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唐斩的大麻烦 > 第四百二十四章:赌

第四百二十四章:赌


      “我可不是来和你商量的!”
  
      “刀是我的,你不给也得给!”
  
      刀魔甘匠,也说得直接。
  
      “刀是朋友所赠。”
  
      “我并非偷抢而来,也没有给你的理由。”
  
      那白毛鼠狸,虽只是兽类。
  
      可,唐斩却当它是朋友。
  
      既然,是与白毛鼠狸交换而来的刀,那他就不会只听这甘匠一句话就弃掉。
  
      “当真不给?”
  
      刀魔甘匠,见唐斩没有半分要让的意思,说话的语气也变得生硬起来。
  
      “不给。”
  
      唐斩说着,手上舞了一圈,手握刀柄,将那鳏夫刀收了回去。
  
      “是不是,我的话说多了些。”
  
      “让你觉得,我是个很好说话的人?”
  
      刀魔甘匠说着,双手一抖。
  
      只见他袖口之中,滑出了两柄细刀。
  
      这虽是单刃的刀,但却比剑还要轻薄纤细。
  
      但,那青锋寒刃,却也是十分的凌厉。
  
      甘匠,想要动武!
  
      见这刀魔如此举动,除了不会武艺的常生威,和蒙眼的左四叔。
  
      在场的常胜坊几人和暗爪刺客,都迅速亮出了兵器。
  
      “前辈,若是要动手,在下奉陪。”
  
      “但,这刀我却是绝不会交出来的。”
  
      唐斩的语气,变得有些冷硬。
  
      要动武,唐斩并不会憷。
  
      就算,没有常胜坊几人和这几十名暗爪刺客在场。
  
      他,也不会推让半步。
  
      “怎么?”
  
      “你们觉得人多,就能保住那刀了吗?”
  
      刀魔甘匠,邪笑到。
  
      “够了!”
  
      双方剑拔弩张,就在这时,却听徐一郎大喝了一声。
  
      “你们,是当我这个窝囚国主不存在吗?”
  
      徐一郎,语气之中怒气外露。
  
      而左四叔,也抬手向那些亮出兵器的自己人示意了一下。
  
      他,是让这些人都放下兵器。
  
      徐一郎是左四叔的徒弟,这确实没错。
  
      徐一郎也对这个师父,十分的尊敬。
  
      但,这并不代表,左四叔会肆意妄为。
  
      这里,毕竟是窝囚国。
  
      而,他这个大徒弟是窝囚国主。
  
      正因为是师父,左四叔才更不会在外人面前,让自己的徒弟难堪。
  
      总教头抬手示意,暗爪刺客们都收起了兵器。
  
      常胜坊几位,也是要给这老爹面子的。
  
      他们,也压低了亮出的刀枪。
  
      可,那刀魔甘匠,却并没有要罢休的意思。
  
      “甘先生,我是看你对窝囚有功,才给一些面子。”
  
      “这,怎么说也是我设下的私宴。”
  
      “这些人,都是我的朋友!”
  
      “你现在却对他们刀剑相向,是不是太过分了?”
  
      这甘匠,再是有名望。
  
      可,徐一郎毕竟是国主。
  
      这老者做到了如斯地步,这一国之主,也不再留情面。
  
      徐一郎怒气冲冲的一席话过后,那甘匠才又抖了抖手臂,见那两刃薄刀收了回去。
  
      “主公息怒。”
  
      “老夫,想要拿回自己的刀。”
  
      “确实有些急切了!”
  
