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507章:沈浪万岁!左辞阁主欲喷血!

第507章:沈浪万岁!左辞阁主欲喷血!

(谢谢雨逍遥盟主的千元打赏,谢谢你)
  
  天涯海阁这些学士大概是这群世界上最难相处的人,他们充满了极端的傲慢和促狭,绝大部分时候他们甚至连出言讽刺都懒得,淡淡地瞥你一样就把内心的轻蔑全部释放了出来。
  
  虽然真正的天涯海阁在某个地下城,但这个明面上的天涯海阁也是非常重要的,这些学士和大学士也全部都是天涯海阁的宝贵人物,因为绝大部分的理论知识都是靠他们研究并挖掘出来的。
  
  为了表达对沈浪的蔑视,这群学士大学士的表现就是集体上图书馆的的顶上看焰火,看着沈浪各式各样的炮弹在几百米外的空中爆炸。
  
  用一句话形容就是,我就是喜欢你看不惯我却无可奈何的样子。
  
  而张玉音女学士就被邀请了很多次,前两次她也兴致勃勃地去看了,因为确实很好看,而且她要是不去看的话,很可能会被打成同情沈浪的标签。
  
  今天晚上又有很多学士爬到楼顶,要去看沈浪火炮放焰火,但是张玉音就没有去了,因为还有大部分的学士大学士都没有去。
  
  此时,天涯海阁图书馆的楼顶上站着几十名学士,而几千米之外则站着几千名沈浪的军队,还有几万名越国民众,对于这些人天涯海阁学士是视而不见,在他们眼中无数民众就像是工蚁一样,是一个群体,但却又没有什么存在价值。
  
  整整等了半个小时,沈浪的军队还没有开炮。
  
  “走了,走了,今天晚上没有了。”
  
  “怒潮城已经灭了,所谓的大乾王朝也灭了,以后再也看不到沈浪的火炮表演了。”
  
  “可惜,可惜……”
  
  这群天涯海阁的学士便要离开楼顶回去休息,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从东边的黑暗夜空中传来了一阵亮硕的光芒,如同流星一般袭来。
  
  “嗖……”
  
  因为这能量核心的飞行速度是不如龙之悔的,所以靠摩擦生热发不出光芒,但为了达到惊艳的,沈浪在表层涂抹了一层东西,制造出流星的效果,这样更像毁灭大杀气不是么。
  
  “那,那是什么?那是什么?”这群天涯海阁学士惊呼,后背汗毛一根根竖起。
  
  之前所有的蔑视,所有的闲情逸致都不见了,他们不是无知之众,几乎本能就知道非常危险,而且这是从几十里外的海面发射来的。
  
  沈浪竟然有这样可怕的武器?那,那宁寒公主的舰队岂不是危险了?
  
  “快,快下去,快下去……”
  
  “开启所有防御!”
  
  这群学士惊惶之下拼命狂奔离开,要冲到地下室去。
  
  “当当当当……”整个天涯海阁也第一次敲响了敌袭的钟声,那个看门老头也不打瞌睡了,拼命地敲钟,那个扫地的老头也拼命狂奔而逃。
  
  然而他们都来不及了,而那些在大图书馆第一层工作那些学士,听到敌袭的钟声之后拼命狂奔,朝着地下室冲入。最快的就是张玉音,她几乎听到外面能量核心呼啸而来声时,就已经用最快速度冲向地下室通道。
  
  好你个沈浪小白脸,好歹我也是你相好,竟然连提前预警一下都没有。短短二十几秒种,她就狂奔地下上百米,躲进了最坚固的地下堡垒。
  
  然后,传来一阵巨响,哪怕地下百米深的堡垒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轰轰轰……”
  
  那些原本在楼顶看风景的学士们,直接就被汽化了。
  
  那个扫地的老头本来正在拼命朝着地下室冲去,但是大爆炸发生的时候却停了下来,还要捡起扫把,做最后的扫地僧,但还没有等到他弯腰,可怕的火焰和冲击波瞬间将他撕碎了。
  
  而那个看门的老头,当能量核心砸下地面的时候,剧烈的震动就把他弹飞了。
  
  他毕竟是看门的,武功很好的,整个人如同柳絮一般飘飞而起,接着施展出巨牛逼的轻功,朝着外面狂奔,自从来到天涯海阁之后,他从来都没有出去过,而这次直接飘出了大门。
  
  但就算逃出大门也完全无济于事,他整个人就如同纸鸢一般,在空中猛地被震碎,然后燃烧。
  
  大几百亩的天涯海阁建筑群,彻底沦为废墟,里面的几千人几乎全部惨死。
  
  ……………………
  
  而在外面观战的无数人,不管是沈浪的军队,还是天南行省官员,又或者是几万民众。
  
  完全彻底惊呆了!
  
