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捡漏 > 2409 别演戏了

2409 别演戏了

金锋冷冷说道:“我要拆了他,那是因为你们夏家的基业都被你败光了!”
  
  “都——被你这个败家子给败光败尽了!”
  
  夏玉周一把抄起自己父亲的紫金雷竹,腾的下站起来冲着金锋嘶声大叫:“这都是你逼的!”
  
  “这些年不是你苦苦相逼,我,能卖我的宅子?我能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我他妈现在连狗都不如了!”
  
  “我夏家上下,活得连狗都不如了!”
  
  夏鼎雷竹的出现让这场会谈突发爆发出来。
  
  夏玉周的声音凄厉中带着悲愤和憋屈,带着对金锋的无尽愤恨。灰蒙蒙的眼睛中充满了暴虐和不甘。
  
  “你口口三声说你对我们夏家仁至义尽,声声口口指责是我把夏家带没了,你他妈——”
  
  “金锋。你他妈就没半点责任嘛?”
  
  夏玉周紧紧的逮着紫金雷竹手杖,满是老人斑的双手青筋根根毕露,狰狞道道。
  
  他的声音更是尖锐得发抖,如同最悲号的北风。
  
  “我做什么你都拦着我。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他妈的跟我作对。”
  
  “这些年若不是你苦苦相逼,我夏家能沦落到这种地步吗?”
  
  “不是你苦苦相逼,我能卖我的老宅子吗?”
  
  金锋双手捏着真皮做的轮椅扶手,目眦尽裂,厉声大叫:“老子逼你什么了?”
  
  “老子逼你去盗墓了吗?”
  
  金锋的怒吼如雷霆音爆漫卷开去,秋风狂起,径自将飘落的树叶倒卷飞了出去。
  
  “老子逼你去走私盗卖国宝了吗?”
  
  “你他妈这个狗逼!”
  
  “你他妈把你夏家的脸都丢光丢尽了!”
  
  金锋凄厉变形的声音在书院的上空撕裂的回荡,夏天行和柴凤军顿时吓得面如土色,呆呆傻傻的看着金锋,脑袋轰然炸开。
  
  夏玉周呆了呆,面色瞬息万变,愤怒的叫道:“我没有!”
  
  “你少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
  
  “我来问你。闫海喜两兄弟走私文物,你有没有参与?”
  
  夏玉周身子一震,大声叫道:“我没有!”
  
  “那件案子早就结了。都是王振虎他们干的。跟我没关系。”
  
  夏玉周的声音严重变异走样,神情面容变得极为狰狞。
  
  金锋牙关一错厉声叫道:“天楚省的那尊人面大鼎是不是你拿的?”
  
  “骷髅婴戏图是不是你切一半留一半了?”
  
  此话一出,柴凤军跟夏天行顿时抬起头来露出绝不可能的目光。
  
  夏玉周猛然转过头来,眼瞳收缩到最紧,厉声尖叫:“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金锋冷冷说道:“骷髅婴戏图老子在港岛买的。老子当着罗挺的面烧了。”
  
  “人面大鼎从天楚省送上飞机都是真的,下了飞机就变假的了。”
  
  “那架飞机就是你跟许春祥押送的!你们两个一个负责越王勾践剑,一个负责人面大鼎。”
  
  “你敢说你不知道!”
  
  夏玉周紧紧的捏着手杖,急促的喘着粗气,老脸涨得通红尖声大叫:“我跟这事没关系。都是王振虎干的!”
  
  “你他妈别冤枉老子!”
  
  “老子清清白白……”
  
  “你他妈清白个你妈逼!”
  
  金锋暴怒出口,唾沫飞溅:“王振虎鲍国星他们把什么都招了。叶布依那里连你跟闫海喜在佛国的录像都搞到了。”
  
  “你他妈还在这里狡辩。”
  
  此话一出,夏玉周身子勃然剧震,惊恐万状的看着金锋,却是在下一秒的时候坚决矢口否认。
  
  不但如此,夏玉周还冲着金锋咆哮出口:“你把叶布依叫过来,你有本事把叶布依叫过来,老子跟他当面对质。”
  
  金锋怔了怔,面色变得极为难看,抬臂一指对着外面,颤声叫道:“他就在外面。”
  
  “他就在外面!”
  
  “我马上叫他进来跟你对质,你敢摸着你的良心说人面大鼎不是你监守自盗的?”
  
  “除了叶布依,还有白彦军、还有楼建荣王晙芃,还有曾天天和曾培培,还有李晓东……”
  
  “他们都在外面!”
  
  “等着你自己出去自首!”
  
