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唐朝好驸马 > 第72章 丢佛啊
上马车的时候,李治特意掀开帘子,对着罗信问:“信儿哥,酒楼什么时候开张?”
  
  “七日后我会带人清理罗府,到时候在那边碰头吧。”
  
  “好。”
  
  眼看着马车缓缓离开,罗信这才长长吁出一口气。
  
  其实刚才所说的那些话,都是他临时胡编乱邹的,对于行军打仗,罗信压根就不懂。好在这位看上去很牛逼的王爷似乎听进去了一些,不过对方是否会采纳罗信也不保证,反正将人送走,那就没问题了。
  
  而且罗信的酒楼如果连晋王李治都入股的话,那这个酒楼就妥妥的没问题了。
  
  眼下对于罗信而言,还是要想办法先将酿酒作坊运作起来。
  
  接下来三天罗信都在酿酒作坊里忙活,同时也喊王贵和王大宝过来帮忙,开始对作坊进行拆除和改造。这个酿酒作坊太小,要从头开始酿造的话,时间长不说,酿造出来的数量也不够一个酒楼消耗的。所以,罗信打算先建造一个大型蒸馏器,从别的地方买酒,然后直接蒸馏出成品来。眼下长安人还是第一
  
  次喝到烈性的白酒,这时候还不会讲究口感,应该可以应付一段时间。
  
  三天时间蒸馏器是建造好了,但罗信眼下缺人,或者说是信得过的人。
  
  蒸馏酒其实不难,一般人只要干上几天就学会了,因此罗信绝对不能将蒸馏酒的方法流传出去。因此在这里干活的人首先不能有人生自由,最好的就是奴隶了。
  
  就算以后规模扩大,罗信也不打算将核心技术流传出去,毕竟眼下这是他唯一的谋生工具。至于圣旨里提到的良田和食邑,那玩意儿在东海郡,而东海郡眼下在哪个犄角旮旯罗信也不清楚。
  
  酿酒作坊是在一个山谷里,地势上已经占据了优势,想要进山谷只有一条路,罗信只要在谷口设立一道围墙就行了。
  
  而干活的人,罗信还要进长安城,跟程处亮他们商量,同时眼下他也急需一笔资金和一个店铺。罗信和守门的王松打了一个招呼就离开了。王松是王贵的堂叔,村里出了名的老实人,前段时间崴了脚,年纪大了农活也干不动,罗信特意让他过来看门,王贵一家都是实在人,在这方面罗信是用人不疑
  
  。
  
  罗信刚刚回到家里,刚从水缸里舀了一瓢水,才喝到一半,外边就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东家,东家不好了!”是柳婶的声音。
  
  罗信走出厨房,就见柳婶磕磕绊绊地走了进来,罗信发现她的左腿脚踝有伤口,看上去像是摔倒的时候,在碎石地上蹭破的。
  
  连忙上前搀扶住柳婶,罗信扶着她坐了下:“婶子,发生什么事了?”
  
  “有、有人要烧那片棉花!”
  
  破庙后边的棉花也已经到了最后采摘的时候,柳婶去踩在棉花,还是罗信早上特意嘱咐她去的,没想到竟然有人要烧那片棉花。
  
  “是谁要烧棉花?”
  
  “一个和尚,还有好些奇奇怪怪的人。”
  
  罗信眉头当即凝在一起,二话不说,当即提起水桶快步冲出院子,朝着那件破庙快步跑了过去。
  
  隔着老远,罗信就发现那一片棉花地里的确冒起了一小股烟尘,他当即在小河边将水桶灌满水,朝着那边冲了过去。
  
  近了,近了。只见一个身穿白色长衫的光头低头站着,一般和尚身上的衣服都比较朴素,而这个光头却不同,他身上那白衣乃是丝锦,这种只有那些大富大贵的人家才穿得起。此时他手里捻着一串佛珠,正念叨着什么
  
  ,而他身后则是站着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女人,着一身红色罗裙,她的侧着身,模样看得不是很清楚,但那丰腴的身段,倒是让人印象深刻。
  
  女人身后站着几个男女,看上去像是侍女和……太监?
  
  罗信不是很确定,但眼见那火势有逐步放大的趋势,立马加快了速度。
  
  还未完全靠近,就听那个锦衣光头说:“阿弥陀佛,众生皆苦,贫僧现在为你超度。你来自波斯,就在这波斯特有的花田之中焚烧肉身,早登我佛极乐世……”
  
  “哗!”
  
  锦衣光头话还未说完,罗信就将一整桶的冷水泼了过去!
  
  那些刚刚燃烧起来的火堆被扑灭的同时,锦衣光头也被浇了一身。
  
  罗信手持木桶,面色阴沉,目光冰冷地看着锦衣光头,怒喝一声:“喂,光头,你枉造杀孽,是不是想死后入十八层地狱?”
  
  锦衣光头吓了一跳,对着罗信说:“施主何出此言?”
  
  罗信冷冷一笑,问:“那刚才在干什么?”
  
  “焚化这位,为它超度诵经,早登我佛极乐。”罗信低头一看,不由得笑了出来:“哎,我说你脑袋秃了,脑子是不是也没了?这尼玛是一只波斯猫啊,这白叠子原产印度,也就是天竺。我的上帝真主阿拉如来佛啊,你念的是什么狗屁经书,波斯和天竺
  
  有多远你知道吗?”
  
  “这……这,贫僧……”
  
  “不懂就别装懂,不知道就别瞎哔哔,丢人,呃不,丢佛啊,你们佛祖的脸面都被你给丢光了。”锦衣光头正要说话,而罗信却丝毫不给他机会,接着怒斥:“还有,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你若真是那得道高僧,想要好好地让安葬这只波斯猫,那就用你们佛家大无畏的精神,本着‘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
  
  原则,现在就将这只猫打包好,然后一步一个脚印地亲手送它回波斯!”
  
  哑口无言。
  
  锦衣光头其实也是被突然窜出来的罗信给说蒙了,一下子找不着北,无法发挥平时忽悠人的最佳状态来。
  
  罗信也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继续说:“还有,花不是生命?每一株花花草草都是生命,你凭什么用别人的性命来换取猫的灵魂升华?我现在想杀人,我拿刀捅死你,换来我的灵魂升华,你说行不行?”接着,罗信又随手指向四周一大片棉花地:“我还有一句话想说的是,你是不是瞎啊。这一把火要是真起来了,别说这片棉花地,边上的林子都会一同着火,到时候那边普贤寺,以及周边所有的村庄都会遭
  
  殃!你刚才就是在犯下地狱十八层的罪,你知道么?”
  
  话罢,罗信不再理会那呆呆愣愣的锦衣光头,转而看向身后那一身红装的美人,而罗信压根就没注意红装美人的样貌,他的视线全部都被女人那挺拔的软玉酥胸所填满。
  
  咕——
  
  罗信暗暗吞了吞口水。
  
  好大!
  
  尽管罗信没有去掌握尺寸,但他相信那物件绝对比余香的大白馒头要大上一个尺寸。
  
  好吧,这个不是重点。罗信微微甩了一下头,对着红装美人问:“哎,美女,这只波斯猫是你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