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一百零八章 击鼓鸣冤

一百零八章 击鼓鸣冤

一众散官瞬间分作两派,一派是未得点官的,完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个个狗血沸腾,隐隐期盼着雷赤炎这疯汉大闹一场,指望雷赤炎的大闹将先前的点官旨意闹黄,显然是不现实的。
  
  但能好好出口气,也尽够了。
  
  另一派则是孔祥等得到实缺的,尽皆围着许易喝叱,散播着惊动焦雷重鼓的恐怖后果,只是一个个脸上的担心都掩藏不住。
  
  因为事情很明显,雷赤炎没有好下场是一定的,但此事会被闹大,明显也是可以预测的。
  
  若再引出些不可控的后果,牵连上彼此,那就大大不值了。
  
  许易不理会众人,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架势,气得孔祥等人连叱骂声都停了。
  
  摆明了,和一个傻波衣置气,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气得自己和傻波衣一样,还要被那傻波衣利用自己丰富的傻波衣经验打败。
  
  人声鼎沸中,忽然一个黄袍客腾空而来,身后跟着两名甲士。
  
  黄袍客手捧黄纸,临空下视,“何人击焦雷重鼓,上前来。”
  
  许易阔步上前,黄袍客大手一挥,两名甲士腾空而下,一左一右将许易挟持在中间。
  
  许易并不反抗,孔祥却等不及了,“敢问上差,此獠妄击焦雷重鼓,乃是犯了重罪,不知却要押解何处。”
  
  黄袍客道,“尔是何人,如何敢胡言乱语,焦雷重鼓所设,正为天下冤屈能上达天听,如何便有罪过,尔辈不须问,某奉上命,请击鼓者入议事堂一会。”
  
  言罢,便一挥手,两名甲士挟持许易,随他一道向东去了。
  
  孔祥等人尽皆默然,如此结果,是众人没料到的。
  
  原以为此事惊动官部统御杨无伤,便了不得了,却没想到竟扯到了议事堂中。
  
  至于黄袍客所言,敲击焦雷重鼓无罪,孔祥等人半个字也不信。
  
  如今天下,何其混沌,身怀冤屈者不计其数,若敲焦雷重鼓没有罪过,只怕这两只焦雷重鼓早就被敲破了。
  
  黄袍客才带着许易离去,忽的,他又独自折返,对着还不曾离去的孔祥等人道,“奉上命,尔等也一并去,做个佐证。”
  
  孔祥大喜,“正是此理,此獠之嚣张,非我等不能尽言,统御大人让我等前去作证,再英明不过。”
  
  百余息后,孔祥等人随黄袍客入了官部大殿,才一定睛,孔祥心中的欢喜尽去,被浓浓的震撼填满。
  
  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官部大堂撞见如此恐怖的阵容。
  
  正殿中摆着一个圆桌,不止官部统御杨无伤在座,还有十二殿前司的十二位统御,竟罕见地还有东冥君,西冥君两位封疆大吏。
  
  在这些绝对高官面前,位高权重的夏司伯连个位子也混不上,立在一边。
  
  如此多的紫符高官,散发出的恐怖威严,席卷全场,便是孔祥这种自负家世,自诩见过无数大世面贵人子弟,也忍不住胆战心惊。
  
  孔祥忍不住拿眼去瞟许易,却惊讶地发现这一脸大胡子的粗货,竟然鼻孔朝天,依旧一脸的义愤填膺,似乎根本不曾感受到这一个个紫符大佬的威严。
  
  “人到齐了吧?”
  
  官部统御杨无伤盯了夏司伯一眼道。
  
  “到齐了。”
  
  夏司伯禀告道。
  
  杨无伤冷哼道,“到齐了就好,啧啧,多少年了,上回焦雷重鼓被敲响,还是七十年前的事儿,那时候,我还在殿前司履职,却没想到姓杨的有生之年,还能遇上这稀奇事。夏司伯,你当的好差呀。”
  
  杨无伤心中真的憋了一团火。
  
  不只是因为焦雷重鼓被敲响,在他的领地平地起了风雷。
  
  更关键的是,这风雷起的实在不是时候,今日正是东西冥君前来与他议官的大日子,东西冥君来一趟不容易,也都约了十二殿前司的统御,直待和他商议妥帖之后,便去分别拜会。
  
  就这么阴差阳错,如此众多的紫符大员,同时在这酆都城中聚齐了。
  
  平地风雷炸响在官部衙门,还落在众多紫符大员眼中,他的脸皮算是被剥了个干净。
  
  杨无伤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不是埋怨,而是在怪罪了。
  
  事已至此,夏司伯只能拜倒请罪,心中却深觉自己无辜,回回都是按这般流程走的,他也没偏没向,名单也不是他拟定的,偏偏就出了雷赤炎这么个怪胎。
  
  他憋屈之余,也只能自认倒霉。
  
  眼见夏司伯将所有罪过一肩抗了,杨无伤火气也消了一些,也知非他之过,视线陡然凝在居中而立的许易脸上。
  
  只一打眼,杨无伤便判断出眼前立着的是个夯货。
  
  如果不是夯货,怎么会敲焦雷重鼓。
  
  焦雷重鼓设立之初,不过是议事堂的一位性情迂阔的议事堂长老提议的,他老人家认为要让下面的人有机会申诉冤屈,不能彻底阻塞下面人和最上层对接的通道。
  
  碍于这位议事堂长老的颜面,也是无伤大雅之举,此议便得以成行。
  
  事实上,焦雷重鼓也响几回,因为这玩意儿实在动静儿太大,每次响动都必然弄得惊世骇俗,惊动一大圈。
  
  初始,大人物们还觉新鲜,愿意主持公道,彰显风范。
  
  时日一久却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敲击焦雷重鼓的几乎全是私事,私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作甚弄如此动静。
  
  大人物们心思一改,那些敢敲焦雷重鼓的,下场便凄凉了。
  
  即便当时在堂上判胜了,最后也都被默许悄悄弄掉了。
  
  时间再久些,谁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渐渐地,这焦雷重鼓便成了摆设。
  
  七十年不曾敲响了,如今竟被弄响了,敲响焦雷重鼓的家伙不是夯货又是什么。
  
  何况,此人生得满脸虬髯,五大三粗,面对如此高官,竟浑然不觉官威,兀自愤愤不平,只有传说中在洞坑里憋傻了的散修,才干得出这等没脑子的事儿。
  
  “尔是何人,因何敲响焦雷重鼓,若无惊天冤屈,不能服众,本官定让你知晓妄自惊动衮衮诸公,到底会有何等样的惨烈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