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捡漏 > 0626 夜闯凶宅
90d715ae8d8fea68109aee9a0ba7c3a3小÷说◎网】,♂小÷说◎网】,
  
  埋水雷这种勾当出来的时候正是神州收藏大火之际,很多老板上当,吃了大亏。
  
  做这种勾当的一般就只做一笔。
  
  一笔就能吃饱。
  
  吃了亏的老板起初还把赝品当真品藏着掖着,后来请高手一看,假货。
  
  到了这时候再去追查凶手,却是人都找不着了。
  
  听见金锋说出埋地雷来,老村长跟丰校长都灿灿笑了起来。
  
  “金老板果然是行家。不过你忘了,咱们这里那座鬼宅子以前可是大户人家。”
  
  “关中女首富的大掌柜退休以后就住在那座宅子里边。土改的时候,我爹就是队长。”
  
  金锋嗯了一声,醉醺醺的说道:“你爹是队长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
  
  老村长笑眯着眼睛:“土改**,他们家的东西全都被分了。”
  
  “而我们家分得最多。”
  
  “这些东西,我们家卖了不少,也留了不少。”
  
  金锋嘴里嚼着拌黄瓜,抽着冷笑:“行。信你们一回,看看去吧。”
  
  说是埋土里的,其实就在窑洞里废弃的水窖里边。
  
  现在的生活条件好了很多,水窖也没了用处。
  
  八米的水窖早已被填到了三米,入口也被扩宽。
  
  丰校长下去没半响弄上了一大堆东西,大都都是青铜器。
  
  青铜器都是民国初年的赝品。
  
  这些东西虽然也叫古董,但价值却是差了天远。
  
  这些东西金锋只是随眼一扫就知道了答案,但戏肯定要做足。
  
  蹲在地上,装作醉眼迷离的样子,一件一件的看着。看上的不住叫好,看不上的直接放一边去。
  
  青铜器是民国赝品,但不代表其他东西是假的。
  
  当一个青花碗拿上来的时候,金锋握着青花碗,拇指贴着外壁,四指贴着内壁,轻轻用力,从底部往上收到沿口。
  
  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
  
  意外之喜,天大的惊喜。
  
  再翻过碗看了看圈足的戳印,嘴里哟嗬叫出声来。
  
  “大明宣德年制。”
  
  “这碗有点意思啊,官仿官。还不错。”
  
  丰校长从水窖里出来,灰头土脸笑着问金锋什么是官仿官。
  
  金锋解释过后,丰校长哦哦点头:“乾隆仿宣德啊,那值钱不?”
  
  “七八万十来万吧。不过,我收肯定要便宜。我怕你们找后账。”
  
  听到这个数字,两个人眼睛里一团火热,赶紧给金锋保证不找后账。
  
  当下金锋点了几样赝品出来加这个宣德碗,三个人扯了半天,最终三碗酒碰在一起。
  
  成交!
  