  大爆炸发生的时候,整个夜空都被彻底照亮了,刹那间真是亮如白昼,接着整个地面开始剧烈的颤抖。
  
  他们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反应,因为完全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武器。
  
  足足好一会儿后,爆炸的冲击波席卷过几千米冲来。
  
  这大爆炸威力实在太大了,哪怕隔着几千米冲击波依旧凶猛,虽然不能伤人,但还是把人吹到在地,灼热的气息直接舔过面孔。
  
  几万观战民众无数人被吹倒在地,然后他们就不起来了,直接跪在了地上,兴奋地高呼:“沈浪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乾帝国万岁,万岁,万万岁!”
  
  真的是让人震撼到灵魂出窍啊,知道沈浪陛下会有绝招,没有想到这个绝招竟然如此可怕。
  
  我沈浪陛下拥有这样毁天灭地的武器,接下来战局还担心个屁啊,哈哈哈哈!
  
  我沈浪陛下威武无敌,大乾帝国战无不胜。
  
  几万民众疯了一般,拼命高呼,山呼海啸一般。
  
  ………………
  
  天亮时分,沈浪登陆天涯海阁废墟,十几名穿着上古铠甲的特种武士,带着几百名穿着血魂铠甲的亚马逊武士冲入废墟之内。当然为了区分,这些铠甲都换了新的涂装,免得别人看到还以为是天涯海阁军队呢。
  
  这炸得真彻底啊,几乎所有的建筑都成为了废墟,到处都是断壁残垣。
  
  沈浪脑子里面不由得陷入了回忆,曾经他如同朝圣一般来过这里借书,而且和这里面的部分人关系还不错呢。
  
  “彻底搜寻废墟,这里面至少有一个上古能量核心,还有许多上古能量装置。”
  
  “另外,搜索可能的幸存者。”
  
  在十几人的保护下,沈浪也用X光眼参与搜索,结果大有所获。
  
  果然有上古能量核心,一大一小两个,大的直径超过三米,小的直径也有两米左右,而且它们都深埋在地下,就算这样惊人的大爆炸,也没有破坏他们的外壳,仅仅只是瘫痪了控制中心而已,整个能量核心还是完整的,而且也没有泄露破裂的危险。
  
  “陛下,发现幸存者。”
  
  很快,十几名武士带着沈浪来到了一个地下通道面前,因为大爆炸的缘故整个地下通道都已经被炸得坍塌了,还是亚马逊武士用武力强行清空的。
  
  而且通道尽头的地下密室的门也打不开了,因为受到了一块巨石的撞击,已经有些变形了。
  
  多拉公主上前,抽出上古噩梦石战刀,缓缓刺入到厚厚的大铁门内。
  
  而噩梦战刀真是牛逼了,通过噩梦石装置释放出惊人的高温,刀刃所过之处铁门轻而易举被切开。
  
  “砰!”猛地一踢,铁门出现了一个一米直径的圆洞。
  
  探头一看,里面躲着几十名天涯海阁的学士和大学士。
  
  “出来吧。”沈浪道:“张玉音,你在不在?”
  
  “在。”里面传来一阵颤抖而又泼辣的声音。
  
  然后,这几十个天涯海阁大学士颤颤巍巍走了出来。
  
  “沈浪,你要遭到天谴的,天涯海阁可是整个世界的知识殿堂啊,这里面有多少上古典籍,有多少珍贵书籍啊,全部被你毁了。还有这里的每一栋建筑都有超过几百年的历史,现在都被你毁了,你会早打报应……”
  
  这个老学士的话还没有说完,直接就被一剑劈成了两半,不是沈浪动手,而是边上的海拉。
  
  沈浪问道:“接下来还有人要骂我的吗?”
  
  全部静寂无声。
  
  “全部拿下,带回怒潮城。”沈浪一声令下。
  
  “开始搜索整个废墟,上古典籍是一种特殊的晶体块,坚不可摧的,在上古大涅灭它们都没有毁灭,这样的爆炸它们还扛得住,全部搜寻出来,运回怒潮城。”
  
  “是!”
  
