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四十一章 六翅出众人齐用力

第四十一章 六翅出众人齐用力


  卸岭之人正热火朝天的在地宫中取宝,身边有无数只大大小小的鸡在四处寻找毒虫,一时也没什么危险。
  忽然一声惨叫,一个盗匪大叫一声,倒在地上挣扎起来,不到半刻,就化为一团浓水,这种事情他们早已习以为常,意外时有发生,但紧接着接二连三的开始有人倒地惨叫,意外连连,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陈玉楼赶紧上前查看,他目力惊人,一看暗处阴影之处,却是吓了一身冷汗。
  就见到暗处密密麻麻的无数蜈蚣,成群结队的不知从钻了出来,方向正是人群,陈玉楼赶紧大喊一声:“快跑。”
  随着这一声之后,惨叫声此起彼伏,在墙根上抠宝物的一众盗匪都遭了劫难,跑回来的没有几人,此时众人也才看的清楚,蜈蚣群又出现了,但这次不但不会怕公鸡驱赶,而且还不要命的往那些陈玉楼带来的公鸡身上扑,不到一时三刻,许多公鸡纷纷遭了劫。
  场面一下子变得混乱不堪,拿着火把在四处烧着,乌大此时也在帮忙,赶着五只五彩神鸡驱赶蜈蚣,但奈何势单力薄,收效甚微。
  罗老歪也吓得一身冷汗,对着旁边的陈玉楼说道:“陈当家的,这蜈蚣像是造了反了,你赶紧把那只怒晴鸡放出来吧,再这样下去,剩不下几个人了。”
  陈玉楼此时才想起,赶紧打开身旁的竹筐,将正在睡觉的怒晴鸡抱了出来,向蜈蚣群中一扔,怒晴鸡在半空中忽然睁开眼睛,双目精光四射,不怒自威,身材壮硕,几乎是平常公鸡的两倍大小,鸡冠犹如一团火焰,盯着四处的蜈蚣左右一看,鸡冠来回的乱颤,威武不凡。
  半空中张开翅膀,飞上横梁,脖子一仰,一声鸡鸣,四处的公鸡被吓得匍匐在地上不敢动弹,接着就被扑上来的蜈蚣给咬死了。
  而乌大身边的五只五彩神鸡虽然有些怕,只是暗自防备着怒晴鸡,并没有影响到他们捉食蜈蚣,乌大见此也暗自高兴,说道:“算你们五个这次争气,没被怒晴鸡给吓得抱成一团,多食用些这种毒物,对你们有好处。”
  五只五彩神鸡咕咕叫着对乌大做出回应,自顾的捉食着冒出来的蜈蚣。
  怒晴鸡一声之后,蜈蚣还是一如既往的往人群中扑,但将被他慑服的公鸡全部给咬死了,顿时怒了,在房梁上叫个不停。
  罗老歪又看到一旁已经清理出一片地方的乌大,而且还庇护了不少人,哀嚎的对怒晴鸡说道:“我的爷爷哎,你倒是驱赶蜈蚣啊,你站在上面乱叫不但没用,还叫死了不少公鸡。”
  站在高处的怒晴鸡好似听到了罗老歪的话,瞪着一双怒眼,向他看了过来,罗老歪被吓得一惊,就说道:“你瞪我有什么用,去瞪那些个蜈蚣啊,能瞪死我罗老歪就把你供起来。”
  怒晴鸡好似自有打算,转过头去四处看着蜈蚣群,左右的盯着看个不停,罗老歪一声哀叹,说道:“陈大当家的,你这怒晴鸡我看是指望不上了,咱们还是全部集合到乌大兄弟那儿吧,那有五只比较靠谱的五彩神鸡在,也能安全点。”
  陈玉楼看着房梁上的怒晴鸡,自是有些面皮发烧,没想到坑害同类却这么厉害,除了乱叫什么都不会了,看来是指望不上了,就应声说道:“走,咱们往乌大兄弟身边转移,都小心点。”
  一群人在五只五彩神鸡的庇护下慢慢的退到一处,暂时算是挡住了蜈蚣的进攻,陈玉楼组织人手不时的往蜈蚣群中扔火把,竟然将蜈蚣的攻势给挡住了。
  此时站在高处的怒晴鸡叫声越发的急促,好似遇到了整么危险的东西一般,就是五只五彩神鸡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脖子上的羽毛竖立而起,看着犹如整个鸡脖子都大了一圈。
  而四处的小蜈蚣却入潮水一般的退了出去,几个呼吸就消失不见。
  乌大一看觉得不对,四处寻找起来,动物的灵觉天生强于人类,能提前感应到危险的事情,这时就看见怒晴鸡忽然从横梁上飞起,落到另一边,对峙着原地。
  就见一只一丈多长的巨大蜈蚣出现在横梁之上,样子狰狞可怖,长着六支薄如蝉翼的翅膀,身形飞快,翅膀一晃也就到了另一个地方。
  “不好,有蜈蚣精,大家快撤。”
  随着乌大的一声提醒,许多人也看到了这只巨大的蜈蚣,陈玉楼也吓得一身冷汗,看着怒晴鸡跟蜈蚣对峙,也隐隐的有些担忧,若是真是修出内丹的蜈蚣精,那这趟就麻烦了。