  金锋把包包里的钱全部丢了出来,让老村长跟丰校长当场就打起了哆嗦。
  
  交易完成,三个人都得偿所愿,金锋借着酒醉先回窑洞睡觉。
  
  老村长跟丰校长在几分钟内分完了脏迅速散去。
  
  山村静夜,静谧如斯。
  
  金锋拎着三十多万现金换来的东西进了窑洞倒头就睡。
  
  旁边的床上躺着梅格莉娅,正紧紧的脚心扣着扣下,睁着眼睛偷偷的看着金锋。
  
  整个身子都绷直了的梅格莉娅轻轻的咬着唇,心跳都已经停止。
  
  心中想着今晚要跟自己的英雄发生一点不可描述的事情,结果自己的英雄却是睡得打起了鼾。
  
  梅格莉娅幽怨的看了看金锋,嘟起了小嘴。
  
  自己可不是什么随便的女人,从小上的就是贵族女校,加上自己的特殊身份,在私生活方面非常的严苛。
  
  如果敢乱来的话,一旦曝光,那舆论的压力会非常大的。
  
  尤其自己是要做女王的人。
  
  心里胡思乱想的想着,不知不觉梅格莉娅沉沉睡了过去。
  
  几天来的担心和焦虑一旦清除,睡得非常的香。
  
  山村的夜晚,静谧的可怕。
  
  这时候,打鼾睡得像死猪一般的金锋忽然睁开眼睛,一看时间,凌晨一点四十五。
  
  悄然起身出门,背上包包一个箭步上了窑洞顶,快步飞奔融入黑暗,哪有半点酒醉的样子。
  
  目标,老宅子。
  
  这座老宅子是关中女首富周莹大掌柜的养老居所。在吴家家史的回忆录里,清楚得记载着这个大掌柜姓吴。
  
  当年周莹能把濒临破产吴家做到关中第一,吴掌柜的功劳首推第一。
  
  周莹之所以能受到慈禧接见,吴掌柜也是居功至伟。
  
  当年有一部电视剧专门拍的周莹的故事,甄嬛娘娘的主演。吴掌柜在其中也有不少的戏份。
  
  这样一位大掌柜回乡养老,那东西绝对是少不了的。
  
  而且,肯定有好东西。
  
  村子里的人本就少得可怜,老宅子荒废了多年,位置又偏,金锋可以放心大胆的找。
  
  饶是如此,金锋在夜里也没开手电,单凭微弱的星光和月光,就已足够。
  
  白天近距离观察的时候,金锋已经大致摸出了这里有可能藏东西的地方。
  
  现在直奔主题就行。
  
  能做到吴家大掌柜的位置,吴掌柜肯定有异于常人的本事。
  
  民国以后,时局混乱,很多地主土老肥都会把最贵重的东西藏在家里最隐秘的地方。
  
  吴掌柜也肯定这么干。
  
  而且金锋敢保证,吴掌柜藏东西的技术比一般的土老肥高了三倍还不止。
  
  刚刚自己买的那些青铜器就是民国时候仿制的赝品。而老村长则说这些东西都是从吴掌柜家土改时候分的。
  
  加上那一个宣德的青花大碗,足以断定,这个吴掌柜绝对是把真品给埋了起来,用赝品当真品充数。
  
  以假充真,这一招不是吴掌柜第一个用。
  
  被誉为海内三宝之一的镇国之宝毛公鼎,上过国家宝藏节目的传奇至宝。
  
  毛公鼎的出土颇为传奇,几经辗转到了最后一任主人叶恭绰手里。
  
  当年为了救自己的侄儿,叶恭绰就是叫人复制了一个假的赝品交给了日本人,把真的毛公鼎保存了下来。
  
  吴掌柜在吴家多年,见多识广,自然也会玩这手掉包计。
  
  通过跟丰校长、老村长一帮子一天的交流,金锋得知,吴家大掌柜自回来以后就没有在离开过这里。
  
  他的后人人丁不旺,土改以后没多久就病死了。
  
  土改以后这里是作为村里的仓库,也是没动过。
  
  后面的几个主人都没命格住在这里,变成了凶宅成了无主之地,也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东西,绝对肯定的还在。
  
  几个预计的地方找了以后都没发现,夹层,夹缝,前后院还有地面,包括曾经的水窖里都找个遍。
  
  金锋有些焦急。
  
  这座老宅子早已坍塌,寻找起来非常费劲,眼下已经是三点半,再找不到,天就快亮了。
  
  天一亮,就没有理由找借口留在村子里。
  
  越不是着急越不能心急。金锋点燃一支烟慢慢坐在废墟地里,半垂眼皮静静的思考着。
  
  换位思考,若自己是吴大掌柜,在那动乱的时局当中会把家里的宝贝藏在哪?
  
  金锋自信只要埋了东西在这里,绝对逃不过自己的鹰视狼顾。
  
  找不出来,发现不了,那就证明自己的思路错了。
  
  掐灭烟蒂揣进包里,金锋出了老宅,开始在外寻找。
  
  正走到老宅背后的时候,金锋脚下一滞,目光投射到五米外的一处小小的小土包上。
  
  小土包还没一米高,方圆也就剩下了两平米不到,周围都是杂草丛生,而小土包却是孤零零的掩映在杂草堆里,显得那么的突兀。
  
  走近一看,金锋眯起了眼睛。
  
  在小土包的前面还残留着十几块残碎的小青砖,长满了青苔。
  
  这个小土包应该是一个老坟,看青砖的样式至少也得有百年以上了。
  
  在百年前,能用得起青砖砌坟的,那绝对的是大户人家没得跑。
  
  岁月的侵蚀,人为的破坏,让昔日高大的青砖大坟变成现如今的残缺不全,只剩下了一堆小土包还在诉说曾经的辉煌。
  
  蹲在小土包边上,抓起一把土包上的一把泥巴搓了一下。
  
  取出匕首杀入土包之中搅了几下拿出来,看了看覆盖在匕首上的泥土渣,已是神色大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