝。
  
      若面前这人没有无圣道的气息,无圣卫现在要做的就是反咬一口,直接将事情送到皇帝面前,这样一来,这个府尹就算当到头了。
  
      可他看见此人竟然有无圣道的气息,自然不会那么做,暗笑一声,看着林府尹发挥。
  
      一通安排之后,林府尹这次啊说道:“马护卫,此案本官已经开始办理,按照大乾律例,你今日状告洪潘二府,恐会遭到报复,为了安全起见,可在开封府住下来,本官定会尽快处理此事。”
  
      “那就有劳了。”
  
      马护卫对着林府尹一个拱手,算是认同了这件事的安排,本来打算出去之后,就将状纸递上朝堂,以无圣卫四品护卫的身份也够资格,但看见林府尹身上的气息竟然有无圣道的气息,就改变的主意,决定看林府尹自己发挥,相必不管怎样,都能将此事闹大。
  
      林府尹安排好了马护卫,就立即穿上朝服,直奔皇宫而去。
  
      进了皇城并没有去皇宫而是去了内阁,他知道武温候为内阁大臣,每日都在内阁处理朝政,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牵扯到了无圣道,就不是小事了。
  
      想要保住官位,自然不能得罪武温候与潘侍郎,先进入礼部找到了潘侍郎,说明了此事,言辞之间都是我为你考虑的姿态,潘侍郎连忙道谢,一起进入内阁之中,寻找武温候。
  
      洪玄机为朝廷重臣,而且深得皇帝信任,每天日理万机,但对付这样的事,觉得也是一种恩赐,所里乐在其中。
  
      正当处理完一封北方云蒙边境的事情,准备歇息一回,就见人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洪玄机顿时有些怒气,但将此压了下来,等见到人时,才发现是自己的大舅哥潘侍郎与开封府尹。
  
      等到说明此事,洪玄机想到的不是将此事压下,而是严查此事,当即对着府尹说道,定会将两人送到开封府。
  
      府尹得到这个答复,也不管潘侍郎与洪玄机如何,就直接离开皇城。
  
      就在这段时间,开封府人已经去了一趟侯府,但是被赵氏大夫人吩咐人挡在了外面,早就得到了林府尹吩咐的都统肯定不会无功而返,一不小心起了冲突,开封府一十八人全被打了一顿,带着一身伤回到开封府。
  
      而这时候刚回到开封府的林府尹一看,没人赏赐了些银两,而且疗伤费用全部算在公款,觉得时机合适,又派了一队人去侯府,这次的目的还是挨打,被打的越惨烈,得到的越多。
  
      而他自己又进了皇城,这次不是去做别的,而是直接面见圣上,一见面就开始哭诉,将无圣道那一套有损国威的说辞给说了出来。
  
      大乾皇帝当即召见了洪玄机,当洪玄机听到开封府的人竟然被侯府的人给打了,身上的杀气在也掩饰不住,最后皇帝也就将事情交给洪玄机自己处理。
  
      洪玄机当即离开皇城,与林府尹直奔温候府,到了门口,正看到温候府之人暴打开封府差衙的一副画面,不管洪玄机觉得自己的威严如何受损,但林府尹去不能不表态,当即挺身而上护住了一个差役,被侯府的家丁打了一个跟头,地上翻滚几次,最后弄了个回头土脸。
  
      对着武温候放了几句狠话,当即带着残兵败将离开了,半道上直接去了皇宫,在皇宫六部甚至内阁溜达了一圈,又一次面见了皇上。
  
      作为大乾皇帝,自己的官员被打,自然面子上无光,最候安抚了开封府尹,面色变得难看起来。
  
      他信任武温候不假,但也不能如此放任,知道若是一个处理不好,有损威严都是小事,大乾好不容易稳定下来,而这次又牵扯到了无圣道,以无圣道的德行,一个弄不好,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当即召集了几位内阁,开始商议起来,本来就是两个萝卜的事情,却没想到演变成这样。
  
      大乾皇帝在召集内阁处理事情,武温候府也在召集众人追究责任。
  
      但无圣道也没闲着,行馆之中,江汉珍也与一个二八少女对坐一趟,谈论一些关于天下之事。
  
      这位二八少女,正是神风国镇南公主,虽然神风国是大乾的一个藩属过国,但也是有自己的zheng an。
  
      这也是江汉珍第一次联络到别国之人,以前即使江汉珍邀请,也没人感在盛京眼皮子底下与无圣道有来往,也只有这位没什么城府的镇南公主比较简单,在镇南公主又一次乔装打扮上街之后,无圣卫的一次邀请,这位镇南公主不顾身边侍卫的劝阻,竟然直接到了行馆之中。
  
      “不知你们大乾是否有血纹刚,我找了许多地方,怎么会没有这种东西呢?你有没有?”
  
      行馆之中,一个身穿国子监大学服装的年轻人,手拿着一柄素白擅自,身边不远处还跪坐着两个身形彪悍凛冽的人,修为也是先天之人的护卫。
  
      这位打扮成西贝{西贝货:赔货,赔钱货}公子的人就是镇南公主,二十年前,因为神风国与大乾海上联军,打败了云蒙的水军,神风国国主只为自己自己以后的子女讨要一个封号,若男的就是镇南王,女儿就是镇南公主。
  
      江汉珍看着面前跪坐的这位西贝公子,声音清脆,眼中一副好奇之色,等待着他的答案。
  
      江汉珍笑了一下,也只有这份好奇,才将她给诓了过来,这为镇南公主对无圣道也十分好奇,这次有此一出。
  
      但也没那么容易诓骗,并且江汉珍打着久仰神风国的旗号,以自身无圣王的名义,还用了礼教大义才将这为请过来的,不然还真不好请。
  
      就笑着说道:“公主说的血纹刚,就是道士用外丹之法模仿人体血肉炼制而出,其中脉络清晰,犹如血管,才有血纹一称,神魂驱物,可为飞剑刺杀之仙器,大道士炼制此物,必须以身体祭祀,否则脉络难成,虽然是杀伐利器,但对于我无圣道而无用,你若想要,待会送你一把。”
  
      “那多谢了。”
  
      镇南公主一声答谢,接着问道:“不知为何炼制不易,还要用身体祭祀。”
  
      “不易是因为血纹刚脉络,要模仿身体脉络,但人体脉络天成,符合自然法则,血纹刚想要寄存神魂,自然要效法自然,效法人体脉络,也唯有将自己的精力投入其中才能有些希望,不是祭祀之法又是什么?”
  
      江汉珍不慢不紧的说着,对于镇南公主,还是觉得可以利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