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唐朝好驸马 > 第64章 寡妇门前是非多,多瞅两眼就是贼
罗信是谁,那可是流氓中的老司机,他笑嘻嘻地对着两个侍女说:“不是我害羞,而是担心我那一尺两寸的物件露起来,让两位姐姐见了,怕是晚上会辗转难眠呢。”
  
  两侍女听了,不由得轻啐一声,纷纷红这脸儿走出了房间。
  
  罗信这才笑嘻嘻地脱下衣物,一边晃着某根粗壮的物件,一边擦身体。
  
  待他自己穿戴好衣物之后,也将干瘦女子从木桶里捞出来,细心地将他身上每一寸肌肤都擦拭干净。
  
  在擦拭的时候,罗信见她面红羞红,两眼紧闭,那眼睫毛也因为紧张和娇羞而颤抖。
  
  罗信见了则是笑着说:“我说过了,我不会让你死的。你看,现在我做到了。”
  
  “谢谢公子。”
  
  她说话的时候,还带着一点点口音。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迪娅。”
  
  “嗯,名字很好听哦。”罗信笑了笑,她的身体还需要休息,罗信也就没再多跟她聊天,而是认真擦拭。
  
  与之前相比,迪娅的身体有了很大的改善,尽管她的皮肤仍旧带着一点小麦色,但与刚才的干裂、粗糙相比,现在则好了很多,也呈现出一份别样的水润和光泽来。
  
  罗信真不愧是流氓中的老司机,他一般擦拭人家的身体,还一边仔细欣赏了起来,这色胚竟然还开始构想迪娅长肉之后的身体会是怎样的衣服光景。
  
  将迪娅暂时安置在小院之后,罗信将她交给医师打理,自己则是出了小院,在下人的指引下,于一个亭子里见到了程处亮,当然还有他爹程咬金。
  
  罗信对着程咬金拱手抱拳,而后依着两人边上的位子坐下,眼见桌面上有吃食,罗信也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罗信越是不客气,程咬金就越是高兴,他对着罗信笑嘻嘻地说:“对了,贤侄啊,你后边怎么去那么久,那边是不是发现新的状况?”
  
  这货吃得正香,很是干脆地从怀里取出那一份丝绢手帕,递给程咬金。
  
  一开始还没什么,程咬金脸色还算正常,可是在看了几眼之后,他猛地一掌拍在石桌上。一开始这桌子还没什么反应,可是不到“两个数”,桌子底下的支柱突然变成了一堆粉荠!
  
  罗信关键时候将桌面上放着吃食的篮子提了起来,他一边啃着里边的鸡腿,一边对着程咬金说:“伯父,别激动,别气坏您身子。”
  
  话是这么说,但罗信还是惊讶程咬金所展示出来的力量,刚才那一掌以罗信现在的能力,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他不知道自己在开启第二道“合阳”门之后,能不能达到这个层次。
  
  程咬金看向罗信,问:“贤侄,这东西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那老贱婢的床板底下。”罗信随口说了一句。
  
  “她不守妇道,该死!”程咬金怒气冲天,自己的洁白兄弟被人戴了绿帽,但凡只要是个人都会火冒三丈。
  
  而罗信这时候则是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但对方是夔国公呢。”
  
  “就算是刘弘基那又怎样!那老东西除了倚老卖老,还能做什么?若不是仗着陛下佑护,他早死三两回了!”程咬金是真的怒了,气得满脸通红,一身煞气。
  
  罗信仿佛这才吃饱一样,将竹篮子放在边上,对着程咬金说:“伯父,以您的身份和实力,自然不用惧怕那刘弘基。但是小侄不行啊,人家乃是堂堂夔国公,他随便动动手指头,就能把我捏死。”
  
  程咬金是典型的人粗心细,罗信这么一说,他不由得缓缓坐了下来,理顺气息之后对着罗信问:“贤侄,看你的样子似乎有办法对付刘弘基?”
  
  “我对付人家夔国公干嘛?”罗信笑着说,“眼下要杀我、抢我东海郡公的人是罗恒,又不是刘弘基。”
  
  程咬金愣了一会,满目精光地看着罗信:“就知道你小子有招,快跟伯父说说。”
  
  罗信嘿然一笑,说:“不知道伯父您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三人成虎’。”程咬金一脸懵哔,二他边上的程处亮则是解释说:“爹,这是《战国策,魏策》里面的一则典故,一个叫庞葱的人说的话,大概意思是说一人说集市里出现老虎没人信,两人说也不会有人信,而当三个人说
  
  的时候,就会有人信了。”
  
  程咬金拍着手说:“我懂了,寡妇门前是非多,多瞅两眼就是贼!”
  
  罗信点点头,接着说:“眼下咱们要做两件事,第一件就是让亮子带人将元和药铺,一个叫张休的抓药伙计保护起来;第二件事,就是找一些七大姑、八大姨,教他们说一句话。”
  
  程咬金父子异口同声地问:“什么话?”
  
  “七大姑、八大姨的本事就是捕风捉影、众口铄金,只要将罗恒是他娘偷汉子生的杂种说出来就行,然后呢,将这封婚书,扣去刘弘基三个字,印刷几百份,折成纸飞机满城丢就行了。”
  
  前边那些事好办,这长安城里要找碎嘴的婆娘有的是,只是罗信后边说的“印刷”,程咬金父子俩有些懵哔。
  
  “贤侄,这婚书少说也有几十个字,抄几百份难办啊。”
  
  “要不是手头紧,最近蔡侯纸又涨价,我还想整几千份呢。”罗信翻了翻白眼,随后说,“咱们找印刷作坊解决不就得了。”
  
  “亮子,咱们长安,有印刷作坊吗?”
  
  程处亮摇摇头:“未曾听说。”
  
  “唉?”
  
  这下子换成罗信一脸懵哔了。
  
  “没印刷作坊?”
  
  “印刷是为何物?”程处亮问。
  
  “嘶……这个怎么解释呢。”罗信抓了抓头,“我演示一下给你们看吧。”
  
  说着,罗信站起身,他朝着左右看了一眼,之后走到树下,捡了一根比较粗的树枝。他从腰间拔出匕首,切了一小段树枝下来,之后则是在平整的部位开始雕琢一个字。
  
  很快,罗信就雕出了一个“妇”字,他用这个妇字先沾了一下水,之后在被程咬金震碎的石粉上沾了沾,随后就印在旁边的泥地上。
  
  指着地上的石粉字“妇”,罗信对着程咬金父子说:“只要将这些字都雕刻出来,列在一个版面上,然后刷上墨汁,再将纸覆盖上,不就成了?”程咬金父子对视一眼,两人都张大着嘴,一脸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