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唐朝好驸马 > 第244章 一丝不对劲
罗信起身的时候,转头恰好与岩无青对上视线,岩无青对着罗信拱手抱拳,慢慢地低下了他一直高傲的头颅。
  
  罗信微微一笑,低喝一声:“走吧!都把招子放亮一点,别特么在被人捅了肚子都不知道!”
  
  “噢!”
  
  罗信这伙人的士气一下子就上去了。
  
  与罗信这批囚徒不同的是,整个行军的士气明显不高,特别是侯定文那一批人,相比行军初期,他们的情绪低落了很多,尽管每个人的警惕心较之前提高了许多,但他们的士气显然有些上不去。
  
  刘仁轨的队伍吃了一次闷亏,不可能再吃第二次,而且这一次行军速度较之前更快,终于在日出之前赶出了山林,正式踏在了齐鲁大地的平原上。
  
  这人的双脚一踏在平地上,的确会感觉舒坦很多。眼见四周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罗信不禁开口问身边的林小七:“小七,这是什么地方?”
  
  林小七去过的地方很多,罗信对北方地域没有一丁点的概念。
  
  “回旅帅,这里应该是博山一带,再西北行军半天左右,差不多就能够看到临淄县城了。”
  
  一听马上就能看到临淄县城,罗信身边这些囚徒们的情绪也变得凝重了许多。毕竟这也意味着,马上就要进行真正的战斗了。
  
  罗信并不清楚历史上李世民如何收拾李祐,李祐又抗衡了多长时间,眼下对于他和身后这一百九十多名不入流的“战场新人”而言,战争却是显得要残酷很多。
  
  从博山一带前往临淄县城基本都是平路,反而刘仁轨的大军速度却变得缓慢了许多。
  
  原本只需要半天就能走到,直到天黑才缓缓靠近临淄县城。
  
  毕竟是在本土作战,行军所过之处,对老百姓是秋毫无犯。六千多人就这分左右两翼,包围了临淄县城的西、南两面。
  
  第一天晚上,大家过得相安无事。
  
  毕竟长途跋涉而来,不可能当天就开打,可是第二天一早,刘仁轨仍旧没有下达进攻的命令,反而让他手下两名将领带着千来人到临淄县城的城墙之下骂阵,劝降。
  
  罗信所在的新军与刘仁轨的大本营相离只有不到千来米,他视线好,能够很轻易地就看到阵前景象。己方将领派了十几名嗓门大的骑兵到达阵前,对着城墙上的士兵一通大骂,然后就是侃大道理,什么要忠于大唐,忠于皇帝之类的废话。骂着骂着,那骂声就越来越难听,顺道也开始问候对方家族女性,
  
  无论是年幼的、年轻的;待嫁的、出嫁的,更加过分的是甚至连对方年老的女性都不放过。
  
  作为回应,城墙上射出数排箭雨,而那十几名骂阵的骑兵却是经验老道,在对方射箭之前就已经策马回撤。
  
  更让罗信大开眼界的是,那十几名骑兵竟然一边撤退,一边骂。那些马匹没有调转马头,而是“倒车”,不对,是“倒马”而行。
  
  罗信如同开了西洋镜,第一次见到这么奇葩的打法。
  
  不过,刘仁轨这样的动作,反而让罗信产生了一丝丝怀疑,他很是干脆地将长枪插在地面上,然后自己则是站立在长枪木柄的另外一端,半蹲着身体,用一种十分怪异的方式,看着前方。
  
  “奇怪。”这时候祁高杰突然小声说了一句。
  
  罗信转头对着身边的祁高杰问:“杰子,你是不是也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了?”
  
  祁高杰点点头:“嗯,我们长途跋涉而来,而且现在也算是渗入敌区,按理说应该尽快攻占临淄县城。一旦青州和齐州的人发现,他们肯定会第一时间增员,到时候咱们就会被齐王的人围歼。”
  
  华哲则是冷冷一笑,不作言语,显然他早已经看出了个中端倪。
  
  而罗信在看到华哲这种笑容的时候,他不由得拍了一下手,转而看向西边,赞道:“好一招声东击西!”
  
  这时候,边上的岩无青则是说了一句:“青州、莱州未必就在齐王的掌控之中,也许只是齐王的一个幌子而已。毕竟这些地方的通讯都被齐王切断,眼下谁都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越是这样,罗信对着李恪就感到愈加奇怪了,难道之前在长安的那个李恪,真的只是一个表象么?
  
  正如罗信几人所猜想的一样,刘仁轨由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一直都是他手下两名将领在如同遛狗一样地玩弄临淄县城的守军。其实对于临淄县城守军而言,他们显然也乐于看到眼前这样的景象。毕竟造反的是齐王李祐,他们下面这些人也都只是听从齐王李祐的命令而已。普通士兵更是无辜受到了牵连,他们比任何人都不希望跟
  
  大唐正规军战斗。毕竟身为县城的常规守备军,他们很清楚自己与“十二卫”的差距在哪。当天晚上,大家又睡了一个好觉,而罗信等人第二天并非睡到自然醒,他们是被大规模的喊杀声震醒的,当罗信手持长枪冲出营帐的时候,却是发现临淄县城的城墙外边已经架设了几架体型极为庞大的木
  
  制攻城云梯。
  
  喊杀声很快就停了,很多士兵甚至还未穿戴好盔甲,拿起兵刃就已经结束。
  
  不多时,罗信所在的阵营就发出了欢呼声,看样子临淄县城已经被刘仁轨给拿下了。
  
  直到这一刻,罗信才多多少少领会到什么叫战争艺术,什么叫名将。
  
  虽然他不认识刘仁轨,之前甚至没有听过这个人的名字,但无疑他是一个名将,李勣有着十分高明的识人之术,短短两天时间,刘仁轨就已经收复了两个县城。
  
  很快,大将刘仁轨就亲自领着五百精骑从县城南门策马而出,朝着罗信这方的主帅帐方向飞驰而来。
  
  接着军中就开始流传大将刘仁轨,带领五百精骑趁夜杀入章丘县城的事迹。根据传闻所言,章丘县城里其实已经有刘仁轨的内应,这内应乃是梁国公房玄龄的族人,章丘县乃是房玄龄的老家,房玄龄通过某种特殊手段与老家人联系,趁夜打开县城大门,让刘仁轨杀入县衙,将县令枭首于县衙大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