  自首两个字一出来,夏玉周身子顿时一个哆嗦,雷竹拐杖死死的戳着地面撑着自己,两张嘴皮不住的哆嗦,颤声叫道。
  
  “我去自首?”
  
  “我他妈……凭什么要去自首?”
  
  “我他妈做错了什么?”
  
  夏玉周这时候的话音已经矮了整整的八度,带着明显的心虚。
  
  金锋冷笑出来,直直看着夏玉周,眼神里径自多了说不出的味道。
  
  有可怜又有可恨,还有深深的无奈和可笑。
  
  “你做错了什么?”
  
  “你把天杀两个顶级特勤搞得死不瞑目,你把王晙芃的女儿搞成重伤……”
  
  “你把楼建荣的女儿搞成植物人……”
  
  “你把老战神搞得死于非命!”
  
  “你他妈还说你没错什么?”
  
  “你他妈这个老杂种,老畜生,老狗日的!”
  
  “天打五雷轰轰死你!”
  
  轰隆隆!
  
  噼里啪啦轰!
  
  柴凤军当即就吓得跌倒在地,夏天行浑身哆嗦不停,身子发出筛糠般的颤抖,几乎吓得半死。
  
  夏玉周喉管里发出一声怪诞的抽气声,忍不住倒退几步,一只手不住的空中乱抓,抓了好几下才把轮椅靠背抓住,颓然跌落在轮椅上。
  
  “你……你……”
  
  “你,你……”
  
  夏玉周嘴里哆哆嗦嗦的叫着你,下面的话却是怎么也叫不出口。
  
  很明显,夏玉周也被金锋这话给吓着了。
  
  他的脸上露出来的是惊恐和不信,还有眼瞳中最深处隐藏的恐惧。
  
  在夏玉周的心头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这么隐蔽的事情,怎么可能泄露出去?
  
  “不。不,不……“
  
  “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看着夏玉周那幅到死都还在强撑狡辩的样子,金锋心头浮现出一抹深深的悲戚,轻声说道:“那个司机没死。”
  
  “他把什么都招了。”
  
  “就是你干的。”
  
  “就是你——”
  
  “指使人搞出了永定河大案。”
  
  “就是你,指使人刺杀老战神!”
  
  金锋手臂探出一把揪住夏玉周的手臂狠狠掐着,痛骂出口:“你这个猪狗不如的老王八老糊涂!”
  
  “这种事你都干得出来!”
  
  “这种事你都敢干呐!”
  
  夏玉周慌了神,扭转头冲着金锋大叫:“我没干!你他妈别想打老子的炸胡。”
  
  金锋狠狠推了夏玉周一把,痛骂出口:“到现在你他妈还想死撑。你扛得住吗?”
  
  “楼建荣将来的成就无可限量。楼乐语是他楼家唯一的种!”
  
  “王晙芃王家体量有多大你难道不知道?”
  
  “要不是老子,你他妈早就变王家楼家的报复横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夏玉周面色顿变,却是在一秒之后冲着金锋大声叫道:“我没有!”
  
  “你他妈少冤枉老子。”
  
  “我夏玉周再糊涂也不会干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
  
  “我夏玉周根正苗红,我,我从小就受组织栽培教育……我对云龙首长只有……”
  
  “我以我的信仰和忠诚担保……”
  
  金锋脑袋靠在靠背上,痛苦的闭上眼睛,脸上露出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神色,面容扭曲五官挤在一起。
  
  长长一叹之后,金锋轻声说道:“你没干?那你叫夏天行去找黄薇静的骨灰做什么?”
  
  此话一出,夏天行瞬息间冷汗爆冒出来,额头上的汗水涔涔的往下淌。
  
  夏玉周滔滔不绝的自卖自夸和坚定无比的信誓旦旦顿时戛然而止,猛地下倒抽了一口冷气,转过头去直直的看着金锋。
  
  金锋闭着眼睛静静说道:“凌晨两点半,夏天行去火葬场找黄薇静的骨灰。”
  
  “他的确够大胆。”
  
  “但他却没发现,他周围……全是特科的人和摄像头。”
  
  顿了顿,金锋指着地上的夏天行叫道:“他的手机被人黑了。你跟他的谈话,全都被特科看得清清楚楚。”
  
  “全,都被白彦军楼建荣王晙芃他们看得一清二楚!”
  
  “包括你,包括你们夏家所有人,这两天的电话都被黑了!”
  
  “你他妈这个老畜生还在这里我跟我演戏!”
  
  “你他妈的完了!”
  
  夏玉周脑子一片空白,双目呆滞,浑身僵硬,完全变成了一个冰冻的冰雕,再无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