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唐朝好驸马 > 第9章 你好歹是书生,就不能稍微矜持一下
<!--style="display:none;"-->
  第9章你好歹书生能稍微矜持下
  书生会制作具事情胫而走附近邻里偶尔都会从他门口经都仰脖子想往里边瞅
  在从长安回之后第二天和王宝起将篱笆墙变成泥巴墙
  更狠还在泥巴墙上插满尖锐木头尖子种木头尖子从远处看到因为被削得十分尖细跟牙签样只晚上蟊贼爬墙时候才会被戳得哭天喊地
  其实本想制作水泥墙他以前没事干时候跟泥水师傅几瓶青岛马尿灌下去之后从泥水师傅手里学少看本领其中样自制土水泥土水泥虽然没工业水泥么坚硬但用糊墙效果相当错
  任何事都要循序渐进眼下显然没必要
  而且他也没时间从长安回之后几天总些富贵管事上门要订做八仙桌和太平椅
  订单多两也忙索性喊两木匠帮忙其中王宝他爹
  般情况下都挺方唯独在自己小娇妻上连旁多看眼他都会生气所以干脆在村边搞小具作坊专门生产具
  很清楚市场眼下物以稀为贵别木匠还知道八仙桌、太平椅存在旦他们知道只要看外形他们自己能回去琢磨捣鼓出
  到时候些桌椅价格也卖上去只能当成糊口度日生计
  所以在三天前将纺车和织布机架设好李妘娘聪慧也通织布机完全地体现出仅仅只演示遍李妘娘已经能够熟练应用
  尽管采摘棉花多但还将纺车、织布机都制作出步到位
  发致富眼下唯念头
  见长安繁华之后无论如何都想要带李妘娘住进长安高高院墙、假山小院、亭台楼阁府宅
  虽然与在现代社会当全能型水电工本质上并没多少区别但眼下他多份动力便李妘娘
  李妘娘对重要自然消多从第眼看到她开始已经认定娇弱儿为自己妻子要用自己切保护她
  当然宅养几可以随时调戏俊俏婢女也相当错嘿嘿
  几天前萧管事又订做批具今天早和王宝推车出门送货
  起本想整辆拉货马车结果到西市询问马价对方扫和王宝身上衣开始还愿意搭理问好几次他才报出价格听到数字立马转身走
  百两!
  简直天价!
  要知道现在算去东市买使唤奴婢也只需要十两银子
  匹马价格竟然十倍!
  至于牛车更指望尽管唐立国段时间但耕牛仍旧少之又少般牛都将它看待成全最金贵宝贝哪里会舍得卖而市场上也见到卖牛
  没办法只能自己干
  批具并送往宋国公府而位于宋国公府后边宅子
  间宅子也奇怪别门都朝街开他们倒好门竟然在宋国公府后边巷子里如果萧管事带路般还真找到
  通观察还发现宋国公府似乎后门能够直通小巷显然户应该宋国公亲戚然会样编排
  萧管事上前敲敲门里边应声而时候萧管事则转头对:儿哥你待会儿可千万要冲撞里面住位贵你们之后只要将具摆放整齐可以出
  好您放心
  进入户该做什么、该做什么心里跟明镜似得比谁都清楚
  时候门开头发花白老走出
  萧管事忙对老行礼老微微点头对笑:两位小哥请随我吧
  老简单地下具摆放位置和王宝开始搬运
  由于萧管事之前订得很多趟运和王宝又折回去回三趟才将货物都搬清最后次抵达件宅院时候发现院子里两在站坐
  坐两鬓斑白妇她年纪倒好目测但从花白头发看应该已经古稀之年但她面容却跟四十岁女样仅精致美丽还泛份古稀老稍红润光泽
  美丽妇坐在制作太平椅上微微眯眼儿沐浴在灿烂阳光下
  突然么瞬间产生种错觉似乎眼前美丽妇与自小娇妻么几分相似
  当然样话可敢出口可高门宅里贵妇而李妘娘只农女而已二相差犹如天地
  至于站位他双手负背微微抬头望天知在想些什么
  两也话搬运十几分钟时间里他们直都保持样姿态
  待搬运最后张太平椅时候直站男突然用种略微低沉声音:把张椅子搬
  由于对方背对自己时确定看眼左右见边上管事老对自己点点头才将太平椅搬去
  椅子放正之后男才缓缓坐下但他仍旧背对
  由于银钱萧管事已经结清正打算要离开听男突然开口:太平椅你做?
  作为现代倒没什么尊卑观念很随意地:
  嗯椅子四平八稳取名太平倒也勉强男将两臂安然放在扶手上又刚才老白跟我你摆放在膳厅里八仙桌还出处?
  
  哪听?
  小时候听游方道长依稀记得些但仔细所以自己稍加修改
  唐国教道教游方道长辞可以讲辈子今后但凡只要新奇物件都可以推脱到游方道长身上
  听听
  抓抓头苦笑:呃……里还活要干呢
  男用低沉声音:少你银钱
  好嘞
  没想到会么干脆答应男由得笑:你好歹也书生能稍微矜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