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冥约代理人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逢七则凶

第二百五十一章 逢七则凶

一行人聚头之时,几人发现,昨晚碰鬼的合约者都有些精神不振或是精神异常。
  
  “咦?你们撞鬼了?”郭向军一脸的不敢相信,他住在学校最近几年建造的十号楼,一切设施都很干净高端,位置也是靠向马路的一头,所以晚上没有多少可担忧的,顶多是车喇叭声偶尔会有点吵。
  
  至于倪坚榕和谢衡,则是分别住在靠近教学楼附近的两个寝室楼里,虽说年代也有些久,但他们不喜欢单独行动,所以晚上的行动格外地谨慎保守。
  
  “闫玲玲,说说你的收获吧。”一帮人看上课时间还没到,在教室边上找了个偏僻的角落。于是闫玲玲只好将这一段时间的奇怪经历一五一十地全说了出来,唬得几人一愣一愣的。
  
  “还有这种事?”郭向军大咧咧的嗓子把不住风,连周围的路人都投来了疑惑的眼神。
  
  “嘘,小声点!”倪坚榕瞪了对方一眼。
  
  “可这些厉鬼目的是什么呢,杀了我们?还是阻碍我们的进程?”谢衡问道,脸色有些为难。
  
  “还不清楚,我们这几天或许会和它们不断地打交道。”吕弈清低声说道,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张老旧的饭卡,顺便从闫玲玲手里也取过了那叠报纸一样的东西,随后补充道:“至少,我们能从中拿到很多片段性的线索。”
  
  “可我们就算弄清了它们的死因,为它们解了遗愿也没有用啊,三天之内我们必须要找到失踪的楚恬。”郭向军叹了口气,心底别说有多么不痛快了。在他看来,没搞清楚失踪者消失不见的根源,那么再去解决一些边边角角的普通事件也没有意义。
  
  “嘿,你傻呀,吕弈清的意思你都没懂?合约会没事给我们没用的线索?定然是这些零散的线索最后都会指向一处。也许,这几个校园怪谈里,还真有一个共同点呢?”严琇吐槽道,直说郭向军脑袋不开窍。
  
  “校园怪谈”,几人喃喃道,独留吕弈清一人在看着线索中的有效信息。不久,倪坚榕率先打破沉默:“说到校园怪谈,我大致从室友口中套了点口风,貌似已知的就有六个,第一是二号楼鬼剃头事件,再是五号楼吊死鬼事件,卫生间的咳嗽声,北楼地下实验室的鬼影,北楼泥瓦工坠楼事件以及不存在的自习室。这六个流传得最广,版本也最多,说不清楚到底哪些真哪些假了。”
  
  “感觉这六大事件也不像是有联系的样子,而且时间跨度应该很大吧,想要在较长的时间内不断地出现诡异的命案,没有点神秘力量着实不太可能。”谢衡说道。
  
  叮铃铃……
  
  上课的铃声响了起来,所有人不得不就此打断思路。
  
  “就先这样吧,等到下了课,我们一起讨论一下关于进入监控室偷资料的事,各自去上课吧。”郭向军又自作主张地吩咐道。几人各自散去,只留下吕弈清和严琇慢腾腾地朝教室走去。
  
  “怎么了,看上去愁眉苦脸的,有什么发现吗?”严琇看出了吕弈清脸上的奇怪之处,原先的轻松之意霎时间浇灭了几分。
  
  “找个位置再说。”吕弈清草草地收起了线索,脸颊紧绷。
  
  两人就这么匆匆地进门找了个靠后的位置,由于这堂课的老师是个秃头的老教授,说话慢且不谈,加上这单调的知识使得他的课变得更加有气无力,因此学生们都挤在后头玩着自己的手机,很少关注其他的事情。
  
  吕弈清和严琇装模作样地把书摆在桌面上,摊开以后就把报纸的一小截摆在上面。严琇伸长脖子看了看,这一块报纸的内容只是一个校园建筑的俯瞰图。
  
  “你看到了什么?”吕弈清用手指在地图上画圈。
  
  “这些楼房的建筑朝向没有一种工整的感觉。”严琇半信半疑地回应道,按道理学校的楼房虽说要顾及新意,但是还是不能太过放飞,可是图片中这十余座楼房,隐隐形成了一个八卦状。
  
  “你看,这一块勾玉状的是学校里的内湖,湖中有一个亭子,亭子中间又有一个铜像。而这一边则是空旷的广场,中间却坐落着一个单独的博物馆。”吕弈清不像是贾靖,会从风水上说道一些老知识,但多多少少受到了点影响,对一些特殊的事物还是有一点辨识度的。
  
  “对,湖水这一半就像是阴,水中的铜像则是阳眼。那么相对应的,这个博物馆就是阴眼,因为里面的东西都是老古董,或多或少都会沾染些死气。”严琇恍然大悟道,这个学校摆出这个建筑大阵,没准真的是为了压制某种存在。
  
  但发现了幕后黑手存在的可能性并不能阻碍他们的脚步,监控室该去还是要去,毕竟它是最有可能记录这一事件疑点的东西,没准还有什么缘由被记录在其中呢。
  
  “不仅如此,你再看看楼号,缺了什么。”吕弈清示意严琇不要太过急躁,继续看下去。
  
  严琇的眼眸一抬,心情有些惊异:“还有?我看看……等等,好像偏偏没有七号楼。”一种灵感骤然从他的脑海里迸发,对啊,不仅没有七号楼,甚至连楼房都没有第七层,这其中的道理很明显,分明是为了避“七”啊。
  
  这其中究竟又有什么道理呢?严琇可不是那些风水大师,说不出其中的规律。
  
  “我记得我们学校在头几年换过校长,这个学校的建造貌似由他所把关的,这些后来的建设翻新反而都是新校长的杰作。”严琇说道:“这对于我们进行下一步探查有作用吗?难道是找老校长在任时的资料?”
  
  “这回蒙对了。”吕弈清动笔在本子上画出两条线:“我们当前的方向就是通过监控尽可能地了解和失踪案相关的东西,其次,就是挖清学校所掩盖着的神秘背景,就算它和失踪案不一定相关,但是有可能是导致失踪案的一大元凶,另外也能给我们一些对付校内鬼物的灵感。”
  
  “知道了,要我说,你可真是算无遗策。”严琇夸张地竖起了大拇指,摆出了一幅崇拜者的表情。
  
  “你可别闹了,白天也不能放松警惕啊。”吕弈清看向窗外,脸色凝重,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他似乎看见了一个浑身是血的泥瓦匠慢步钻进了楼外的树丛里,并在最后一刻回头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极为诡异的笑,随后张嘴对他说了什么。
  
  “吕弈清!”
  
  正当他想要努力去分辨的时候,台上的老教授像是突然醒悟了教书育人之道一样,冷不丁喊起了他的名字,要求他回应刚才提出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