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道途分歧

第二百六十三章 道途分歧


      但心中对于凯伦的结局,早就洞悉了个一清二楚,若不出现什么意外,凯伦这一辈子都会被囚禁,直到离去。
  
      斩草除根之事,没有人会疏忽,能不杀凯伦,也是给他面子了,至于放了,那基本上不可能。
  
      若是将他自己放在哪个位置,也不可能将凯伦放了,保不准会出现复仇事件。
  
      对于大道气运之法,还不是太完善,对于废了的气运之子,不知道能不能翻盘,此事还需验证,但并不是看轻任何人,万千生灵,任何人都有翻盘的机会,最好的办法,其实就是永绝后患。
  
      如今对于凯伦如此决定,就想看看凯伦这位气运之子,以后是否还有气运加身的机会,是否被天道所青睐。
  
      在仙道次元之时,大气运之人也见过不少,但最终都被他利用天道大势所碾压,因为同为仙道之人,也没亲疏有别之分,都是仙道之人,只要能恢复天地本源就成,他也就能用此机会,来争取天道至尊之位。
  
      可在这异界之中,对于仙道生灵的排斥,好像永远不会消失一般,江汉珍带领千名弟子,不管用了什么办法,都不管用,最后才决定走以己道代天道之法,也走上了域外天魔之路。
  
      之后,雷霆学院的弟子对于研究,更加热忱,不但对于灰暗王国的巫师进行捕捉研究,而且地狱外界的那种阴鬼之物,也开始分析其本源在什么地方。
  
      雷霆学院的行事,被法师塔卡隆巫师得知是迟早的事,卡隆刚开始还很生气,但最后发现他对于雷霆学院毫无办法,一路节节败退,最终只剩下法师塔周围的一块底盘,没了太阳石的来源,就连法师塔的日常运转都难以维持。
  
      最终叹息一声,决定投降,传信于雷霆学府,准备约雷霆学府之人见面。
  
      雷霆学府对此类秋后的蚂蚱,自然不会在意,就连卡隆巫师所递来的信件,也放置一旁,对于王国法师一派,就当个练兵之所,并无其他作用,只要雷府决定灭之,就能以大势将其除去。
  
      卡隆巫师递交书信也有了一段时间,但都被束之高阁,无人理会,让他心急如焚,眼看着王国越来越乱,而法师塔所形成的结界,被一座座放出太阳光一般的法师塔所代替,知道这么下去,肯定会进入死局,没有任何机会。
  
      而谈判之事,就是最后的活路,因为他在此界,不是没有目的,若是失败,定然尸骨无存。
  
      雷霆学府,此时负责主持大局的金鸡童子,最近闲来无事,无聊的拿起一份防止了很久的信件,一看封面,上面署名萨尔卡隆,对于这位,他也是清楚的很,这位就是灰暗王国的幕后主持者,只不过现在过的有些凄惨而已。
  
      心中好奇,不知道这位卡隆巫师要说些什么,就打开封面漆黑的信件,看了起来。
  
      但随即神色中一片疑惑,又觉得有些古怪,不敢怠慢,就将此信件送到了江汉珍闭关之所。
  
      江汉珍深居简出之后,很少有人到访,好像遗忘了一般,一切决定他们自有主张,也不需要江汉珍来做主,今日金鸡童子到来,有些疑惑,就问道:“今日来此,所谓何事,可是此界胜利在望,气运都归了我雷门?”
  
      金鸡童子说道:“先生,此界气运大部分都被我雷霆学院占据,正在研究代替天道之举,但今日来此,是为了别的事。”
  
      只见金鸡童子将一份信件递了上来,说道:“此信件为卡隆巫师所写,言辞想要谈判,其实就是投降,但言辞中多次提到凯伦,好像以为凯伦是主持雷霆学府之人,弟子知道先生对这些事好奇,就将信件送了过来,还请先生过目。”
  
      江汉珍拿过信件一看,其中的内容,的确是对凯伦说的,好像要跟凯伦谈判一样,所表达的意思,就是凯伦主持整个雷霆学院。
  
      但江汉珍知道,凯伦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普通人,再也无丝毫异常,最多也就比普通人强上一点,
  
