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超次元遗迹 > 第五十一章——最后的选择 新

第五十一章——最后的选择 新


  从小以父亲为梦想,以保家卫国为目标而努力的小左辰,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发誓保护的人背叛。
  一手把自己推下无尽痛苦的深渊。
  一时间他陷入了呆鸡状态,被背叛的感觉他从未体验过,是那么的难受,像是心被活生生撕裂了一般。
  “好痛,好痛!”
  他捂着心脏,看着怪树一点点接近。
  “啊~”
  身体以不足以支撑他逃跑了,即便是想要行动也很难。
  右手臂因撞击从而麻木失去了知觉,左腿膝盖骨断裂,左脚腕扭伤。
  心中早已不恐惧和害怕,而是充满了绝望,几乎都快死了。
  被怪树接近,小左辰就那样坐在那里,任凭它张开隐藏在触须深处的大嘴。
  没有什么话语,只是两行情泪在流淌。
  它没有把小左辰吞下,而是咬住他的后背,用触须紧紧的包裹着他。
  投过牙齿注射毒液,基因病毒,让一个生物逐渐转变成另一个生物的特殊病毒。
  它们就是靠这个繁殖的。
  可以改变基因的病毒想想就很可怕,其中的痛苦更是无法想象。
  别说意志鉴定的成年人,就连机器人估计都疼痛的受不了,更何况一个心灵刚收到创伤的孩子。
  等时间一久,他就会逐渐只去自我,诞生出新的意志,而那时他的身体早已经变成了别的种族。
  唯一的弱点便是,毒液的注射是持续性的,不能被打断。
  “啊~”
  痛苦的嚎叫,比一万只蚂蚁食血肉还要痛苦,连千刀万剐都不如它。
  非人的折磨小左辰可受不了,哭喊嘶叫响彻周围,泪水早已流干,连嗓子都在嘶哑了。
  军队不知还要多久才能过来,他已经失去了时间感。
  神智已经模糊,他快忘记了一切,自己是谁,自己在哪里。
  而且随着记忆的模糊,他的表情逐渐变得冰冷,他唯一记得的感情也就只有绝望了。
  周围寂寥无声,寂静的可怕,那地狱般的痛苦小左辰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忘却了。
  “滴滴滴滴”
  小左辰的闹钟响了,这是他平时起床锻炼的时间,忘记关了。
  而且设定的时间正好是凌晨五点十分。与小伊晓柔约定见面的时间。
  “晓柔!!”
  这个熟悉又模糊的名字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令他精神一震,清醒了一些。
  他努力的去想这个名字,虽然忘记了,但是直觉告诉他这很重要。
  “晓柔!”
  嘶哑的嗓子发出超难听的声音,说话很模糊。
  “晓柔?”
  一遍遍的重复,直到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即便如此他还是一次次张口闭口。
  眼睛半睁半闭,时而睁开时而垂下。
  最后猛然想起,他与一个叫伊晓柔的小女孩许下了约定。
  今天会在这里和她见面,然后她好像要和自己说些什么,不然也不会特意约定在这个时间。
  脑海中闪过断断续续的回忆,都是他与小伊晓柔经历过的。
  两人半年来相处的,他帮伊晓柔解除了误会,也帮她改变了爱哭的性格。
  她对他产生了憧憬和依赖,他对她产生了种当哥哥的感觉,有了妹妹可以疼爱的哥哥。
  回忆是片断的不完全的,像是在看电影,看着这个谁干了些什么,完全回忆不到一点感情。
  但是却因为小伊晓柔找回来自我,知道自己不能留在这里,天快亮了,人也会越来越密集,只有趁着现在离开才是最安全的。
  但那样,也就意味着他放弃了第一时间被救的资格,选择与背后的怪物同归于尽。
  不知道从哪里借来的力气,小左辰强行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一步步朝着公园的小树林走去。
  他要进入树林深处,那里没什么人出没,而且军队应该就快到了,她们会处理好一切的。
  一步,两步。
  内心早已麻木,现在的小左辰什么都忘却了,只记得要远离人。
  一步步接近树林深处,头发根,那里有一小片变成了白色,毫无生机的白色,是凄凉悲惨的颜色。
  随着背影渐渐远离,那一抹白色也越来越大,直到背影消失,小左辰的头发已经完全白了。
  那个乌黑亮丽的秀发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就像是小左辰一般。
  “呼呼呼”
  迷失了神智的小左辰在树林中转悠,然后感受到了强风吹拂。
  一群穿着铠甲的士兵从天而降,落在地面留下一双深深的脚印。
  一共六个人,都是身穿黑色金属的铠甲,乌黑深邃,性能高,不影响灵活,攻击和防御都很强,在军队中也属于强兵种。
  落地后首先观察四周,他们发现了敌人也发现了信号源,然后有一个人走了出来。
  应该是队长,他把光源枪械交给同伴,走向快被怪树吞噬的小左辰,其他队员都举起枪械对准小左辰和怪树。
  基因病毒还在持续注射中,由于怪树身受重伤,病毒不全面,而且又只有它一个,导致了病毒的强度很弱,感染的很慢。
  “啊~啊~”
  小左辰张开嘴巴在说话,却只发出沙哑的丝毫,一直在后退,潜意识中他还是知道这些金属铠甲的里面是人。
  小队长继续往前走,让同伴把小左辰包围起来,逼得他无路可退,只能躺在地上缩卷身体。
  弱小可怜又无助,没有人会帮助。
  一道光芒扫过,是小队长手中的仪器。
  “检测到生命物体,两个,其中一个在缓慢的向另一个物体转变,预计完成时间一分钟!”
  了解情况后,小队长举起右手轻轻一挥,没有任何交流,众队员同是上前压制。
  小队长拿出小刀,直接斩断缠在小左辰身上的根须,在锋利的小刀面前一触即断。
  不到半分钟便救出小左辰,他背后的牙齿印深入骨,一整块后背几乎都快被咬下来了。
  而且被解救下来的小左辰脸色苍白,呼吸在衰减,心脏的频率越来越少。
  显然,怪树的基因病毒有维持生命的作用,不然身心衰竭的小左辰可不能活到现在。。
  小队六人,两人负责就地善后和搜寻,两人跟随看守防卫,一人镇压怪树,最后小队长亲自抱着生命垂危的小左辰。
  分工明确,几道气流出现,四人乘风而去,眨眼间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