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万无一失计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万无一失计


      大罗道人看守着物资,刚开始还颇有章法,防卫措施齐全。【∞八【∞八【∞读【∞书,︾o@
  
      每个人都能负责一份,若是合起来,也能产生极大的防卫力量,也许是觉得大罗道在南方一家独大,没有人敢打大罗道的主意,随之就开始松懈起来。
  
      刚开始还有所顾忌,也许是洪熙还没走远,可随着洪熙离开的时间越来越长,这群人就彻底松懈了,各自做自己的事,甚至还有人喝酒,喝到高兴,又会召集几个,一起喝了开来。
  
      喝酒误事,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若要办事,只要沾了酒,基本上就会大打折扣。
  
      随着加入酒场的人越来越多,江汉珍觉得差不多了,对身边几人说道:“准备进攻。”
  
      几个狂信徒立即弯弓搭箭,对准了人群中,江汉珍说道:“没人对准一个,三轮之后,就向前冲,至于那个领头的就由我对付。”
  
      看着几人认真的点了点头,江汉珍觉得可以了,自己这边气势强盛,已经到了顶峰时期。
  
      出来之后首次出手,基本上积攒了以前积攒的所有气势,无圣道本就根基浅薄,新立不久,想要出手,就得竭尽全力。
  
      大罗道气运昌隆,积攒深厚,虽然有朝廷的打压,但还是一个庞然大物,可无圣道太过弱小,拿无圣道与大罗道比起来,犹如蚂蚁与大象的差距。
  
      也只有江汉珍才能洞察其中的弱点,此举犹如在大象身上咬一口,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只有将所有的底牌全部压上去,才能万无一失。
  
      江汉珍心神感应之下,看着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积攒的气运,心一狠,将所有的气运都释放开来,融入了无圣道这支小队中间。
  
      接着就一挥手,说道:“放箭。”
  
      一阵嗖嗖的呼啸声向着喝酒的大罗道匪众飞去,几个人正喝的高兴,忽然身边的同伴脖子上插着一支箭,正要取笑一下,接着又是一阵呼啸声飞来,喝的晕晕乎乎的几个人人全部栽倒在地。→八→八→读→书,↓o≥
  
      而且周围的小喽啰也开始接二连三的惨叫倒地,这时候领头的武士这才反应过来,大吼一声:“小心,有人。”
  
      已经两拨箭飞了出去,大罗道中已经发现了,可即使反应迅速,最多也就提起兵器,第三波箭飞了过去。
  
      纷纷拿着兵器开始格挡,有了准备,只伤了三个人。
  
      江汉珍看着自己这方造成的战果,还是十分满意,原本敌强我弱,经过一番偷袭之下,竟然将优势拉到了自己这边。
  
      接着就一挥手,说道:“冲过去。”
  
      就见早就收起弓箭,提着镰刀的十个狂信徒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疯狂的大吼着狂奔出去,冲向大罗盗众之中,犹如野兽一般,吓得大罗道众有些不知所措。
  
      江汉珍看着领头的武士,正提起一把长刀就要冲杀过去,江汉珍身形闪,就挡在了这名武士面前。
  
      领头的武士一看是个孩童,愣了一下,也没有理会,提起刀就斩杀过来。
  
      江汉珍身形一闪,就多了过去,而这时一帮狂信徒正在不要命的tu sha着大罗盗众,身穿金光轻身藤甲,无视刀剑伤害,大罗盗众砍上一刀,信徒什么事都没有,接着就要挨上一镰刀。
  
