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唐朝好驸马 > 第169章 纯儿被掳走了
罗信简单地说了一下昨天晚上的行程,时间上并没有什么疑点,毕竟从罗信杀那个哔格看上去很高的倭人刀客,到用云来棍杀死倭人王子,整个过程并不长。而且,王贵父子离开之前,罗信就已经让他们
  
  去找余香,将昨天晚上罗信离开的时间延迟了半个时辰。
  
  这个案子,根本就没有办法破,祁高杰显然也已经料到罗信会说这些,他们两人其实也只是走走过场而已。
  
  交流几句之后,祁高杰和他的同伴就离开了。
  
  两人出了罗信客厅的时候,边上的同伴对着祁高杰说:“杰哥,现在怎么办?这个案子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头绪,上头让咱们三天内就要破案,这不明摆着是为难我们吗?”
  
  “如果仅仅只是为难就好办了。”祁高杰轻轻一叹,“走吧,咱们再去醉风楼和醉仙楼询问一下,再计算一下罗信往返的时间。”
  
  客厅内,两人的对话罗信听得很清楚,
  
  对于这个祁高杰,罗信还是挺欣赏的,只不过罗信对官场不感兴趣,就算欣赏也没有办法招揽到自己手底下。
  
  这时候高平过来问罗信,那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虎雕怎么处理,说虎雕的尸体已经开始发臭了。
  
  眼下正是多事之秋,一般人肯定会偃旗息鼓,但罗信偏偏就是个不怕死,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而且,眼下事情越多,越乱多罗信越有利。
  
  毕竟但凡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找事,特别是那些杀了人的人,毕竟做贼心虚啊。
  
  但罗信偏偏反其道而行,这样别人就更不可能会怀疑到他身上。
  
  这虎雕是罗信用来试探柴令武反应的,他取过架子,正打算将其插在柴令武家门口的时候,林小七突然出现了。
  
  眼见罗信手里举着架子,林小七不由得笑着说:“罗公子,你这是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去赠送自己某个朋友,同时刺激一下他的神经。”罗信随手就将木架子插在旁边的地上,对着林小七问,“怎么样,找到那个叶先生了吗?”“那是当然,你也不瞅瞅我林小七是谁?”林小七从衣袖里取出罗信的话,丢给罗信,“这个男人叫叶桐,乃是襄阳郡公柴令武的门客。不过,根据我的调查,叶桐似乎不仅仅是柴令武门客那么简单,他与一
  
  群行踪比较神秘的人暗中往来,对方称呼他为叶先生。”
  
  罗信眼睛一亮,当即问:“你能不能找到那些神秘人藏匿的地方?”
  
  罗信知道,柴令武的身家背景实在太硬,他眼下根本就搬不动他,唯一要挑软柿子捏,这叶先生和那黑风寨无疑是最好的对象。
  
  林小七脸上很自然地流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对着罗信挑了一下眉头,笑着说:“老规矩。”
  
  见这林小七比自己还要贪财,罗信不由得苦笑着摇摇头,但他还是从怀里取出一粒碎银子,丢给林小七。接过罗信丢来的银子,林小七嘿然一笑:“我知道那些人在长安城里有一个藏匿点,不过,我认为那只是他们的一个临时窝点,所以还需要再进入深一步的探寻。你给我几天的时间,我一定将这帮人调查得
  
  清清楚楚。”
  
  “嗯,那我等你消息。”
  
  说着,林小七转身就要走。
  
  罗信突然叫住他:“等一下。”
  
  “罗公子还有什么吩咐?”林小七问。
  
  罗信笑着将边上的木头架子递给林小七:“可否帮我将这个木头架子插在柴令武的床头?”
  
  林小七笑着说:“小事一桩。”
  
  待林小七将木架子取走,没走几步,罗信又喊住他:“小七。”
  
  “嗯?”林小七转身看向罗信,一脸无奈地说,“我说罗大公子啊,你有事就不能一下子说完?”
  
  罗信笑得很平淡,但是话里却是透着关怀:“小心一点,无论如何我都不希望你出事。”林小七愣了一下,她略略有些慌张地晃了一下头,抓了抓自己凌乱的头发,又摆出酷酷拽拽的姿态说,“安心啦,小爷我走南闯北这些年,遇到过的事多了,还从来没栽过一次跟头,你就在家里等我的好消
  
  息吧。”
  
  说完,林小七脚步轻移,眨眼间就从罗信的视线里消失。
  
  “好快的身法!”
  
  也难怪林小七对自己这么自信,单单这样如同鬼魅一般的身法,他就算站在别人面前,也不一定能抓住他。
  
  眼下无事,罗信打算去醉风楼看看,到大门口的时候,发现高平站在门口,脸色显得有些焦急。
  
  “老高,怎么了?”罗信走了过去。
  
  高平对着罗信说:“公子,顺娘和翠花今早出去买菜,应该差不多时候该回来了,可不知道为何,她到这个点还没见到人。这个时间段要准备饭食了呢,否则大家伙都要饿肚子了。”
  
  罗信让武顺负责采购价里的食物,翠花是给她打下手的。
  
  “可能是路上耽搁了吧。”正说话间,罗信外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很快一个长得还算标志的女子面色慌乱地冲了进来,她一边跑一边对着罗信大喊:“公子,公子,顺娘姐被人打了,纯儿被人抓走了!”
  
  “顺娘在什么地方,是谁带走了纯儿?”罗信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武顺的丈夫,贺兰越石。
  
  然而翠花却是告诉罗信:“那、那个人说自己是太子的人,他要带着纯儿进宫,让她侍奉太子。顺娘不肯,然后他们就要抢走纯儿,顺娘就跟他们撕扯起来……”
  
  “好了,别说了,你快告诉我顺娘在什么地方!”
  
  翠花连忙说:“就、就在西市菜市场边……”
  
  翠花的话还未说完,罗信就卷起一阵狂风呼啸而去,空气中留下罗信的一句话:“老高,你驾驶马车马上赶来!”
  
  罗信跑得很快,在笔直的大街上狂奔,此时就算边上有一匹马在狂奔,也顶多与罗信齐平。
  
  在快抵达西市的时候,罗信发现前边围了不少人。他连忙拨开人群,发现武顺躺在一个茶摊边上,有一个大娘正在照料她。
  
  眼见罗信面色紧张地过来,大娘连忙让开,罗信迅速伸手放在武顺的脉搏上,武顺的身体十分虚弱,她的衣服上还有几处脚印,可见刚才遭了人的脚踹。
  
  这时候,武顺慢慢地苏醒了过来,一睁开眼她看到的又是罗信,又是这个时时刻刻都会出现在自己梦里的男人。
  
  “公、公子,纯儿……”
  
  “你放心,我马上就去就纯儿。”说话间,高平也挤开人群,走到罗信边上:“东家,马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