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章 身死方知己是客

第一章 身死方知己是客


  华夏国豫南市第一人民医院,江汉珍躺在医院里,已经呼吸困难,插上了氧气,就等着咽下最后一口气了。
  但身边的几个子女却不消停,在病房中吵闹不停,让他想安静的离开人世都不行,顿时心生烦躁。
  几个子女不为别的,就为家产,想他江汉珍出生于民国时期,经历过解放战争,到新中国成立,戎马半身,后来又赶上改革开放的浪潮,成为先富起来的那一批人。
  俗话说,‘在风口浪尖上,就是一只猪都能飞上天。’
  江汉珍自认为不是猪,但的确飞上天了,而且是被自己的几个子女送上天的。
  也许是一直忙着别的事,对子女疏于管教,到临死才发现,竟没一个孝顺的。
  江汉珍两子两女,双儿双女可是他一生的骄傲,但没想到生命垂危之际竟然为了家产吵得不可开交,羞愧难当之下,掩面而哭。
  几个子女也商量好了家产怎么分,两个儿子每人三成,两个女儿每人两成,刚好分完,这才注意到掩面而哭的江汉珍。
  小女儿说道:“你们看爸都疼成这样了,我们小点声。”
  江汉珍听了有些欣慰,还是小女儿贴心。
  但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又开始伤心,就听小女儿说道:“大哥要不你想想办法,让爸不要这么痛苦,安心的离开吧。”
  大儿子思索了片刻,说道:“那就把氧气拔了吧。”
  “肿。”
  几个子女异口同声的说道,好像排练好的一样,让他几乎就要跳起来打死这几个不孝子,但无奈生命已经到了垂危之际,心有余而力不足,挣扎了几下也没多大效果。
  大儿子做主,二儿子实行,两个女而在旁边看着,流了几滴眼泪。
  江汉珍眼睁睁的看着二儿子将氧气管从自己嘴上拔下来,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爸,我们这也是为你好,也不想你走的太过痛苦,还请爸你能够体谅我们。”
  二儿子说完,江汉珍有些愤怒的睁大眼睛,心中大骂不已。
  ‘为我好也不用拔氧气管吧,你这是什么心态。’
  大女儿看着躺在床上江汉珍痛苦的样子,有些不忍,说道:“爸你去了阴间就一直往前走,千万别回头,我们都很好,不用惦记我们,我妈早就在下面等你了。”
  江汉珍真是欲哭无泪,但也没办法,没了氧气供应使得呼吸越来越急促,呼吸进入的空气在嗓子里如刀割一样,引起了剧烈的咳嗽。
  “看,看,爸快不行了。”
  小女儿指着躺在床上的江汉珍带着愉悦的哭腔大喊着。
  江汉珍感觉到一股悲凉袭来,四周的死气将他慢慢的包裹,由于缺氧,眼前的画面也变得有些漆黑,看着几个子女就像从非洲来的一样。
  ‘想我江汉珍英雄一生,死了尽然连个真心哭丧的都没有,人呐,还是得靠自己。’
  ‘若是能长生不老就好了。’
  不知为何,江汉珍想到了这些,作为一个坚决的唯物主义者,竟然在垂死之际竟然想到了这些。
  其实也不怪他,将死之人本来就心灵脆弱,受不得打击,哪怕江汉珍风雨一生,临死也是个老人家。
  其实有这种想法也是正常的,这想法就是源自于他从小佩戴的一块圆盘玉佩,中间鼓起四周平整形似飞碟,白玉如脂,光华内敛,其上纹路神秘,古朴大方。
  这还是他年轻时候在日本鬼子身上抢来的,听日本鬼子说是来自昆仑山,有神奇的力。
  昆仑山可是华夏仙山,一直都有神仙的传说,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有个精神寄托也不至于对生活没了希望,就一直将玉佩佩戴在身上。
  他的发迹也就是从这块玉佩开始的,从那开始,就一发不可收拾,就是冒着枪林弹雨,也运气惊人的豪发无伤,让许多人为之惊叹,有猛将之称。
  就是再怎么大的风浪也会安然度过,但从来没往玉佩上想,也是不愿意往这方面想。
  也只有在年老之际才开始寻找这方面的事情,并进入道教,得道门中人传一普及法门。
  “十字天经。”
  十字天经传说是雷祖为弟子创立的方便法门,自有神奇功效,不必多说。
  江汉珍在最后几年一直在修行此法,也许是对于死亡的恐惧,除戊日之外,一直功行不辍,竟无一日间断。
  随着功力的深厚,怀中的玉佩也越发的神异,竟然感觉玉佩犹如手脚一般,可随意移动。
  让江汉珍更加重视此法,想寻找个宝地,安心修行此法,去追寻那飘渺仙缘。
  哪想人算不如天算,身体早已腐朽,已经到了弥留之际,这不就进了医院,而且发生了让他有口难言的一幕。
  ‘据十字天经记载,凡雷祖弟子身前不得长生,死后可接引至洞天福地继续修行。’
  此时的江汉珍已经对此深信不疑,好似成了最后的希望,但这一切都是圆盘玉佩带来的,江汉珍想将这个也带走,带不走的话看最后一眼也成。‘
  用上全身的力气,伸手摸入怀中,捏住玉佩。
  “爸,你还有什么东西没给我们。”
  大儿子眼睛一亮,敢紧上前握着江汉珍的手开始寻找起来。
  而其余几个子女也纷纷上前一看究竟。
  就这样一摇三晃之下,江汉珍魂魄离了体,看着几个子女在他怀中翻找着,发现手中有东西,但就是掰不开手。
  还是老大有主意,指挥者老二说道:“去找个撬杠,将爸的手撬开。”
  老二看着江汉珍手中的玉石,觉得玉佩不简单,就说道:“你看着玉佩上面还发光哩,爸戴了一辈子,肯定很值钱,撬坏了怎么办?”
