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捡漏 > 0605 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
90d715ae8d8fea68109aee9a0ba7c3a3小÷说◎网】,♂小÷说◎网】,
  
  曾子墨五内俱焚,第一次感到如此的绝望,厉声大叫:“回去玩你妈。
  
  “给我滚。”
  
  马小洪几个人更加的放肆,嘎嘎大笑,指着曾子墨叫道。
  
  “就玩你这个小妈,哈哈哈……”
  
  “把你玩到死。”
  
  说着,一帮子慢慢的逼了上来。
  
  曾子墨胸口急速的起伏,知道今晚绝对跑不了了。
  
  心一横,脸上露出一抹决然,没有丝毫的犹豫。
  
  破碎的酒**反手对准自己的玉脸,紧紧的抿着嘴,冷冷的看着马小洪,当即就要狠狠的划拉下去。
  
  “曾子墨!”
  
  “别动!”
  
  忽然间,一声沉沉的叫喊传入曾子墨的耳畔,如同惊雷。
  
  乍然听见这声叫喊,曾子墨睁开眼来,只见着一个男子站在总台左侧看着自己。
  
  那是金锋!
  
  金锋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焦急,眼神中那一抹的关切让曾子墨浑身一抖。
  
  顷刻之间,心里的委屈和无尽的羞辱一下子发泄出来。
  
  双眸眨动泪水夺目而出,凄美绝伦。
  
  “金锋。你来了!”
  
  说到此处,曾子墨手不停抖着,内心的恐惧和害怕在这一刻全数消失不见。
  
  有这个男人在,那就什么事都会没事。
  
  忽然间,曾子墨软了下来,急声叫道:“金先生……你快去救歆歆,她被人掠走了。”
  
  “在贵宾厅。”
  
  金锋一听,双瞳一紧。
  
  “别管我,快去救歆歆,迟了要出事。”
  
  “求求你了。”
  
  曾子墨五内俱焚的颤声叫着,金锋紧紧的咬着牙冲着曾子墨重重一点头。
  
  抬脚疾步往上前跑。
  
  马小洪几个人冷笑不止,当即上前拦住了金锋。
  
  “小子,你妈逼敢管……”
  
  下面的话再没说出来,只听见一声惨叫,那人横飞了出去,重重在中间的大理石柱子上。
  
  这一下出手,当即就让现场的人陡然怔住了。
  
  金锋根本没给这些人机会,发疯一般的冲到了贵宾厅。一脚踹开。
  
  里面灯光昏暗,十几个男的和七八个公主在做着不堪入目的画面。
  
  在远处的沙发上,金锋看见了令自己睚眦尽裂的一幕。
  
  王晓歆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而在她的身边,一个近乎**的男子正要对王晓歆下手。
  
  “妈逼!”
  
  金锋从牙缝里嘶声叫出这两个字来,闪电一般的到了那个男人跟前,抬手揪住男人的头发往后一甩。
  
  当即就把这个人甩出两米外。
  
  俯身一把抱起王晓歆的转身就走。
  
  包间里的人这时候反应过来,捡起酒**砸向金锋,却是被金锋一脚爆踢出去,打得吐血。
  
  出了包间,还不算完。
  
  马小洪几个人早已冲了过来,见到金锋抢了王晓歆,当即大怒。
  
  “你妈逼你谁啊。敢抢木少爷的妞。”
  
  说着,上来就动手。
  
  金锋一手搂着王晓歆的纤腰,反手一巴掌拍在这个人脸上,抬脚踹飞另一个人。
  
  疾步回到总台,看见曾子墨依旧拿着就凭站在总台后面,脸色苍白,身子不住的抖着。
  
  见到曾子墨没事,金锋心中大定。
  
  搀着王晓歆进了总台,放在地上,抬头一看,顿时心痛如绞。
  
  曾子墨的鞋子跑掉,赤着双脚站着,地上是破碎的酒**渣子,脚下血流满地。
  
  “金先生……对不起……”
  
  “谢谢你能来救我们。”
  
  “谢谢。”
  
  就算到了这时候,曾子墨一如既往的叫着金锋金先生,玉脸现出一抹哀痛,紧紧的咬着唇,痛苦的移动脚步。
  
  血跟着脚步流淌出来,看得金锋心痛。
  
  金锋上前,轻轻的将曾子墨手里的**子拿到手里。
  
  手一伸,拦住了曾子墨的纤腰,横着抱了起来转身将曾子墨放在椅子上。
  
  轻声说道:“是我来晚了。”
  
  “没出事就好。”
  
  从包包里掏出药**来,抬起曾子墨的小腿,最珍贵的药粉不要钱的倒出来涂抹在曾子墨的脚心。
  
  “很快就好。”
  
