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棒球之魂 > 突袭短打
“待会儿咱们不求三振啊,虽然大家都说蝴蝶球投手就应该追求高三振率,让别人打不好来挥空。”沈秦揽着柳贤基说着悄悄话:“但我觉得挥空的可能性永远低于打不好,我希望你能最大程度的减少用球数,多耗一点,我们的牛棚就省一些,我们赢下这一场,还有下一场呢!”
  
  柳贤基重重的点头,可不是还有下一场比赛吗?哪里能想着自己就输呢?
  
  呸呸呸!
  
  “只用蝴蝶还是……?”
  
  “到时候在看,我们得看打者的适应速度再来做决定、感受风!OK?风越大!蝴蝶飞的越漂亮!”
  
  柳贤基震惊的看着沈秦,这人的语言描述能力怎么这会儿就突飞猛进了?
  
  不过从他的角度看去,的确是在飞,好像没有规律一样在风里颤动、美不胜收!
  
  虽然这么夸自己好像有点不要脸,可的确是这种感觉!
  
  以自己的球而骄傲!从来没有想过还有再次感受的机会!
  
  飞吧!
  
  飞吧!
  
  这只是一个起点!
  
  他还有更好的未来值得去拼一拼!
  
  坚定的应下!
  
  “好!!!”
  
  1、2、3!
  
  卡拉瞧着清一色挥空三振的567棒懊恼的拍拍自己的脑袋,他也是昏了头了!让这群孩子好球速、怎么耗?
  
  他们是菜鸟球员,自己也是菜鸟教练!都在摸索着、努力着,可自己竟然还用球员时代的思想在考虑。
  
  大联盟的球员都是什么档次的?他们能够很好的执行战术是建立在绝对位于职业最高层级的能力上的!
  
  他们跟的上球、适应能力、自我调整能力都是绝佳,他们跟不上就等,等不上就适应,尤其是速球,绝对是打者们适应最快、最为擅长的球路。
  
  他们从小联盟一路打上来,什么火球投手没见过?百迈的球打的难道还少了?
  
  从控球乱七八糟球各种飞的到精准掌握的,各个进垒点都bang过。真的要说的夸张点,那就是连下到本垒前落地弹起来的、上到能飞跃主审脑袋的~
  
  球棒能碰到的、抡圆胳膊都碰不到的总之全都打过!
  
  该吃的不该吃的亏几乎全吃过,所以才能沉得住气!
  
  而现在的孩子们,这才是他们在NCAA的第一个季后赛!能不激动、兴奋?更何况还是在客场!
  
  别说消耗一个陌生火球投手用球数,光光就自己的注意力能不能集中都是个问题。
  
  先前的诺兰,更是连打击姿势都没调好!
  
  要说最冷静的还是KK这个季后赛常客和西川。
  
  至于沈秦……那纯粹是兴奋过度,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倒是不知道什么叫紧张了!
  
  可不是每个球员都能天生有一颗大心脏的!他就极度怀疑沈秦在场外的性格憋够了,以至于到场上就活了!
  
  现在的问题很麻烦了,该让球员们继续执行下去,还是临场改变?
  
  运气好的话,有球员能找到机会击出安打提一提士气,顺便让对方紧张紧张漏点手套什么的还是可行!
  
  运气不好的话就……
  
  卡拉决定改变……
  
  2局下半、UMBC猎犬1:0哈士奇!
  
  守下来!
  
  沈秦上场前拍了拍佩佩:“别多想,先守下这半局,内野守备还要看你!”
  
  年轻人心态百变,有受一点点刺激就想东想西的,也有越刺激越来劲的!
  
  佩佩显然就是后者!
  
  小个子挥挥拳头:“交给我!”
  
  UMBC的内野守备是质量最高的。二三游配合无间、移动精准迅速且小技术全面,一垒则是应对灵活,绝对称得上是全明星守备组,比之偶尔爆发的外野来说,显然是要高上一个档次的。
  
  但外野的帕帕的守备范围也值得让人放心。曼尼倒是手套差了些,但棒子完美。秀也……
  
  就看这孩子能发挥多少了!卡拉对他的要求就是守稳!
  
  遇见了投球失忆症这回事,卡拉还是第一次感谢日本的强迫式教育与不服输的所谓武士精神,至少在守备上秀也的基本功也称得上扎实,可比从头再来要容易的多了。
  
  经过1局下半的三上三下,柳贤基这半局要面对456棒的硬战。
  
  虽然现在大联盟的各个球队都开始走第二棒最强的风格,可第四棒也不是弱棒能够打的,不是数一也定然是数二,瞧瞧这打者粗壮的手臂就可见一斑了!
  
  中心棒次啊!!!
  
  柳贤基对着暗号点点头,内角高!最难以发挥力量的进垒点!要够精确才能骗打者第一棒就进行挥棒。
  
  在裤子上搓了搓手,尽量的保持干燥!
  
  昨天晚上也在波塞洛的建议下给指甲做了软化,边缘又给全都抹上了护甲油,就是为了让自己的直接不要太硬邦邦的,省的在比赛中出现一些小问题。无论是开裂还是边上起了毛,都会对他蝴蝶球的控制产生一些不必要的影响!
  
  这场比赛关乎着自己!关乎着球队!关乎着这群新鲜却温暖的队友们!
  
  他必须、一定要投好!
  
  来!
  
  四肢弯曲弓起到极致的斜斜卡住缝线藏在手套里,柳贤基眯起眼盯着那不存在的好球带,义肢微微抬起便滑步而出……
  
  啪!
  
  踩上投手丘的地面一个扭转便带动身体高高的抬转起右腿!
  
  力量!力量!
  
  力量全部调动起来!
  
  球自身体后直至最后一刻才甩动上来的手中投掷出去……
  
  乓!
  
  点!!!
  
  第四棒、第一球、直接用短棒进行了!
  
  球直接落在本垒与投手丘之间的地面上弹了起来!
  
  后趋的诺兰跑回一垒,等着柳贤基来处理传过来!
  
  球弹的不高,是投手平时练习过千万遍的小动作。
  
  柳贤基的反应也很快,直接就要跑下投手丘徒手接传。
  
  应变没问题、动作没问题、甚至连判断也很精准!
  
  可诡异的是他竟然就滑倒了……
  
  观众席的低呼清晰可闻,但柳贤基还是扭身捡起因为没有接到而再次弹了弹的球,扭动手臂传向了一垒……
  
  啪!
  
  诺兰弓腿伸臂接住!
  
  而跑者将将踏过垒包,双臂拉的笔直,他很清楚自己踏上垒包的一刻比球进手套的声音要快!
  
  SAFE!!!
  
  一垒手划开手臂!
  
  嚯~~~球场沸腾起来!
  
  上垒了!
  
  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