  此时大女儿也说道:“对啊,我们平时想看一眼爸都不让,肯定是宝贝,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还捏在手里。”
  最后还是小女儿细心,说道:“二哥你去跟医生找个做手术用的锯子吧,将爸的大拇指锯了就能取下来。”
  “再拿点润滑油,爸的手太粗糙了,强行取下来有可能会把玉划破,损坏一点就不值钱了。”
  二女儿也开始出了个主意,还是相当聪明的。
  “肿。”
  最后大儿子拍了板,对着二儿子说道:“去将这些东西找回来。”
  “肿。”
  二儿子答应一声,就向外跑去,去准备东西去了。
  灵魂在半空中飘荡的江汉珍看着这一切,心里憋得发慌,想哭也哭不出来,但也洒脱,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没了就没了。
  “江汉珍,你寿命到了,该走了。”
  江汉珍转头一看,一个穿着白衣的和一个穿着黑衣的人站在旁边,一人手中一个哭丧棒,一人手中一条锁链,这不正是黑白无常吗。
  江汉珍吓了一跳,但还是压下了心中的恐惧说道:“没想到真有阴间的存在,让两位久等了,我这就跟你们走。”
  黑无常冷冷的说道:“跟我们走?我们可没资格带你走。”
  江汉珍一愣,对黑无常的话不明所以,就见白无常说道:“呵呵,他就这样,道友你修行雷法,是雷祖弟子,据《女青天律》规定,在三官大帝那入了户籍的修行之人死后去泰山报道,然后由祖师的门派接引至洞天福地。”
  江汉珍一听,心中动荡不已,呐喊着‘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真的有神仙’。
  也对几个子女商量着怎么锯自己手指头不在意了,没想到还能去洞天福地,就接着问道:“去洞天福地会怎么样?”
  “问那么多干什么?去了不会自己看吗?”
  黑无常语气不善的说道,让江汉珍一阵尴尬。
  “呵呵,道友别在意,他就这脾气,人还是不错的。”
  白无常笑着打了个圆场。
  “没事没事,是我唐突了,黑无常道友也是性情中人。”
  江汉珍连忙摆手,也学着白无常的样子口称道友。
  “哼。”
  黑无常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白无常尴尬的一笑,说道:“洞天福地是门派的修行之地,藏在虚空之中,如此时的太上法脉,一般都去台湾的八卦山,正一的都会去龙虎山,全真的都会去龙门洞,至于你能修习雷法的,去的地方可就多了,不过一般都会去雷泽,道友去了自会明了,我就在这不班门弄斧了。”
  “多谢道友解惑。”
  江汉珍还是感谢了一声,接着有些为难的说道:“在下已经身死,要去泰山报道了,但不知如何到达,还请两位为在下指路,在下感激不尽。”
  白无常晃了晃手中的哭丧棒,说道:“我们今儿就是为这事而来,泰山的接引游神被事情耽搁了,所以托我们两给你带个来了这个。”
  说着手一挥,将一张文书递给江汉珍,说道:“这是泰山路引,你带着它自会知道泰山所在。”
  说完对着江汉珍一拱手,说道:“我们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好的,告辞,两位道友慢走。”江汉珍也对两人一拱手。
  而黑无常也破天荒的对着江汉珍一本正经的拱手道:“告辞。”
  江汉珍目送黑白无常离开,才观看起手中的文书来。
  一掌盖了三个印的文书出现在手中,上面的意思是江汉珍作为雷祖门下弟子,已录入仙籍,于近日去泰山府报道,根据功过判定其去处。
  这三个印江汉珍也认得,一个是道经师宝印,一个是三官大帝印,一个是雷霆都司印。
  凡道士做法,皆以印为凭证,此印需要上表天庭,登基在册,仙官加持后方可有用,自行制作以盗印罪论处。
  道经师宝印是每个修行弟子都可以领取的印章,只要拜入道门,入了仙籍,就可报备上天,执此印行事。
  而三官大帝印就比较难办了,非高功天师不可掌,至于雷霆都司印,只有立了法坛的法师,可以调动神兵神将之人可以执掌,至于修习雷法之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而江汉珍正是在老年之后,拜入了道门,所以对这些也有所了解,不然还真不知道这些印时什么意思。
  就是他也有一口道经师宝印在身,只是身在医院,放在家里没来的及带上而已。
  看着几个子女正在拿着一个锯子研究着从哪下手,想将玉佩取下来,江汉珍叹息一声,觉得也该离去了。
  自问问心无愧,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从此凡间心愿已了,一心只为仙道。
  正是那:
  争名夺利几时休?早起迟眠不自由。
  骑着驴骡思骏马,官居宰相望王候。
  只愁衣食耽劳碌,何怕阎君就取勾。
  继子荫图图富贵,更无一个肯回头。
  也绝了挂念子孙的念头,开口念起了雷祖圣号。
  随着一声圣号,玉佩发出一道刺眼的光芒,从江汉珍手中飞出,经过灵魂时与灵魂融合,飞出窗外飞向天边,眨眼消失不见。
  而江汉珍的几个子女也发现玉佩不见了,就开始互相怀疑,互相指责,吵得不开开交。
  而江汉珍心中喜悦,也没想到玉佩真的是个神奇之物,见过了黑白无常,也知道了仙道之事,看着手中的文书,对修道之事越发的上心,信仰也变得更加虔诚。
  不管其他,乘坐着飞碟玉佩,也不管它要带自己去哪里,闭目凝神,忘乎所以,开始了《十字天经》的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