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胆大包天 > 第760章 对着这个天!对着这个地!收了!

第760章 对着这个天!对着这个地!收了!

阿门斯酒庄,这是离莫安酒庄最近的李均买下的酒庄。
  
  这个酒庄面积是十六公顷,面积在波尔多酒庄现在算是中等名气的。
  
  种植着三种葡萄:美乐,赤霞珠,品丽珠。
  
  进入阿门斯酒庄庄园后,庄园的雇员正在给葡萄藤蔬叶,使得葡萄获得更充足的光照。
  
  李均自然不知道,这些葡萄种植的学问。
  
  “马克,这把叶子摘了干嘛?”
  
  马克他是阿门斯酒庄的园区管理者,他继续供职于这个多年供职的园区。
  
  林纪颖也是疑惑的模样。
  
  “庄主,还有美丽的林女士,现在我们蔬叶,是为了让葡萄获得更多的关照,同时观察葡萄和品尝葡萄,来确认每个葡萄藤的采摘期,从而确保每棵葡萄树上的葡萄达到最佳的成熟状态。”
  
  “原来是这样。”
  
  李均心里感叹,难怪法国人能将红酒做得举世闻名,他们是在细节下功夫得狠呀!
  
  ……
  
  接着二人又是参观了阿门斯酒庄的酒窖。
  
  “马克,我虽然喜欢葡萄酒,但是对于葡萄酒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比如,葡萄瓶装酒为什么和别的酒摆放不一样都是横着放啊?”
  
  此时林纪颖却是嘻嘻地道“马克,这个让我来说。”
  
  “你知道?”
  
  李均看着丫头片子问道。
  
  “哼哼,当然,我觉得我比你懂葡萄酒肯定要多得多。”
  
  “那我听听这个横着放是怎么一个说法。”
  
  “好吧,听好了诺,有陈年潜力,适合收藏的葡萄酒一定要这样躺着放,尤其是带橡木塞处于关闭状态的葡萄酒,因为这样橡木塞就可以和酒液接触,保持湿润和封闭性,因为如果橡木塞变干,空气就会进入酒中,这对葡萄酒具有很大的破坏性。”
  
  “呵呵,这是个物理问题,我居然一时间没想到,不过看来,我将葡萄酒庄园准备交给你手上,这是对的了。”
  
  害羞。
  
  “那我可不客气了。我帮你照看这些宝贝,工资都不用发了,让我免费品尝一辈子红葡萄酒就好了。”
  
  林纪颖大大咧咧地说道。
  
  “尽情的品尝,在这些葡萄酒庄园,你都是女主人!”
  
  林纪颖前世今生的共同梦想,在法兰西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葡萄酒庄园。
  
  现在,她不仅实现了梦想,还一下子有了六座葡萄酒庄园。
  
  除了莫安酒庄,阿门斯酒庄,接着他们又去了皇家鲁塞尔酒庄,贝利酒庄,卡比丹酒庄。
  
  走了五个庄园的流程,李均和林纪颖到了最后一个酒庄,白马酒庄。
  
  白马酒庄虽然在人们的眼里之前都是养马,但是庄园早已经没有养马了,而是种植了葡萄树,不然后世也不会白马酒崛起了。
  
  其葡萄树藤一些跟飞马庄一样古老。
  
  只不过现在因为很多人纠结于其前身是养马的,在讲究酒文化的法国上流人士眼里那就是落了下乘,所以这么好的酒庄,虽然真实价值报价那么高,也没有人前来白马庄询价,法国人直接否定掉了。
  
  但是李均不一样,法国人觉得的文化历史,只是前面的文化历史而已,他们不知道白马装后面的文化历史,他们注定错过这个会从上万酒庄里脱颖而出来的酒庄。
  
  波尔多地区近万家葡萄酒庄,白马酒庄脱颖而出是它的酒品,真是确实的好,是完全的硬核,而文化,只要法国重新满足发展需要,增加名庄数目,现在只是五个名庄,增加三个,成为八大名庄那就是文化。
  
  白马庄园。
  
  红酒,葡萄酒庄,蓝天。
  
  “这天真蓝得漂亮,在华夏温洲好像从来见不到这样的蓝天。”
  
  李均感叹道,
  
  “法国是海洋性气候国家,经常都是天空如洗,一片湛蓝,清风徐徐,白云悠悠,让人心情说不出的愉悦,这或许是我喜欢法国的葡萄酒外的第二点吧。”
  
  三十年葡萄树藤下。
  
  李均将从飞卓酒庄那买来的1942年封存的五十年葡萄酒拿出来了,因为它就放在离得最近的白马酒庄酒窖里。
  
  那个拆开的橡木桶,其他的酒已经装瓶了,储存在酒窖里。
  
  那个没拆开的橡木桶更是白马庄以后镇庄的宝贝。
  
  “这是五十年份的红酒?”
  
  李均点头。
  
  “五十年份,这可是宝贝!”
  
  市场上最多的葡萄酒是一两年份的,然后是三年份,十年份就少了,而且很贵,二十年份的就是普通人喝不起了,三十年份更是土豪才能喝的,五十年份的红酒那都不是喝的,是珍藏的宝贝……
  
  “李均,你怎么就开了酒瓶给我。”
  
  林纪颖感动得泪光闪闪。
  
  她要是知道是五十年份的绝对不会让李均开瓶,那是宝贝,但是李均直接就是开了……
  
  在白马庄喝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喝五十年老酒。
  
  “我李均”
  
  “我林纪颖。”
  
  “对着这个天!”
  
  “对着这个地!”
  
  李均道:“下一句干嘛?”
  
  林纪颖“发誓。”
  
  李均“你先来。”
  
  林纪颖“不做爱哭鼻子的傻瓜,做幸福的女王”
  
  林纪颖“这台词是不是有点土。”
  
  “不会,不会。很好,来,我给你倒酒。“
  
  “干杯!”
  
  “接着你来。”
  
  “我李均。”
  
  “我林纪颖”
  
  “对着这个天!”
  
  “对着这个地!”
  
  李均“林纪颖以后,永远都是我的女人,你愿意吗?”
  
  “我愿意!”
  
  “干杯。”
  
  白马酒庄。
  
  微醺。
  
  两人下午回到香榭尔大街的酒店。
  
  林纪颖的美,让李均再也抗拒不了,他忍受了好久了。
  
  回到酒店,他不愿意再忍了。
  
  闻着林纪颖身上的香味,他第一次很主动地抱着她,然后寻找林纪颖的嘴唇。
  
  可姑娘躲开了。
  
  她似乎更喜欢主动。
  
  林纪颖调皮地亲了一下,抬一下头,然后去亲李均的嘴唇。
  
  这些李均爆发了。
  
  狂野地亲吻着。
  
  加上红酒的后劲来了,他感觉浑身像是着了火一般。
  
  两只手不规矩了,准备脱她的衣服。
  
  但,林纪颖坏笑地跑开了,然后说道“今天跑了一天了,先洗个澡。”
  
  “……”
  
  冷半暖秋天,熨帖在你身边,静静看着流光飞舞,那风中一片片红叶,惹心中一片绵绵,半醉半醒之间,再忍笑眼千千,就让我像云中飘雪,用冰清轻轻吻人脸,带出一波一浪的缠绵,留人间多少爱,迎浮生千重变,跟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像柳丝像春风,伴着你过春天,就让你埋首烟波里,放出心中一切狂热,抱一身春雨绵绵……
  
  人生之乐。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