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唐朝好驸马 > 第133章 罗信,你这 斯文败类
第三关就这么过了,每一个画舫选出三人,一共十五人前往李世民所在的大画舫。
  
  上到画舫的甲板上,罗信发现这画舫有三层,而且此时李世民等人就坐在第三层上,但受限于视野,甲板上看不到第三层上的任何人。这时候,魏征缓缓起身,走到栏杆边,对着身下众人说:“诸位才子能够连闯三关,实属不易。眼下你们还不能觐见天颜,你们当中只有三人有资格上到这三层。不过,为了不失公允,同时也给予你们一个
  
  表现的机会,接下来由老夫出题,现在请你们自报家门。”
  
  “在下柴令武,晋州临汾人士。”柴令武的身份自然不用多说,就连罗信都已经清楚,更别说别人了。不过,说来也是有趣,本来今天晚上肯定还会有一个长安的大才子出现,那就是房玄龄的爱子,房俊。只是这房俊被高阳公主抽了十几鞭子不说,还差点被他老爹个踹到阎王爷跟前报道,现在被关在家里
  
  闭门思过,一俩月内想出门是不可能的了。
  
  无形当中,罗信给自己除去了一个竞争对手,这也是罗信自己没有想到的。
  
  柴令武之后,又有一批公子哥相继自报家门。
  
  轮到罗信的时候,罗信很轻飘飘地说:“在下罗信,长安南郊小王村人。”对于罗信自我介绍到村子,除了王淞之外,边上十三个公子哥集体鄙视罗信,这也使得罗信突然发现,自己眼下是二比十三。但同时,他也对王淞刮目相看,毕竟在这样的情况下,但凡只要是个人都会沾
  
  到对方那边,至少也会选择中立。毕竟这十三名公子哥可是代表着长安最大的文官势力,得罪了他们,长安也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王淞也自我介绍之后,魏征轻咳一声:“大唐以孝治天下,你们用诗句来寥表孝心吧。”
  
  众人纷纷作诗,唯独罗信又是慢吞吞地在想。
  
  很多人都在想罗信接下来又会憋出什么有趣的诗词,不待罗信开口,那孔志文又跳了出来,指着罗信说:“陛下,说到这孝道,再坐任何人都可作诗,唯独罗信不行。”
  
  “为何?”楼上传来李世民的声音。
  
  罗信的耳朵微微动了一下,他从来没有见过皇帝,但是觉得这声音听着有点耳熟。
  
  “微臣听闻,这罗信之母乃是被罗信活活气死,就这种人应该即刻砍头,他就不配站在这里!”
  
  不待楼上的李世民回答,罗信也跳起来了,这孔志文摆了明是受了别人的恩惠,转门针对自己的,而且极有可能就是眼前这一脸阴鸷的柴令武。
  
  罗信向来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当下就跳了起来:“孔大学士,道听途说的消息也敢跟陛下说,是嫌自己脖子太硬,刀砍不下去么?”孔志文也是火了,他乃是孔子世孙,在哪不是被人追捧,平时就连皇帝对他也是百般礼让,原本以为对付这罗信也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却没想到一直被他打压。眼下孔志文也是豁出去了,他直接冲到栏
  
  杆边,伸手指向罗信。
  
  “罗信,你不过就是一个低贱商贾,凭你也配来赛文会?”
  
  罗信反而这是不怒反笑:“孔先生,真不知道你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还是人老了不中用,记忆力衰退,陛下从来就没有禁止商贾参加赛文会。”
  
  “别的商贾兴许可以,唯独你不行!你制造出什么狗屁逍遥椅,害得不少人玩物丧志!为人就要坐得直、行的正,而不是躺在那狗屁逍遥椅里摇晃着等死!”
  
  这孔志文也当真无脑,攻击什么不好,偏偏拿逍遥椅说事。要知道,李世民也很喜欢逍遥椅呢,前几天还和杨妃在逍遥椅来了一场肉搏,两人都感觉快上天了。
  
  而现在这么一说,那绝对是犯了李世民的忌讳。虽然李世民会武功,身体也十分强健,但他的年龄已经摆在那里,最恨有人说他老。
  
  因此,李世民看向孔志文的眼神里也充满了杀意。
  
  魏征第一时间感应到了李世民的杀意,他正要开口劝孔志文,萧瑀则是伸手拉扯住魏征的衣袖,对着他摇了摇头。
  
  魏征想了想,最终还是作罢,因为他看得出来,李世民已经下了决心,这孔志文的仕途恐怕就此断送了。而这时候,罗信也恰到好处地说了一句:“孔大学士,我不得不承认你已经老了,这记性是真的不好啊。我在造出逍遥椅的时候,就已经明言,这逍遥椅是儿孙孝敬长辈的。当然,这个长辈无分年龄大小,
  
  逍遥椅给人的感觉是惬意,儿孙在边上摇摇晃晃,长辈于椅子中逍逍遥遥。”
  
  罗信又说:“不是说要作孝心的诗句么,我就为这逍遥椅打个广告。”
  
  说着,罗信再次吟唱出来: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此诗一出,李世民当即拍掌:“好诗!”
  
  李世民这简单的两个字,更是让孔志文感觉到了危机,假如今天罗信真的夺冠,那么不仅他要颜面扫地,同时他之前收柴令武的那些钱财都要原封不动地退回。
  
  想到这里,孔志文就对着罗信呼喝:“两猿截木深山中,小猴子可敢对锯(句)?”
  
  罗信嘴皮子一挑,一拍胸膛:“一马陷身污泥里,老畜生尽管出蹄(题)!”
  
  “噗!”
  
  李世民正在喝茶缓解刚才罗信所吟的那首诗所带来的情绪波动呢,结果罗信对了这么一个句,使得大唐皇帝第二次失态。
  
  孔志文也是上火了,深怕自己也会被罗信给比下来,当即说:“黄猴毛尚未脱尽,竟不知天高地厚!”
  
  罗信伸手轻轻地摩挲着身边那光滑的栏杆,笑着说:“乌龟壳早已磨光,可算是老奸巨猾。”
  
  孔志文又被罗信呛了一声“老”,更是怒火中烧,他指着身前那灯笼里的蜡烛说:“油蘸蜡烛,烛内一心,心中有火!”罗信晃晃悠悠地走到边上,伸手指着灯笼说:“纸糊灯笼,笼边多眼,眼里无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