  张玉音女学士走了出来,显得有些灰头土脸,见到沈浪的第一时间她甚至本能地捋了捋头发,她的岁数真是一个谜团啊,六七年前这么年轻,现在还是这个样子。
  
  沈浪没有招降,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走开了。
  
  而此时,外面几万人依旧整齐高呼。
  
  “沈浪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乾帝国万岁万岁万万岁!”
  
  山呼海啸一般,一阵高过一阵。
  
  “陛下,您不出去和他们见面吗?”旁边的雪隐道。
  
  “见不如不见。”沈浪道:“距离产生美。”
  
  从头到尾,沈浪都没有出现在无数民众面前,差不多只呆了一个白天,他就回到舰队,带着战利品浩浩荡荡返回怒潮城。
  
  当然天涯海阁废墟很大,里面还有很多上古典籍,甚至上古装置没有挖掘出来,这就交给后面收尾的军队了。
  
  但就算沈浪离开的时候,那几万民众依旧不知疲倦地山呼万岁。
  
  尽管沈浪始终没有出来见面,但在无数民众心目中沈浪的形象反而更加神秘高大了。
  
  我们沈浪陛下就是牛逼啊,六七年前经常站出来和我们对骂,现在做了这么天大的事情后,直接甩头就走,这才是真正的帝王英姿啊。
  
  这个世界没有天理的,有些人不管怎么做都是对的,有些人不管怎么做都是错的。
  
  ……………………
  
  回到怒潮城之后,这几十个大学士全部被关入大牢之内了,沈浪甚至没有招降他们,也没有任何要谈话的意思。
  
  但他还是召见了张玉音女学士,这个女人曾经帮过沈浪好几次,甚至还救过金卓侯爵的性命。
  
  “行了,你别说了,我投降……”结果沈浪还没有开口,张玉音就举起了双手。
  
  呃?张玉音女士,你的意志力是不是太薄弱了啊,我又不可能对你动刑?打针都不会的。
  
  张玉音此时沐浴更衣,连头发都烫过了,显得容光焕发。
  
  “其实你身份揭露之后,我在天涯海阁的日子已经很难过了。”张玉音道:“我遭受了十几次的秘密调查,还被天涯海阁的术士用药物审讯,也幸亏我和你没有什么真的奸情,否则我尸体都烂了,说来要多亏祝红雪,我做过他一年的老师,他开口保下了我。”
  
  沈浪道:“可是我听说你在天涯海阁内还是跋扈无双的啊。”
  
  张玉音道:“天涯海阁大图书馆和天涯海阁是不一样的,我们只是做理论研究的,看似清贵,其实狗屁权力都没有,命运全部掌握在别人手中。”
  
  沈浪道:“你真投降?”
  
  张玉音道:“当然,不信我证明给看?”
  
  然后,她直接就要撩起裙子。
  
  沈浪一愕,你,你和张春华是亲戚吧?两人都这么狂野?
  
  “怎么?做上大乾帝主看不上我们这种女人了,我今年才二十九岁啊。”张玉音道。
  
  沈浪一愕,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六七年前她就说自己二十九岁了?
  
  “行,我知道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张玉音道:“你也知道,我们是做基础理论研究的。所以整个大图书馆里面都是基础理论的典籍,还有一些武道秘籍。唉,你现在知道那些武道秘籍有多不值钱了吧?第一代剑王丘巨费尽十几年时间破译了天外流星剑法,视为珍宝,离开了天涯海阁,成为一代剑王。在外面世界他成为了一个传说,但是在天涯海阁内其实连屁都不是。”
  
  几年前沈浪还感觉不到,现在是真真明白了,武道秘籍在天涯海阁真的什么都不是。
  
  “所以说呢,真正天涯海阁的核心机密,还有核心技术,我们大图书馆都不是知道的,你想想也明白,公开放在外面展示的东西都是一些什么玩意了?”张玉音道。
  
  沈浪当然知道,就如同在所有图书馆里面你都能查到爱因斯坦相对论,牛顿三大定律。但是绝对找不到核聚变电站相关研究进展,也找不到核弹小型化技术等等。
  
  “天涯海阁有三个核心部门,生命研究部门,上古能量研究部门,地质探索部门。”
  
  “听上去都很高大上,而且还充满了学术气息,但它绝对不会告诉你,第一个部门用无数活人做研究,甚至批量制造某些怪兽。”
  
  “第二个上古能量研究部门,就是制造研究上古武器装备。第三个地址探索部门是专门去探索上古废墟的,并且复杂消灭敌人,屠杀西域诸国百万人的血魂军就率属于地质探索部门。”
  
  张玉音接着道:“另外你此时最想要知道的肯定是真正的天涯海阁在哪里?这是绝密中的绝密,不是我这样的小人物能够知道的,甚至大图书馆内没有一个人知道。当然我是去过真正的天涯海阁地下城的,我被抓到那里接受调查过,不过所有相关记忆都被毁掉了,而且我被抓去的时候失去所有的知觉,但是接下来我会把所有细节都写下来交给你。”
  
  沈浪一愕,为何不直接说出来,要写出来?
  
