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漫漫仙路奇葩多 > 第1294章 一出戏剧 上

第1294章 一出戏剧 上

    对比东神州的雷法和魔法中的闪电法术,实际上雷法的威力还是要低一些的,尤其是在中低级法术的这个段位上,特点是附加了魔法所没有的破邪特效。
  
      但这个低,是仅以法术而论,同一个法术在不同的人手里也有不同的威力。
  
      林天赐因修行紫霄神雷法咒的驭雷篇,他的雷法威力本就比一般的雷法威力大得多,再加上他的修为也越来越高,霹雳归藏的威力远不是刚学会那时候能比的。
  
      加拉赫把它当成普通的闪电法术去防御,以为凭怒涛女士的神力足以轻松对抗,结果吃了大意轻敌的亏。
  
      伸手拧了一下办公桌上的台灯底座,仅仅只是如此简单的动作,都会牵动伤口让加拉赫皱眉不已。
  
      明亮的魔法灯光在灯罩下面浮现,台灯似乎连接着整个房间的照明法术,连天花板上都亮起柔和的光线。
  
      加拉赫打开抽屉,从里面取出药膏,颇为艰难的给双手上药又打上绷带。
  
      药膏散发的清凉触感渐渐让疼痛和灼烧感消失,加拉赫才松了口气,让他有闲暇琢磨不久前的事。
  
      那家伙是从哪冒出来的?
  
      别看以林天赐的视角觉得突然蹦出来的加拉赫特别卧槽,实际上他才是最卧槽的那个。
  
      利莫里亚这边的法师,从没有林天赐这款画风的,不管是环内区还是自然条件更加恶劣的环外区,在加拉赫已知的所有强大施法者之中从没有林天赐的存在,他就跟石头里蹦出来的似的。
  
      更何况,林天赐不仅会飞,而且飞的超快。
  
      法师当然也有飞行用的法术,大概25~30级以上的法师就能施展飞行术随心所欲的上天,低端一些的还有悬浮术、空中行走等滞空手段。
  
      然而,这些手段不可能有办法像林天赐那样犹如化作一道光般的超高速,再说法师即使会飞一般也不会随便上天,毕竟挨一发‘解除魔法’就很可能自由落体被摔成肉饼,风险还是挺大的。
  
      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想到林天赐属于穿越来的,不过不管他的底细是怎么回事,现在加拉赫面临的情况更加危急。
  
      拦截米兰达的种种计划通通失败,加拉赫不仅仅在灯塔堡有所布置,实际上推演过米兰达的航线,在这条航道上准备了非常多的障碍。
  
      但米兰达十分敏锐,除了灯塔堡实在是避无可避,其他的障碍全都给轻巧的避开了,或者可以说灯塔堡反而打草惊蛇。
  
      最终实在没有办法,加拉赫才选择亲自出手。而且从一开始成功率就不是很高。
  
      尽管突袭的效果不错,但加拉赫清楚那位置距离加雷特联邦的海军巡逻路线实在是太近了,很可能打到一半儿就会出来搅局,何况米兰达具体在舰队的哪艘船上也根本不清楚,否则加拉赫还能有针对性的进行攻击,即便没有林天赐搅局,成功的可能性也很低。
  
      这属于没有办法的办法,抱着试一试没损失的想法才执行的。
  
      但结果,加拉赫赌输了,米兰达成功进入了加雷特联邦。
  
      或许有人纳闷,波涛卫士作为完全独立的庞大军事机构,为什么会去截杀米兰达这个追着海盗跑的公主?
  
      这事儿,实际上要从波涛卫士的构成来说。
  
      最初,波涛卫士的设立是为了解决环内区与环外区日益加深的矛盾,本来双方都是各取所需应该友好相处,但因不平等的贸易导致双方的矛盾大量增加。
  
      环内区离不开环外区的矿物资源,环外区也离不开环内区的生活用品补给。
  
      继续僵持下去,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还残留着理智的人们纷纷奔走联系,希望能找到一个有效的解决双方矛盾的方法。
  
      结果就是波涛卫士。
  
      他们最初的任务事作为仲裁者,配有强大的军事力量,虽然使用环内和环外各国提供的资金建立,但它是完全独立并不隶属与某个组织。
  
      这个矛盾的仲裁者在最初的年代干的很不错,它不仅解决了环内和环外的矛盾,国与国之间的纷争也都渐渐开始通过波涛卫士进行裁决。
  
      这样做的好处是将原本可能发生的战争,转移到了谈判桌上的口才与智商的博弈,最大限度的降低了流血冲突的可能,到后来,这个位面所谓的战争其实就是打嘴仗,非常的干净清洁。
  