  乌大此时忽然灵机一动,趁着所有人都被六翅蜈蚣吸引,不知为何,将身前的五只五彩神鸡全赶了出去,并且示意去追小蜈蚣,或者找个地方躲起来。
  此时鹧鸪哨三人也不知从哪狼狈的逃窜出来,发现蜈蚣精也是吓了一跳。
  蜈蚣精在横梁之上嗅了嗅,忽然嗅到三人中花灵有股药香味,花灵精通草药,又常年与灵草为伴,身上难免有灵草在身,蜈蚣精又是常年吞噬丹药的药性而成道的,闻到药性就觉得对它有大作用,身子一弓,挥舞着六翅就向花灵扑了过来。
  身边两人一看大为心急,老洋人迅速取出背后的弓箭,瞄准蜈蚣肢节缝隙,一箭接着一箭的不停,但蜈蚣好似毫无所觉,扑了过来。
  鹧鸪哨一看心中大急,喊道:“老洋人让开。”
  老洋人一听就身体一侧向一旁滑去,躲开了蜈蚣,鹧鸪哨就是连翻飞起,一招‘魁星踢斗’使出,踢到蜈蚣腹部,将硕大的蜈蚣给踢飞出去。
  这时怒晴鸡飞起就向蜈蚣扑了过来,上下不停的对蜈蚣精进行攻击,但在蜈蚣精横冲直撞之下,此时的怒晴鸡还不是对手,只能凭借着身法与之游斗,暂时将六翅蜈蚣给缠住了,众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暗自为怒晴鸡担忧。
  罗老歪总感觉怒晴鸡有些不靠谱,就安排了几十名快枪手,瞄准六翅蜈蚣,吩咐道只要一看见不对就开枪。
  蜈蚣精一个摆尾,撞到怒晴鸡身上,将怒晴鸡给撞的飞了出去,掉在地上晕头转向的不知方向。
  六翅蜈蚣身子一转,就看向众人,眼看就要扑过来,罗老歪一声令下,手下三十几个抢手同时开枪,子弹倾泻而出,打在蜈蚣精身上溅起无数火花,六翅蜈蚣却没有损伤分毫。
  罗老歪一看不行,就说道:“他奶奶的,这玩意连枪都不怕,我看是成精了,陈当家的,要不咱们撤吧。”
  陈玉楼正在犹豫之际,只见鹧鸪哨和老洋人将花灵送到乌大身边后,就一左一右的冲了过去,两人各施绝技。
  老洋人使得一手好的弓箭,几乎是百发百中,而鹧鸪哨自是不弱,取出腰后的两只盒子枪,对准六六翅蜈蚣的肢节缝隙开始攻击。
  两人配合之下,尽然还真将蜈蚣精的攻势给缓解了下来,陈玉楼也是不甘示弱,取出‘小神锋’,就冲了过去。
  花玛拐一看不好,这作为魁首的陈玉楼尽然跑了出去,暗自焦急一声,说道:“大家给我冲,围死这六翅蜈蚣。”
  卸岭一众虽是盗匪,但也是义气之辈,纷纷取出手中的家伙冲向蜈蚣精。
  罗老歪一看此种情形有些气急败坏,怒骂道:“好你个卸岭魁首,跟鹧鸪哨那个搬山魁首较个什么劲,鹧鸪哨孤家寡人一个,他只能自己拼命,你身后还有这么多兄弟,你若是出了事,就大大的不妙了。”
  旁边的副官对着罗老歪悄悄的说道:“大帅,要不咱们撤吧,现在运出去的宝物也已经不少,够咱们装备一个团了,若是陈玉楼没了,大帅可以将卸岭的兄弟全部收过来,大帅就可以横扫湘西了。”
  罗老歪眼珠子转了两圈,反手对副官一个耳光,怒道:“你当我罗老歪是什么人,是那种抛弃兄弟自己逃生的人吗?”
  副官捂着半边脸,闷声说道:“这妖物刀枪不入,咱们怎么打?”
  罗老歪凶横的说道:“照着腹部打,若是还不死,就拿炸药给我炸。”
  “是,大帅。”
  副官也不敢问炸到炸不到的,只能应下,接着安排人手用枪瞄着蜈蚣精。
  乌大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提着柴刀就冲了过去,时不时的打出一道雷符炸在六翅蜈蚣身上,六翅蜈蚣就要停顿一下,接着就是被众人一番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罗老歪看见乌大的法术凑效,就厚着脸皮笑呵呵的跟在乌大身边,不时的对着六翅蜈蚣放上两枪。
  众人合力之下,竟然也将蜈蚣精的攻势给挡了下来,气势一下提高数分,卸岭搬山两位魁首也对乌大很是佩服。
  几番争斗之下,六翅蜈蚣看事情难以成功,尾巴一摆动,就沿着墙壁消失不见,众人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最后一清点人数,也损失了不少人,但好歹将蜈蚣精给打退了,也算是一个不小的胜利。
  而陈玉楼和鹧鸪哨将乌大的手段都看在眼里,若不是他出手用符,说不定这次真得出什么大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