      收了刀,甘匠拱手说到。
  
      虽说,这像是在服软。
  
      但,这刀魔说话的语气,却并不恭敬。
  
      他,这也只是形式上,给了这国主一些面子。
  
      虽说,窝囚国那刀兵甲胄的锻造,都是由兵厂来完成。
  
      可,那省铁的秘法,甘匠却从没外泄。
  
      换言之,他掌握着窝囚军队的命脉。
  
      如今,窝囚国虽是能以佣兵生意赚些钱。
  
      可,要从大陆购铁,成本还是太高。
  
      用一般法子来铸造兵器甲胄,难分敷出。
  
      因此,还得仰仗这刀魔的秘法,才能保证收源。
  
      这甘匠,有足够的底气,在这国主面前做出今天这般行为。
  
      但,他却还不打算和徐一郎撕破脸。
  
      怎么说,这窝囚国也是在他的管控之中。
  
      而,这刀魔甘匠,目前也只有这窝囚国能容身。
  
      “刀,我一定要拿回来!”
  
      “主公日理万机,不会时时刻刻都庇护着你们。”
  
      “只要你们还在窝囚国一日,我就有拿回鳏夫刀的机会!”
  
      刚拱手对徐一郎说完,这甘匠便抬眼盯着唐斩言到。
  
      在徐一郎看来,甘匠这样的人和他身后那样的势力,对自己的国主地位都是有威胁的。
  
      所以,他也不会任由其不管。
  
      安插在甘匠身边的戏罗必,一直都在。
  
      但,这甘匠在窝囚国,虽是有势力有名望,但却并没有做出什么越轨之事。
  
      既是如此,徐一郎倒是忍了这老者过往的一些无礼。
  
      并且,一直对他都保持这很恭敬的态度。
  
      但,今日之事,这甘匠做得太过了些。
  
      这等情况,还能忍让,那国主之威便会荡然无存。
  
      “怎么?”
  
      “甘先生这是在威胁我的朋友?”
  
      徐一郎,怒目言到。
  
      “主公明鉴。”
  
      “那鳏夫刀,是老夫以妻子的性命锻铸而成。”
  
      “对我来说,意义非凡。”
  
      “所以,刀我一定要拿回!”
  
      刀魔甘匠,说的话语虽不过分,但态度却是十分的强硬。
  
      他,并没有否认,自己是在威胁徐一郎这些所谓的朋友。
  
      “笑话!”
  
      “既然,你舍得用妻子来铸刀。”
  
      “那就说明,这个被当做材料的女人,对你来说并不重要。”
  
      “用一个可以牺牲的女人铸成的刀,又怎么可能会有什么特殊意义?”
  
      左四叔听罢,笑了笑说到。
  
      “我说的是刀,对我意义非凡。”
  
      “并不是我的妻子!”
  
      刀魔甘匠,撇了一眼左四叔。
  
      “那这刀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
  
      徐一郎,已经对这甘匠的态度十分光火。
  
      他,没有发作,只压低了声调,阴沉的说到。
  
      “命?”
  
      “刀就是我的命!”
  
      甘匠,毫不掩饰的说到。
  
      显然,他不信徐一郎会要了他的命。
  
      “那好!”
  
      “我给你一个机会。”
  
      “一个拿回那口刀的机会!”
  
      徐一郎的语气,依然阴沉。
  
      “主公是觉得,我凭自己的能力,拿不回那口刀吗?”
  
      嘴上虽说叫着主公,可甘匠的语气却十分的轻佻。
  
      “你觉得,若是我不想让你得到那刀。”
  
      “你还会有机会拿回吗?”
  
      徐一郎,眯了眯眼说到。
  
      听了这话,甘匠想了想。
  
      他,虽然并不怕与这窝囚国主杠上。
  
      但,徐一郎若是真的有心干涉。
  
      这刀魔确实就没多少,能拿回鳏夫刀的机会了。
  
      毕竟,这徐一郎掌握着窝囚一国的军政。
  
      “既然,主公有意成全。”
  
      “那老夫,也想要这个机会。”
  
      权衡了一番,甘匠还是不想让事情变得麻烦。
  
      “赌一把。”
  
      “你赢了,刀归你。”
  
      “那时,即便他们不给,我也会倾尽全力给你夺来。”
  
      “但,若是你输了。”
  
      “那你就要,交出那省铁的秘法!”
  
      徐一郎,盯着那刀魔甘匠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