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唐朝好驸马 > 第202章 妘娘竟然是公主?
罗信低头将她嘴角的泪珠吻话,笑着说:“傻丫头,你的心思夫君当然知道,你本就是穷苦人家出生,如今又学会医术,自然是想济世救人。只是啊,你的方法不对。”
  
  “不对?”李妘娘呆呆地看着罗信。“对啊,你要知道,很多人、很多时候,都在好心办坏事。当然,你的义诊不是做坏事,但你要知道,在乡下的时候,你是一个素面朝天的小村姑,还不会说话,自然就很少有人来关注你。而现在,衣着、
  
  打扮都上去,你自身的优势也会体现出来,有句话叫红颜祸水,你在大众面前出现的频率越多,招惹是非的次数就会随即增加。”
  
  此时的罗信,就如同循循善诱的导师,一边搂着小娇妻,一边告诉她人生道理。
  
  “还有啊,你不过只是一人,纵然医术再高明,但一人的力量毕竟微弱的。就算不眠不休地为人看病,一天能看多少人?看永和坊,是不是看边上的永平坊、永安坊?看完整个长安的病人,然后去洛阳?”
  
  李妘娘本就是聪慧之人,一下子就明白罗信所说的道理了。
  
  “夫君,妾身错了。”李妘娘抿着薄唇,那认错的姿态宛如小学生一般,很是可爱惹人。
  
  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你放心,尽管有这次经历,但夫君也不会将你禁足。不过,义诊这件事,夫君不会让你做了。”
  
  “嗯。”
  
  对于罗信的决定,李妘娘向来不会有任何抵触心理,而且她自己也知道,纵然自己万死,也不能将罗信拖入危机当中。
  
  “不过,夫君倒是可以教你一个方法,这个方法不仅可以救人,而且绝对比你自己一个人义诊效率要高很多。”
  
  “嗯?”李妘娘略微诧异地看着罗信,一下子还弄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罗信笑着说:“夫君知道,对于一个医师来说,实践非常重要,医术并不是从医书里读出来的,而是通过诊断救治一个接一个病人,所以呢,夫君打算为你开一个医馆,位置就在不太贵酒楼边上,那里本来
  
  就是一间药铺,前几天经过的时候,就听那店铺东家说要卖,订金我都已经付了。”
  
  李妘娘呆呆地看着罗信,那眼眸里噙着的水珠儿一下子便从脸颊滑落。
  
  “傻丫头,哭什么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我有一个要求。”罗信笑着说,“这个要求很简单,这个医馆只对女性开放,男人止步,如何?”
  
  “嗯。”
  
  李妘娘连连点头,对于她来说,这个要求再合适不过,毕竟男医师并不少,而且像孙思邈这样的名义也会经常进行义诊,而李妘娘这样的女医师可以说整个长安只有一位。
  
  说完,罗信紧紧地抱着李妘娘,同时也是喃喃自语:“在长安,敢这么横冲直撞的也就只有李承乾那个白痴,以及他边上那些狗杂种了。看样子,也不能管所谓的历史轨迹,是时候将这太子拉下来了。”
  
  在说“将太子拉下来”的时候,罗信眼眸之中闪烁的是凶光!
  
  李世民从魏征那边回来之后已经是晚上,躺在龙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躺了睡、睡了躺,妃子、才人都睡过好几个了,还是觉得精力充沛。
  
  这主要是兴奋的,找寻了十几年的女儿终于找到了,尽管已为人妇,但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而且这些年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不过,李世民对她还是充满了愧疚,一边在龙床上耕耘,一边脑子里想着的都是如何补偿她。
  
  直接封公主?
  
  那自然是不可能的,毕竟李世民和萧老夫人的关系绝对不能外传出去。
  
  而且,就算给予赏赐,也要名正言顺,但目前她又没有别的建树,或者功绩,实在不好给予实质性的赏赐。
  
  就这样,来来回回、反反复复,总算是天亮了。
  
  天一亮,李世民就大步流星地走出寝宫。
  
  “陛下、陛下。”
  
  太监总管连忙跟上李世民的脚步,他从未见过李世民这么兴奋,眼见李世民准备着要出宫,他连忙问:“今日早朝?”
  
  “罢朝。”
  
  一直以来,李世民给自己定位的人设就是一个明君,这也是为何他为忍了魏征十几年,被他直谏两千多此仍旧没有杀他的原因之一。
  
  类似“罢朝”这样的事情,李世民自登基之后,极少做过,之前也就只有长孙皇后离世,他伤心过度,罢朝三天。
  
  而今天,李世民却突然要罢朝,这让太监总管感到很奇怪,但他却又不敢多问,只能按照李世民的命令去安排。
  
  李世民只是带着少数侍卫,穿上便装出宫。
  
  宋国公萧瑀近段时间身体也不太好,因此起得也不算太早,他正在床上躺着呢,就听外边传来管事的声音:“老爷,陛下来了。”
  
  一听李世民不上早朝,一大清早就往自己家里跑,萧瑀也是纳闷了。
  
  他一边穿衣服,一边仔细琢磨。
  
  眼下国家基本太平,长安也没出什么乱子,真要说的,也就是魏征那老头差不多要死了。
  
  萧瑀为人耿直无比,无论对方是什么权贵、能臣,只要不对他的路子,他就会怼。
  
  而且说起来,萧瑀怼人的可比魏征要狠多了,萧瑀怼得可不仅仅是李世民,他曾经连太上皇李渊都怼过。
  
  当初玄武门事变,李渊那里是萧瑀亲自去摆平的;之后李世民这个太子要登基为帝,也是萧瑀去劝说李渊退位。
  
  李世民还为萧瑀写过一首诗叫“赐萧瑀”,流传后世,其中有一句“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能臣”,更是为后人所熟知。
  
  同时,萧瑀的外甥女杨淑妃是李世民的四妃之一,两人也有着非同一般的亲戚关系。
  
  但尽管李世民与萧瑀关系极为亲密,李世民还是先后五次罢免萧瑀宰相之位,然后又五次再任免萧瑀为宰相。如果说李世民和魏征是一对冤家的话,那么萧瑀跟李世民就是“相爱相杀”的舅舅与外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