      一群全身刀qiang不入的人忽然出现,让一群盗众产生一种恐惧之感,而且随着倒下的人越来越多,这种恐惧继续蔓延着。
  
      就连领头的武士也被吓住了一般,与江汉珍对峙着,不敢有丝毫异动。
  
      江汉珍观察着这名武士,发现此人不但筋骨强悍,而且就连皮膜也十分紧凑,一举一动,犹如钟鼓内鸣,行动之间,暗暗蓄力,发出犹如金铁一般的声音。
  
      江汉珍看似很轻松的与之对峙,其实心中暗道一声糟糕,到头来竟然发现以自己目前的本事,竟然不是对手。
  
      本想着自己螳螂拳也有些火候,只有速度够快,利用寻经点穴的截脉手法,就能将之拿下,可没想到估计错误,到头来竟然发现自己对面前这人无计可施。
  
      可事到如今,只能硬撑着了,他没想到的事筋骨之间的皮膜境界,竟然在此界被如此重视,形成了一个小境界。
  
      以他的推演,皮膜修炼只用来强化骨骼,都是是何养生就行,至于威力,还没有深入研究。
  
      这也怪不得他,本身出自仙道之中,最擅长的就是性命之道,攻击手段大都通过法宝施展,对于自身而言,最多就是凝练神通。
  
      江汉珍装作毫不在意的挡在领头武者面前,松松垮垮的站立着,似乎毫不在意。
  
      而面前这名武者好像也被吓到了一般,一群刀qiang不入的人冲入盗众群中,大肆砍杀,又加上刚才的偷袭之策,让已经被打蒙了的盗众更加不堪,十成的战斗力如今发挥不到一半,再加上被狂信徒那种不要命的打法,心气已经被击败,只等着被过去收割。
  
      不一会,就将所有的盗众都砍杀在原地,信徒之中也没什么伤亡,只不过身上已经有了一些淡淡的杀气,十个人提着镰刀,向着领头武者围了过来。
  
      领头武者心里一惊,此时已经被吓住了,但看着被交代看守的这些货物,知道若是自己逃了,也难逃一死,心中一狠,握紧了长刀,看样子就要拼死一搏。
  
      而四周的信徒也是一副跃跃欲试,似乎就要冲过去。
  
      江汉珍暗道不好,没想到这人竟然有了拼死之心,若真如此,自己这边就是能那下面前这人,也要损失好几个。
  
      就站出来对着面前的武者说道:“你走吧,这些东西不是你大罗道能承受的起的,回去告诉你家主子,就说这批货物无圣道要了,回去就如实说清楚,相比你家主子也不会为难你。”
  
      面前的武者心中一惊,从言语之中,也猜测的出这些人好像知道自家的意图,货物被劫,按照以往,他是必死无疑,可这人信誓旦旦的说回去不会为难自己,有了生机,自然不会去去寻死。
  
      看着面前这人闪烁的目光,就这道这人是心动了,对着围住武者的几个信徒一挥手,信徒就两边散开,让出一条通道来。
  
      面前的武者见此,心中的杀意全消,但还是警惕着,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决定了一般。
  
      转身对着江汉珍说道:“今日之事,我定会如实向少爷汇报,不知英雄尊姓大名,若有机会,定如数奉还。”
  
      江汉珍听得想笑,临走放狠话是一种惯例,最起码能保住面子,不至于太难看,但还是对着面前武者说道:“英雄不敢当,我乃无圣道道祖的转世灵童。”
  
      武者听着什么灵童,觉得没有听过,但还是将之记住,但还是放下心来,感觉这群人真的是要放自己走,心中一松,就要准备离开。
  
      但随即腰间腰眼血一软,一个跟头栽倒在地,接着就敢接全身环跳肩颈诸多学位都是一阵酸痛,心道不好,就要向前逃窜,但发现全身酸软,竟然使不上任何力量,吓得他肝胆欲裂,能做的只能是面目做出一些惊恐的表情。
  
      江汉珍左右看了一眼正在观看的信徒,顿时骂道:“还不快将他处理了?等着上菜吗?”
  
      信徒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向着地上的武者扑去,深怕慢了一步啊,上去就是镰刀伺候,片刻之间,一个武师境界的炼骨境武者,就被分成数块。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