      但波涛卫士建立的最初意义是解决环内和环外区的矛盾,而不是接管战争,它相当于在时光中被赋予了最初目的之外的职权。
  
      而现在,波涛卫士甚至干脆接管了所有国家的防御任务,对付海盗一类的威胁成了本职,调解功能成了附赠的职务。
  
      主次颠倒相当于是把好经给念歪了,别小看了这个职权上的变化,这让波涛卫士从一个仲裁者,变成了一个参与者。
  
      如果有一天,波涛卫士想要一统整个利莫里亚,这就是无人能挡的祸根。
  
      好在当初建立波涛卫士的人们也知道这一点,他们给波涛卫士带上了一个项圈。
  
      ——资金。
  
      波涛卫士的运转全靠各国提供的军费,他本身没有任何赚钱的能力,不可能也不允许凭自己维持庞大的军队和舰船,理论上来说,只要各国停止缴纳经费,波涛卫士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土崩瓦解。
  
      但就像赛丽说的,这个位面的人,脑子有坑。
  
      他们把守规矩已经刻进了DNA里面,波涛卫士职权的偏移不是没人看出来,而是看出来了也没有办法。
  
      毕竟,这部分并不在当初制定的规则之内。
  
      一个规则乃至一个法律,一旦它不适用了,自然就要想办法改变,让它更符合当前的形式。
  
      而这个位面的人不会去琢磨改变法律,而是在保证法律不变的前提下,看看有没有办法钻个空子。
  
      所以林天赐才觉得,利莫里亚更像是一个守序位面,思路和正常凡人位面的居民不太一样。
  
      从现有的规章制度来说,各国拿波涛卫士一点办法都没有,可反过来说,波涛卫士这边也有深深的危机感。
  
      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调节环内和环外的矛盾,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区域的人们逐渐达成共识与和解,几乎没有出过什么问题了。
  
      那么,波涛卫士还有什么存在意义?
  
      也正因如此,波涛卫士才会偏移职权重心,现在他们最重要的职权是承担防御任务‘打海盗’。
  
      可这事儿就跟之前的调解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海盗终归会被完全剿灭,那时候……
  
      就是波涛卫士解散的时候。
  
      没人会放手自己的权利,权利越大越是如此。
  
      为了维持自己的存在,也为了继续让各国提供波涛卫士赖以生存的军费,他们想了一个非常绝的办法。
  
      那就是养着海盗,自己打。
  
      如果说波涛卫士刚开始接手防御工作的时候,他们是在真正的打海盗,那么现在整个位面所有的海盗基本都在波涛卫士的控制之下。
  
      如果海盗抢的太狠了,呼声越来越高,波涛卫士就摆一场大戏,去剿灭一两个海盗团平息矛盾,平时则养着这些威胁,好把威胁,转化为让各国交钱的动力。
  
      普通的波涛卫士成员和海盗肯定不知道上层其实是一丘之貉,用他们的血,换来双方的利益均分。
  
      这一计划执行的很隐秘,但利莫里亚的诸国也不是傻子。
  
      军费年年增加,大把大把的钱撒出去,海盗却仍然无法完全浇灭干净,是个人都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好好一琢磨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自然就知道幕后有波涛卫士在搞鬼。
  
      问题是,没有证据,也没人敢提出来。
  
      直到米兰达横空出世。
  
      她明面上说是追海盗,实际上的打算加拉赫知道的清清楚楚,各国听说这件事的领导层一琢磨,也明白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也纷纷派了代表跟上。
  
      在米兰达牵头的这次任务中,这些‘观众’看见海盗与波涛卫士沆瀣一气,这就是事实大于雄辩的铁证。
  
      各国也可顺势借题发挥,纷纷撤走提供给波涛卫士的资金、资源和人力。
  
      这就像一层窗户纸,你不去戳它,大家就当它是混凝土墙,哪怕看到了对面的情况,也装作看不见。
  
      但戳破了,那就另说了。
  
      不论如何,一旦米兰达成功,波涛卫士就会被解散,乃至会因为与海盗勾结被送上绞刑架。
  
      加拉赫可不想成为最后一个波涛卫士的最高指挥官,而且这事儿也不是没有回转的余地。
  
      米兰达已经进了加雷特联邦,以加拉赫对维尔德的了解,那条狡猾的老狐狸肯定不会放过这种好机会。
  
      加雷特联邦出兵协助是板上钉钉的,哪怕米兰达不要,维尔德也肯定会派人‘见证’作为解散波涛卫士的证据。
  
      这事儿难搞就难搞在,波涛卫士不可能调动自己的舰队去对付米兰达,人家现在的声望如日中天,就算给她按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也不会有人相信。
  
      毫无理由对一个既有名望的人痛下杀手,这也同样落了别人的下怀,早就想摆脱波涛卫士的诸国不会放过这种好机会。
  
      也正因如此,加拉赫才召集了另一批海盗,在米兰达必经之路上埋伏,试试能不能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