      看着拿着信件正在思索的江汉珍,金鸡童子说道:“信中的是针对凯伦,好像两人又什么因果纠缠,很早就认识一样,也许是有关此界成为这样的原因,若能知道一些东西,说不定可以打听的出来我们所在的次元空间信息,或许能找到与我天庭大部队汇合的方法。”
  
      江汉珍看着手上的信件,其中提到过两人的矛盾纠葛,还有在此界的一次赌约,谁赢了所有的一起都是另一个人的,包括生命,可以说是一场豪赌。
  
      从原本情况来看,卡隆巫师明显占据上风,而凯伦根本就是微不足道,再加上本身的性格,翻盘的机会渺茫。
  
      而此时由于雷府介入,打乱了一切,卡隆巫师节节败退,察觉到毫无胜算,才生出投降的想法。
  
      但对手绝对不是凯伦,甚至与凯伦没有什么关系,大势之下,什么赌约,都不管别人的事,那只是他们自己的事而已。
  
      被金鸡童子提到天庭大部队的事情,江汉珍心中一动,降临之后,就失去了与战场中的联系,若能跟这个卡隆巫师口中得到一些消息,与大部队汇合就成。
  
      对于带兵打仗,江汉珍自己觉得还是欠缺很多,一来是他走的是宣化之道,穿梭万界才是他所行之道,对于管理这一方面,还是交给雷府,就是现在,这群弟子的发展道路,已经有了许多分歧,不知道以后会向什么方向发展,若是再放纵下去,以他目前的道行还难以悟透。
  
      完善天道之路与掠夺天道之路,其中分道两头,虽然知道大道本无对错,存在即是合理,可对于这种反差变化,还是有些缓不过弯来。
  
      虽然明白了大罗之道的方向,只要步入大罗就能对于正反之道从思维中随意变化,而不会影响自己的心性,可如今修为还不到,需要更进一步提升。
  
      说白了,也就是他以前教的事小学,现在遇到了大学的学生,自然难以解答学生所提出的问题,原本打算只钻研入门的普传之道就行,以此也能成就道果。
  
      可事到临头却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此道再仙道世界中还行,但到了异次元世界中,就有些不合适了。
  
      万界之中,道理万千,但都同属大道,大道无极,难辨阴阳,即位道理,所修行的全是自我道果,与别人也没多少关系,吃饱没吃饱,只有自己知道。
  
      理念的转变,让他对于自己道路的方向,又明白许多,早就有了离去的想法,只是一直没有办法离开,才拖到了今日。
  
      如今此界事情将近成功,准备为雷霆学院打通一条shi jie tong道,或者留下一个降临之法,就准备自行离去。
  
      如今卡隆巫师自己送上门来,哪还有询问一番的道理。
  
      思索片刻,就对金鸡童子说道:“那就答应他,将凯伦也带上,弄清此界的缘由和坐标。”
  
      金鸡童子应声说道:“是,先生。”
  
      顿了一下,又问道:“那两人的赌约是否让他们自己去完成?”
  
      江汉珍失笑一声,说道:“什么赌约不赌约的,如今我雷门对于此界的代替,已经不可避免,要让他们完成赌约,我们就要停下来等他们,你也不问问这些雷霆学府的弟子,哪个愿意,至于赌约,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金鸡童子看了江汉珍一眼,发现对此也能猜测的出来,也就放下心来。
  
      对着江汉珍一礼,说道:“弟子明白了,弟子这就去办。”
  
      说完,就退出了闭关之所,江汉珍看着金鸡童子离去的方向,点头又是要摇头。
  
      对于金鸡童子的意思,他又何尝看不出来,这明显就是一次试探,试探他是否能明晰天下大势,是否知道此时的人心所向。
  
      他也是擅长造势之人,对此事心知肚明,只不过发现了大道气运之法,所以最近的行为有些反常,看上去比较心慈手软,而这就被门下弟子发现了。
  
      而金鸡童子的到来,也是代表所有弟子的一次询问,就看看江汉珍是否遵从大势,若是不然,谁知道会出现什么事。
  
      可江汉珍对于逆反天下大势之人的后果清楚无比,自古至今,只要逆反大势之人,没有一个是有好下场的,他自忖不如英雄之辈,自然不会逆水行舟,成为大浪之下的一朵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