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捡漏 > 1617 你叫什么名字

1617 你叫什么名字

他们涉及从国内制造各种假的名牌皮带皮包以及香水非法走私到第一帝国以次充好,摆在各个名牌商店售卖,赚取天价的暴利。
  
  那一次查货的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批次,还有大量的东西没被查到。
  
  一些新款式的包包进入到名牌店或者二手名牌店,老款的做工不太过关的,就流落到这些摊贩手里当做品牌卖。
  
  离开了这位神州同胞,金锋继续往前走。
  
  除了这些卖二手名牌的,还有不少卖二手腕表的。
  
  毫无疑问,这些二手腕表同样也是牌子货,同样也是山寨高仿。
  
  神州山寨的腕表在很多国家泛滥成灾,有时候连一些典当行的老鸟都得打眼。
  
  很多国内的富豪们出国就喜欢买奢侈品,往往一买就是一大堆,却是从来没想到过,自己在国外品牌店购买的这些几十上百万的奢侈品,竟然就是从国内出去的。
  
  再过去就是一些卖古董首饰的,这些倒很有看点,金锋在这些摊位上流连的时间最久。
  
  在这里,金锋也见到了第一帝国主产的碧玺、钻石、绿松石和玛瑙、石榴石以及其他一些彩色宝石。
  
  第一帝国出产的碧玺和石榴石都是高货,在当年颇受慈禧的喜欢。
  
  她下葬时候棺材里脚边放着的就是那对传说重的翡翠西瓜。
  
  也就是碧玺做的。
  
  这是慈禧最爱的一对宝贝,
  
  李莲英及其侄子合作的《爱月轩笔记》中记载,两只翡翠西瓜,当时每只估价最少220万两白银,也就是400多万白银。
  
  折合现在的购买力,至少也要六亿人民币。
  
  这对翡翠西瓜其中一个被孙殿英送给了当时的行政院长宋子文。后者移民第一帝国后,翡翠西瓜也带到了这里,最后卖给了一个富豪。
  
  另外一只则下落不明。
  
  碧玺也叫作电气石,颜色有很多种,非常的好看,深绿色的碧玺跟帝王绿的翡翠有得一比。
  
  两边十几个摊位上摆着的全是各种宝石做的老首饰,驻足在这些摊位上的人还不少。
  
  钻石、石榴石和黑曜石之类的金锋并没有细看,主要看的是绿松石和玛瑙。
  
  世界绿松石的主产地一个是神州天楚省,另一个就是第一帝国的亚利桑那。
  
  这个古老的矿区他有个非常美丽的名字,叫做睡美人。
  
  睡美人矿区的绿松石天空蓝或深蓝色,且质地细腻坚硬。
  
  高瓷、高蓝、无铁线,秒出神州一大截。
  
  早先出产的绿松石是第一帝国珠宝的首选,但后来因为绿松石要变色的原因就被嫌弃了。
  
  这是绿松石的通病,因为他的质地并不高。
  
  直到后来第一帝国出了一个叫做扎克里的人发明了电镀法,将这些绿松石优化处理,达到了永不变色的程度。
  
  这种发明是扎克里的专利,到现在也没人寻摸出来。
  
  电镀优化处理方法一般用在中高档的绿松石上面,经过这个方法做出来的绿松石简直堪称完美无瑕。
  
  在国内有很多这种高级货,价格卖得很高,备受高端玩家喜爱。
  
  但这种进口的高货,国内的鉴定机构一般不出具证书。
  
  停留了一会,金锋选了一串满镶嵌绿松石的项链。
  
  项链的形状像一片盛开的蓝色的叶子,摆在白色的丝绸上看起来非常的漂亮。
  
  从大到小共计六十六颗松石蛋面颗颗莹润饱满,十八k金的包金,旁边还镶嵌着几百颗的细细的钻石。
  
  这是妥妥的老首饰老物件了。
  
  金锋看上的也是她的年代,还有那六十六颗近乎完美一致的色彩。
  
  价格虽然有些高,但绝对是捡漏。
  
  在这些旧货市场那是绝对的不收现金的,不管你买多少的货都得现金支付。
  
  金锋的现金并不够,只能先给了一百刀郎作为定金,转出市场去银行取现金。
  
