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唐朝好驸马 > 第11章 东海郡公
<!--style="display:none;"-->
  
  我告诉你我们家五夫可万年县令表侄女上次事她可天天都惦记着呢五夫说大公子她暂时动但对于你连婚书都没有顶多只能算贴身侍女小贱任我怎么玩嘿嘿嘿快过吧只要你服侍得本大爷舒坦没准到时候还能偷偷把你接到城里去享福省得跟大公子废物吃苦头
  听话向温顺如小兔儿般李妘娘也恼羞成怒抓起桌面上陶碗砸过去
  耶呵你小贱竟然还敢撒泼老子今天干死你叫陈
  砰
  恰时脚将房门踹开
  吐字、发声陈讶然转身瞬间怒火腾然高涨手持刨子愤然冲上去
  陈看到脸都吓绿还未开口猛对着踹脚脚踹得很重陈整都撞墙壁上还未站直身体见右手顺势将刨子由上斜对着陈脸狠狠刨
  呃啊
  刨子刀锋何等锋利陈半张脸连皮带肉都被刨子给削
  再看李妘娘瑟瑟发抖娇弱模样尤解恨拿起刨子对着陈头部狠砸
  
  捂着脸惨叫陈被砸瘫上
  两
  陈额头顿时出血
  三
  
  五
  如果外边冲进没准会样直砸去将陈头砸成肉酱
  眼见陈半死活被两门卫拖出去脸上并没有丝毫得色有只肃杀之气
  向容易冲动但冲动起绝对
  殴打陈时候更半愤怒半清醒
  首先陈见过天给李妘娘刚开门男并说记忆力多强而要找类似陈般尖嘴猴腮实多
  陈至多只恒府上管事怎么可能会穿上小吏制服?
  还有门外两们压根官差因为官差别刀位置都反之前催粮官高亮着装可看得很仔细可能会弄错
  所以三身上身官皮应该都从县衙里借、或者偷出
  为防止们反咬口更直接将陈官服扒等到时候作为呈堂证供
  待些都离开将李妘娘轻轻揽怀中小声安慰声
  整午都没有出门而等
  直觉告诉陈和五夫会么容易放过
  此时此刻成府宅内
  你说什么?
  恒惊呼出声整都跳起激动得全身发抖死死握着拳头停重复着字
  东海郡公东海郡公
  李世民登基之后对以前追随过将领都进行番赏赐恒也确受到老子成遗留恩惠
  但当时要赏赐实太多而且大部分田都被门阀世家所控制所以赏赐东西也很丰富典型僧多粥少再加上恒为结交权贵要经常出入酒馆青楼李世民所赠予些田收入根本够
  恒几天正为件事头疼没想到竟然天上又掉大大馅饼
  先说东海郡公爵位单单食邑三百户让垂涎无比如此恒以后长安也算稍微有点脸面物
  大唐封爵九等分别王、郡王、国公、郡公、县公、候、伯、子、男郡公爵位已经很高同时也说明李世民对待成真满怀愧疚
  相比表情激动恒直端坐高位上中年女则脸阴鸷冷冷吐出让恒顿时兴致全无话:恒儿圣旨你可仔细读?陛可没有圣旨上指名道姓将爵位扣谁头上按照礼制爵位都要嫡子继承
  恒猛然转身面色低沉:母亲孩儿去将弄死
  胡闹中年女哼哧声再怎么说也嫡子众所周知事情你以为平头百姓任拿捏么?
  可、可我甘心东海郡公我
  为娘知道你心思眼我们迂回圣旨咱们先存着交接手续至少要等把月段时间咱们再合计想办法再弄死
  说到最后中年女眼眸之中已然泛起阴毒至极寒芒
  对于家中所发生事五夫王桂香知道陈她从娘家带过管事说白她身边养条狗如今自己养狗被削王桂香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把自己脸面找回
  表叔买小宅子里软磨硬泡口舌齐用之后舒坦坦躺被褥中万年县令终于点头笑着说:你小妖精叔算对你没辙放心叔定帮你政治狂徒对叫啥名着?
  
  王桂香开口丝丝半透明液体便从她嘴角缓缓溢……
  官差比所想要晚天第二天大早被群官差从家里带离
  离开时候李妘娘直紧紧拽着手停摇头泪珠儿成颗、成颗往落
  昨天三离开之后李妘娘状态直好如同受惊吓兔子娇弱身子如同凛冽寒风中小鸟自主颤抖
  连昨天夜里她也没睡好直做噩梦尽管有直抱着她但仍旧醒很多几次以至于都有点黑眼圈
  轻声安慰李妘娘几声被带走而李妘娘则失魂落魄、亦步亦趋跟着
  她眼眸直落身上连脚坑洼都曾注意跄踉跟随
  好李妘娘身后还有隔壁大婶、王大宝等围着然还真放心她
  最后被群官差吆五喝六推进万年县衙公堂
  里没有惊堂木两边也没有衙役大喊威武样杵宽敞空间里
  堂何呐?
  时候身穿官府男从内门出慢悠悠朝着属于位置走去
  学生拜见刘县令
  长安城除正北皇宫之外以朱雀大街为线左右分割成两县东边万年县西边则长安县万年县令官职听着好像大却正五品官员长安城也算小有职权
  嗯……万年县令刘玉柱边沉吟边施施然坐矮桌后边
  想长安城有没有姓权贵但想想去似乎没有样于宽宽心对着问:啊你可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