  张玉音道:“口述没有感觉,而这些细节都比较玄乎。对了,宁寒舰队你……全灭了?”
  
  沈浪点头道:“对。”
  
  张玉音瞠目结舌,道:“这下子一来,我投降就更加没有心理障碍了。”
  
  沈浪道:“那你好好休息,告辞。”
  
  张玉音在后面道:“沈浪,记得要出轨的话,来找我啊,我今年二十九岁。”
  
  沈浪走到门口,顿时见到了一脸愤怒的张春华,她本来是要来拜访张玉音的,现在直接上前将房门关上,眼睛飞快地转动,要想办法隔绝沈浪和张玉音私下的接触。
  
  整个怒潮城中,不要脸的狐狸精有我张春华一个就够了,想要和我走一样的人设?封杀你!
  
  而沈浪离开之后,张玉音闭上眼睛去寻找那种感觉,自己被抓去天涯海阁地下城审讯的时候对周围环境的细微感觉,希望能够抓到某种灵感,进而得到突破。
  
  ……………………
  
  天涯海阁地下城内!
  
  左辞阁主正闭上眼睛,去感应剖析某一卷上古秘籍,但后一点点形成于笔下。
  
  他在画地图,而且还是那种非常玄妙的地图,几乎没有人能够看得懂的,他的这些地图不是表面的地形图,而是非常详尽的数据坐标,还不是用普通文字,任何人就算看到了就如同天书一般。
  
  万里大荒漠,万里大荒漠!
  
  之前他有两个备选,一个是万里大荒漠,另外一个就是魔鬼大三角。但魔鬼大三角已经细细探索过了,非常震撼,但是能够提供天涯海阁开发的余地并不多。
  
  世界面临剧变,首先破局的是白玉京,几百上千年就已经获得了至高无上的超脱地位,让其他势力全部望尘莫及。
  
  现在浮屠山也要走上崛起之路了,天涯海阁危险了。
  
  接下来他天涯海阁也要用百年的时间进行破局,彻底脱离这个世界秩序的禁锢,高高在上,俯瞰终生。
  
  “主人,祝红雪来了。”外面有人道。
  
  左辞阁主把上古卷轴,还有他画的这个天书一般的地图收了起来,开始泡茶。
  
  祝红雪走了进来,跪下道:“拜见老师。”
  
  左辞阁主道:“你是我带了几十年的弟子,废话我就不说了,你是姜离余孽,你是姜离打造出来的,你不是祝戎亲生的。”
  
  祝红雪面孔一颤,但是却没有说什么。
  
  左辞阁主道:“你是一个有荣誉感的人这很好,但也正因为如此,你不应该陷入狭隘的思维之中,你应该有更加崇高的理想。我们天涯海阁的百年计划就要开启了,你还沉迷于所谓的血脉渊源?我都不在乎你是姜离余孽,你自己又在乎什么?”
  
  祝红雪胡须已经长出了几寸,眼窝深陷,面对左辞的质问,他依旧无话可答。
  
  “沈浪是姜离的儿子,你莫非还想要去效忠他吗?”左辞问道。
  
  祝红雪一愕,然后摇了摇头。
  
  左辞道:“你就算想要效忠他也没有了,宁寒的毁灭舰队已经去攻打怒潮城了,他和他的大乾王朝都完了,直接灰飞烟灭了,这一页翻过去了,我们接下来的重心在西域,在万里大荒漠,我们已经投入了天文数字的力量。你给我好好振作起来,那边还需要你,明白吗?”
  