  在第一帝国就这么点坏处。atm一天最高的限额竟然只有可怜的一千刀郎,而且还是那种等级比较高的客户才能享受。
  
  一般的银行卡每天的限额更是低得令人发指。
  
  要想取多一点现金只有到银行去排队。
  
  转出市场到了最近的一家摩根大通银行,钻石黑卡一亮相立刻受到了贵宾级的待遇。
  
  一次性提了一百万刀郎巨款出来,大客户经理还殷切的询问金锋需不需要保安服务。
  
  像在第一帝国银行,你要是想取巨额现金的话必须提前预约,而且还得说明取款的用途。
  
  不过对于金锋这样的大客户来说,这些约束和制约根本不在话下。
  
  拎着大包包出来,返回旧货市场,给钱拿货走人。
  
  没走两步,金锋就被人给拦了下来。
  
  拦住自己的是一个半大的小孩,黑发黄肤,看样子也就是十来岁的样子。
  
  小孩的个头还不低,都冒过了金锋的肩膀,稚气的脸上带着几许的老成,灵动的眼睛里面闪动出来的、是与之年龄极不相称的世故。
  
  “你是神州人吗?”
  
  “我也是。我有好东西,你要吗?”
  
  小男孩开门见山的话让金锋微微一动,眼皮一开一阖便自将小男孩打量个遍,淡淡说道:“什么好东西?”
  
  小男孩似乎注意到金锋在看自己的鞋子,眼神有些怯懦,却是在两秒后低低说道:“我有一个瓷器,下面写着康熙年制。”
  
  边说,小男孩还边向金锋比划着那瓷器的模样。
  
  金锋的笑意更浓了一些,冲着小男孩问了两个问题,小男孩却是支支吾吾的随便比划几下就算是应付了金锋。
  
  “就只有一件瓷器吗?”
  
  “一件我可不看。”
  
  小男孩当即就挺起胸膛说道:“当然不止一件……还有好几件呢。”
  
  “不过全都在我的……仓库里。”
  
  “你得跟我过去才能看到货。”
  
  说这话的时候,小男孩抬头看了看金锋的眼神,一脸真诚的说道:“相信我。我也是神州人,我不会骗你。”
  
  “东西都是真东西,你买了绝对不会亏。”
  
  金锋笑了笑点点头:“那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
  
  小男孩怔了怔,勇敢的说道:“我叫曹家昆!”
  
  “我老家是神州天粤省的。”
  
  说着,小男孩嘴里飙出一连串的流利的粤语出来,很是地道。
  
  金锋又复点点头,足足看了曹家昆三秒,大声说道:“好。”
  
  “我看看你的货。”
  
  曹家昆身子一震,露出一抹喜色,急忙带着金锋出了市场,左拐右拐,穿过一处高架桥,到了一个叫不出名字来的小树林。
  
  看到这地方,金锋竟然有些恍惚。
  
  小树林的旁边就是哈德逊河,午后的阳光透过稀稀疏疏的树林打下来,在地上泛起千奇百怪的斑点,给人一种极度凄凉的感觉。
  
  每个地方就算是天堂也有贫民窟,哪怕这里是富甲天下的地狱之城。
  
  小树林中,一辆破旧不堪的的房车有气无力的停在那里,浑身斑驳,锈蚀严重,仔细一看连轮胎都已经没了。
  
  房车左边的支着一张烂得不成样的桌子,两颗歪脖子树上横拉着一块帐篷布。
  
  旁边还有一个煤气罐子,连着一口锅,这是金锋眼睛里唯一的生机。
  
  曹家昆到了这里的时候,脚步明显的放缓,一路小跑的气喘吁吁让他的脸上满是汗水。
  
  冲着金锋说了一声等着,曹家昆开了房车门进去。
  
  房车里似乎还住着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很轻很吃力,似乎病得很重。
  
  曹家昆低低的细语着,一阵捣鼓翻腾后,捧出来了一个大家伙。
  
  这是一个两尺多高的广彩大瓶子,个头足够大,器身堆满了五颜六色的各种颜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