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明卿士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华胥议事

第三百三十五章 华胥议事

京师华胥议事厅。
  
  朱厚照笑得很冷,下面坐着的东家们噤若寒蝉。
  
  朱厚照是太子,从小便养出了一身的威严,虽然平日里在下人面前不显露,但并不代表没有,只有当他生气的时候别人才会发现原来平日里平易近人的太子殿下竟然会给人如此沉重的压迫感。
  
  屋里不热,有些人却已经汗流浃背。
  
  “说句好听的,咱们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有什么事情咱们商量着来,孤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华胥有什么事终究是各位东家一起表决才行,你们以前是做什么的,孤不想管,有什么朋友亲戚乃至靠山,孤也不想过问,但是你们现在都是华胥的东家,就应该好好做事,为华胥的声誉想想,也为自己想想……”
  
  朱厚照顿了一下,慢慢道:“再说一句不好听的,你们入了华胥,就是替孤做事,你们做的事在别人眼里都是孤要你们做的,你们的名声也就是孤的名声,你们若是败坏了名声,就会有人在背地里指着孤的鼻子骂,说孤的不是,可是孤没有让你们那么做,这样一来岂不是显得孤很冤枉?
  
  曹唯说每个人都会犯错,圣人也会犯错,但是犯错不可怕,能够改过来,就是好同志。以前孤不知道同志是什么意思,现在孤知道了,同志不就是志同道合的意思吗?咱们现在都在为华胥做事,岂不就是同志!
  
  所以孤给你们一个机会,一柱香的时间,若是有人站起来承认错误,孤可以既往不咎,你们回去之后将烂摊子收拾好,日后咱们还是同志……但若是有人想混过去,以为孤不知道,那孤就不留手了,刘瑾……”
  
  刘瑾应了一声,遣人送来一个香炉,上面插着一根刚刚点燃的香。朱厚照闭着眼睛养神,场面顿时静谧地可怕,有些人跟朱厚照一样闭着眼睛养神,有些人左右扭头传递神色,还有些人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刘瑾眯着眼睛,看着下面没有人站起来,心里冷笑道:“一个个自以为太子年幼,自己做得又干净,所以才敢欺瞒太子,但是却忘了再小的龙也是龙,是龙就有爪牙,锦衣卫听命于陛下,难道就不听命于太子?
  
  更何况牟大人在华胥里还有一些份子,还能让你们在下面动手脚不成?
  
  到现在了还心存侥幸,真是不知死活……”
  
  “刘瑾,多长时间了?”朱厚照开口问道。
  
  “主子,已经烧过半柱香了……”
  
  朱厚照淡淡“嗯”了一声,继续闭目养神。
  
  “太子……不,大东家,小人刘安知道错了!”
  
  “小人林童也知道错了!”
  
  两个人站了起来,然后又跪在了地上,头也不敢抬。有人忍不住朝前看去,发现朱厚照依然在闭目养神,没有任何表示。
  
  又过了一会,刘瑾恭谨道:“主子,香燃尽了!”
  
  朱厚照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人,道:“刘安,你入股华胥已经有好几个月了,上次议事的时候你也在,也是坐在现在的位置,孤…记得你。
  
  算起来你已经是华胥的老人了,孤还想着你们劳苦功高,要摆上一桌酒席犒劳你们……
  
  可是你为何要做出这等糊涂事来?你家里原本是开绸布店的,最近家里的绸布卖不出去,看着华胥的生意好,所以就将店里的绸布拿到华胥的货架上卖。
  
  如果仅仅是这样,孤知道后也只会一笑了之,毕竟华胥也有你的一份,只要不太过分,难道孤不讲人情吗?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为了贪几百两银子拿绢丝当长丝用,以次充好。
  
  华胥做生意讲究的是什么?是信誉!百姓相信华胥,所以才去华胥买东西,孤也是好不容易才为华胥建立了信誉,你现在的做法无疑是打孤的脸……”
  
  刘安颤声道:“大东家,小人真的知道错了!”
  
  “孤说过,只要有人站出来认错,孤可以既往不咎,但是有错就得改……”
  
  朱厚照掏出一张纸条放在桌子上,道:“这是所有购买绢丝人的名单,你回去以后挨家挨户赔礼道歉,并且按照人家所买多少双倍赔偿,银子从你自己府上出,知道了吗?”
  
  “小人明白!”
  
  “那还跪在地上做什么?滚回去坐好!”
  
  “谢大东家。”
  
  刘安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起身坐在椅子上,心里松了口气,只是还低着头,不敢看朱厚照。
  
  刘瑾不知何时从外面端进来一杯茶水,放在桌子上,朱厚照端起来慢慢喝了一口,看着还跪在地上的一个人,淡淡道:“林童是吧?”
  
  “是小人……”
  
  “你是新人……五月初东家会议时说要在南阳府开华胥,给孤一份名单,上面有好几个人作为合作人选,有的人威望高,有的人做生意好,可是孤挑来挑去最后挑了你,你可知道为什么?”
  
  “小人,不知……”
  
  “因为上面对你的评价是厚仁义和,所以孤选了你。现在孤问你,南阳府华胥是你一人之产业吗?”
  
  “不是!”
  
  “既然不是,那为何你儿子能在华胥内为所欲为,携狐朋狗友而入,告诉他们可以随意拿去,不收分文?为何你家中妻子能够因一时之气毁乱胭脂,扇打店中小厮耳光?为何你家管家每日去华胥采购日用之物竟然能不付银两,嘴角傲慢?”
  
  朱厚照皱眉道:“孤知道这不是你的本意,所以今日你还坐在这,但是孤很生气,气的是你太过仁厚,对家人管教不严,导致他们竟然如此胆大妄为,目无法纪!
  
  你今日能够出来认错,孤很高兴,起码在你看来他们的行为是错的,但是错的就要改过来,你明白吗?”
  
  林童连忙道:“小人明白!”
  
  “回去告诉你那不争气的儿子,不准他再踏入华胥一步,否则孤打断他的腿。回去告诉你家中的悍妻,怎么扇的别人,就让别人怎么扇回来,如果她不愿意孤会差遣锦衣卫去扇她,损坏的胭脂水粉照价赔偿。还有,你家中的管家年纪大了……”
  
  “是,小人明白!”
  
  林童说完也回到椅子上坐下,朱厚照笑骂道:“你哪里是厚仁义和,分明是个滑头,你家里的事你都知道,只不过你管不住罢了,孤现在替你管了,你打心眼里高兴对吧?”
  
  林童点头道:“是,小人惧内,身不由己,全仰仗大东家了。”
  
  朱厚照喝了口茶,道:“今天的事算是完结了,从哪来的就回哪去吧,回去好好做事,别让孤失望,孤日后还要仰仗你们呢。”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大明卿士》,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