  祝红雪依旧陷入某种沮丧。
  
  左辞上前,用巴掌轻轻拍打祝红雪,怒道:“给我清醒一点,沈浪已经死了,大乾王朝也灭了,姜离就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东西也灰飞烟灭了,你作为幸存者,应该感觉到庆幸,应该有更高的志向。”
  
  然后,他拿过一杯茶,直接朝着祝红雪嘴里喂下。
  
  “去,把胡须头发给我刮了,你第一美男子的气质哪里去了?”左辞拍了一下祝红雪的下巴,然后把他推了出去。
  
  接下来,左辞摇头叹息道:“沈浪啊,你耽误我多少事情啊,灭了你整个世界都清静许多了。”
  
  而就在此时,外面有一个身影狂奔而入,甚至没有敲门,直接冲了进来。
  
  “叔父……”一个青年满脸苍白步入。
  
  “怎么了?惹祸被宁寒驱逐回来了?都说你不要招惹她,她终身不嫁的。”左辞道。
  
  此人是左辛,左辞的一个侄子,他算是宁寒毁灭舰队的监军,平时存在感很弱的,但私下权力很大,能够监视任何人,直接汇报左辞。
  
  不过整个过程中,他几乎都没有露面,而且也穿着特质的上古铠甲,显得非常低调。
  
  “叔父,我们输了,全军覆灭。”左辛道。
  
  这话一出,左辞阁主浑身一颤,手中的茶壶直接灰飞烟灭,连里面的茶水都沸腾为雾气。
  
  输了?怎么可能?
  
  这一战是狮子杀兔,雷霆之势的秒杀,怎么可能会输?
  
  这支毁灭舰队强大到可以灭沈浪十次,一百次了吧,怎么可能会输?
  
  他左辞这辈子经历的事情很多很多,但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么惊骇过。
  
  上一次这么骇然,应该是听到姜离暴毙的消息。
  
  这两次听上去都显得那么荒谬绝伦啊。
  
  “左辛啊,沈浪动用了一种战略级大杀器,隔着二三百里发射,仅仅一发,我们的无敌舰队就全军覆灭。”
  
  “我……我用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那种武器的恐怖之处,它爆炸的光芒比太阳还要亮无数倍,爆炸中心的所有东西就好像瞬间蒸发了一般。”
  
  “我们纵横几十里的舰队,瞬间就被毁灭了。哪怕最外沿的舰队,也被可怕的风暴吹翻了,还有我们那艘上古巨舰的表面,直接融化扭曲了。”
  
  “叔父,我做梦都不会没有想过这一幕,但是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忘记的。”
  
  左辞阁主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想要倒一杯茶,结果发现茶壶没了。
  
  “龙之悔,龙之悔……”左辞阁主道:“上古战略武器龙之悔,他怎么得到的啊?他为何会有权限啊?有多少人穷尽了一生,耗费了无数的生命,都无法开启龙之悔啊。”
  
  左辛颤抖道:“叔父,接下来怎么办?我觉得这种毁灭性大杀器,沈浪肯定只有一支,不会再有第二支了。”
  
  而就在此时,外面有一个人狂奔而来,但没有冲进房间,而是在外面颤声道:“主人,沈浪在海面隔着几十里发射了可怕的杀器,将我们在天南行省的天涯海阁建筑群夷为平地。”
  
  顿时,左辞阁主面孔又一阵抽搐。
  
  然后,他拿出了一份沈浪的国书,再一次念道:“任何进入大乾王朝领土的军队,将遭受到毁灭性打击,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去,勿谓言之不预。”
  
  之前他还说这个国书太白了,太浮夸了,完全是一个笑话,而现在却变成了沉甸甸的事实,仿佛每一个字都重达千钧。
  
  “阁主?怎么办?怎么办?”
  
  “阁主,我们还有军队,我们还有秘密军团,还有强大的上古装备,我们还有很多宗师级强者,我们这就出兵,去灭掉怒潮城,去把沈浪碎尸万段。”
  
  “对,我们在地下城还有军队,还有许多强大的装备,我们在西域还有军队,在万里大荒漠还有最强大的武道军团,全部调过来,灭掉沈浪!”
  
  左辞阁主闭上了眼睛,此生从未如此之痛啊。
  
  整个内心就仿佛要潮涌而起,全身的血液就仿佛要撕开血管迸射出来。
  
  他可是天涯海阁之主啊,六大超脱领袖之一,如今竟然遭遇这样的惨败?如此之耻辱?
  
  整个毁灭舰队都被摧毁了,甚至表面上的那个天涯海阁也被彻底抹去。
  
  这个时候,我左辞应该吐血了吧。
  
  “呼……”左辞阁主长长呼了一口气,然后将沈浪这份诏书揣进了怀里,朝着外面走去。
  
  “准备雪雕。”
  
  “是,主人您打算去哪里?炎京吗?”
  
  左辞阁主道:“不,我去会一会沈浪!”
  
  ………………
  
  注:昨天睡眠炸了,靠咖啡和浓茶撑着。兄弟们还有月票吗?给我吧!
  
  推荐《秘巫之主》,主角是女巫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