  曾子墨嗯的点头,再也忍不住,仍由自己的泪水肆意狂流。
  
  金锋的手掌在自己的脚心涂抹着药粉,一阵阵酥麻温暖,这一刻,自己又回到了送仙桥时候,金锋握住自己手臂的瞬间。
  
  曾子墨情不自禁的一只手轻轻的握住金锋的的胳膊,全身都在颤栗发抖。
  
  “金锋。”
  
  药粉的作用很快发挥出来,曾子墨的脚心停止了流血,还有几块玻璃碎渣嵌在肉里,让曾子墨低低的呻吟出声。
  
  一边的王晓歆衣衫凌乱,却是睡得正香,宛如一只娇艳的玫瑰。
  
  金锋摸出小军刀轻轻的抬着曾子墨的脚踝,蹲在曾子墨的身边,给曾子墨挑着玻璃碎渣。
  
  短裙的无限春光尽数应在金锋的眼里,曾子墨毫无顾忌,金锋也是毫不在意。
  
  “很快就好。”
  
  这时候,二十来个人冲到了总台来,见到曾子墨,当即就冲了过来将整个总台围得严严实实水泄不通。
  
  这些人穿着光鲜,面容狠戾,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半响,木元武进了人堆里,到了总台前。
  
  现在的木元武捂住脑袋,脸上狰狞凶恶,冲着金锋厉声叫道:“你他妈的敢打老子。”
  
  “孙子给老子出来。老子今天要弄死你。”
  
  金锋将最后一个玻璃残渣挑了出来,再次撒上药粉,温柔的对曾子墨说道。
  
  “没事了。”
  
  “三天就好。”
  
  曾子墨轻轻点头,宛如最乖巧的小媳妇一般,轻声说道:“我小叔马上就到。王小白正在往这里赶。”
  
  这时候,木元武指着金锋大叫:“他妈的,老子在跟你说话。”
  
  “你特么耳朵聋了?”
  
  金锋恍若未闻,静静的看着曾子墨,轻声说道:“以后别再来这些地方。”
  
  曾子墨不住的点头,低垂臻首低低说道:“好。”
  
  金锋慢慢转过身来,面对木元武一帮子人。
  
  马小洪指着金锋冷笑叫道:“小子。你惹到了惹不起的人了。乖乖的跪下给木少爷磕头赔罪。”
  
  “饶你不死。”
  
  金锋脸上现出从未有过的平静,冷冷说道:“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
  
  “自己把自己的手砍下来。”
  
  脸色平静,声音却是冷若寒冰,令人禁不住呼吸一滞。
  
  木元武刚刚正要享用王晓歆这一朵绝世之花,被金锋硬生生搅了好事,还被金锋甩了出去,浑身痛得钻心。
  
  听到金锋这话,木元武狂怒大喊:“你特么算什么东西。今天老子不把你个狗日的碎成八瓣,老子就不叫木元武。”
  
  马小洪冲着金锋叫道:“听见木少爷说的没有?”
  
  “老子也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这两个妞,木少爷今晚上玩高……”
  
  金锋一咬牙,手一动。
  
  马小洪只感觉自己的脖子一痛,好像多了一个什么东西,低头一看,赫然插着一把小刀。
  
  脖子上的血就跟破了的高压水袋一把飚射而出,滋滋作响。
  
  马小洪眨眨眼,伸手一摸,看看满手的血,只感觉脑袋昏沉,朝着金锋走了两步,眼前顿时一黑,往后栽倒,再无声息。
  
  这一幕出来,在场所有人都变了颜色。
  
  木元武定眼一看,只见着马小洪的脖子动脉处插着一把小小的军刀。大动脉的血不停狂飙出来染红了地面。
  
  几个人蹲在马小洪身边,但见这种情况,惊叫出声。
  
  “马蛋死了,马蛋死了……”
  
  “木少,马蛋死了!”
  
  木元武一声凄厉的叫喊,用尽全力爆吼出声。
  
  “给老子打死他!!!”
  
  “给马蛋报仇!”
  
  身后的人一下子抽出了家伙什来,一拥而上。
  
  金锋回头看看曾子墨,轻声说道:“闭上眼睛。”
  
  说完这话,金锋抄起曾子墨打碎的酒**把子,轻轻一跃,跳出总台。
  
  迎上几个人,抬手一顶,戳进一个人的小腹。跟着一划,左手掐住另一个人的脖子,酒**把子插入这个人的眼睛。
  
  回手,上切,当面迎上两把砍刀,身子一晃,右手一动,在一个人的腕间一剌,划破这个人的静脉。
  
  左臂一抬,抗住了另一个的一刀。
  
  鲜血飞溅出来,金锋反手上扬,酒**戳进这个人嘴里,左脚飞踢将这个人打翻在地。
  
  几声凄惨的叫喊声回荡在整个大厅。
  
  金锋出手就重伤了四个人让其他人都看呆了。
  
  几个人完全不怕死再冲上去,其他的人纷纷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