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唐朝好驸马 > 第17章 山贼盯上李妘娘
<!--style="display:none;"-->
  
  贵愣随即面露紧张之色:东家你惹黑风寨些强盗吧?
  哪能啊我小作坊主怎么可能惹到想问问黑风寨究竟个什么地儿里些什么
  贵想想说:黑风寨南深山里专门打劫过往些商客些可往刀口上舔血土匪强盗东家你没事可千万能招惹
  我纳闷长安可皇城咱周算天子脚下么横难道些当官管?
  贵苦脸叹:东家你有所知秦岭里贼寇可止窝藏本事比兔子还精官兵剿几次匪扑空再加上些土匪强盗专挑些过往客商下手些客商和镖局经常走些道时间久也习惯性给些过路费家相安无事有些时候也顶多欺负下咱些小老百姓而已只要死官府里些官老爷才懒得理会
  听到里明白
  官兵剿匪肯定属于机密而些土匪却能官兵抵达之前藏匿起来说明官府里有提前通风报
  官匪结合坑自然小老百姓
  只想明白陈四又如何跟黑风寨勾结上过陈四恒看样子恒也什么好东西
  继承前任记忆时候对恒记忆几乎模糊兄弟很小时候分开之后再没有接触再因为脆弱玻璃心、卑微自尊心使得从去关注恒任何息
  也使得现很被动眼下唯要做解决个山贼!
  找借口将宝带到眼见贵离开之后拍宝肩膀说:宝哥天右眼皮直跳天入夜之后总感觉有影墙外晃你说咋回事?
  宝很自然地说:东家现村里村外知道你赚少银钱没准被贼给惦记上
  等宝句话
  把揽过宝肩头问:你说该咋办?
  宝皱眉头说:要俺去叫俺爹过来注意多
  件事还先别让你爹知道你爹性子你又知道碗黄汤下去什么会告诉别
  宝抓抓憨憨笑:也
  我想啊咱俩先墙脚蹲个把晚上再探探虚实假如真咱多叫埋伏要我错觉话也会惊动么多
  嗯俺听东家
  凌晨时分连鸡还睡觉时候有个黑影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地从外林子里猫出来
  尽管周没脚步仍旧走得很轻踮脚慢慢地摸到村角家墙根
  家院墙并高站墙双手撑能上去
  只过身高太达标以至于其中蹲另外跨腿站肩膀上
  慢慢地上被撑起来慢慢地、慢慢地将头从墙探出朝小院望去
  此时小院里显得十分空寂并没有
  下捏嗓子问:哎小娘出来没有?
  还没呢再等等
  下又说:咱俩林子里猫宿等下抓小娘我怎么说要好好爽爽实行让我摸摸过过手瘾你知道昨天晚上我做梦直梦到个小娘她水嫩嫩、软绵绵身子我只能看却摸到可馋死我行我现全身痒得难受我等下定要她身上泄回
  上面正要说话时候听到开门咯咯声响多时见个身影开门走出
  来来上面小声说先抓再说等进林子你想干啥行
  好
  上面双手刚刚放墙头正打算撑起身体翻墙时阵剧烈痛楚从手掌传来由于痛楚来猝及防男失声惨呼接身体也失去平衡摔下去
  同时跌倒正爬起时墙脚突然飞蹿出个身影当即用口麻袋将左右罩入其中
  紧接见从地上捡起块石头对头碰!碰!砸下
  黑暗中才传出宝略微有些紧张声音:东、东家现怎么办咱要要报官?
  其实开始也想要报官毕竟件事报官肯定最好
  但联想到陈四从万年县衙里能够借出官差皮说明陈四能够轻松进出万年县衙跟陈四有关系说定前脚离开县衙陈四后脚能将给放
  放等同于纵虎归山么接下来等待将会无休止报复!
  另外对于已经起杀意!
  童年充满黑暗和暴力父母以为车祸早亡家中房产被舅舅霸占自小生活舅舅冷眼和舅母辱骂之下年幼时候显得很叛逆旷课、抽烟、打架个典型良少年
  正因为对亲情极度缺失对李妘娘切格外看中与呵护
  如果针对顶多将揍顿之后放走但目标既然李妘娘同!
  嗦……
  嗦……
  天逐渐泛白山起些雾气迷蒙雾气中有正拖麻袋朝林子深处进发
  走前头突然对身后宝问:宝你说个土坑还有多远
  宝看眼左右开口说:前
  相比宝惴惴安眼眸里却未曾流露丝毫犹豫却显得极为冰冷冰冷地如同寒冰更似刀锋上寒芒!
  正如宝所说前还真有个很土坑
  站土坑特意朝里看眼土坑有十几米深里落满树叶空气当中还弥漫股腐臭味
  转头时候宝已经将死死困树干上
  走过来对问:东家咱、咱真要么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