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唐朝好驸马 > 第5章 这样的人儿,值得一辈子守护
<!--style="display:none;"-->
  第5章样儿值得辈守护
  半低头双手紧攥跟中年男进门强忍要冲去冲动将心头阵怒火压下慢慢前试推下门好在对方没有锁门看眼左右他从路边捡块硬板砖悄悄溜进去
  看去偏院显然并在里穿过小院拱门外边条很长长廊
  没走多久就听到远处拱门后面传女很尖锐声音:“你进干嘛?谁让你进!里也你种贱能够踏进要将外边肮脏泥巴带进怎么办?”
  走过去时候就看到面容尖细女站在面前眯双狐狸眼边说话边用尖锐手指甲点头
  中年男赔笑说:“五夫大公家领月钱”
  月钱?
  愣下随即差点抽自己大嘴巴
  什么叫关心则乱才反应过自己具身躯其实有身份!
  催粮吏高亮为什么要叫“公”?
  因为父亲乃世民麾下猛将成!
  而讽刺母亲乃成正妻成阵亡之后世民感怀成战功以及昔日情谊特意赐良田和府宅给他家然而当时妾室张氏巴物对方通过手段将大部分田产和在长安城府宅都归到妾室生庶恒名下
  和他母亲反而被赶出家门住在郊外土坯房里依靠几亩薄田度日
  而正当因为自己错怪而自责时候后退两步直都半低头予种低等姿态指指自己鞋在地蹭蹭想告诉对方鞋底并没有泥巴
  女冷笑声对身边粗壮侍女使眼色粗壮侍女当即走到面前狠狠推!
  瘦弱身哪粗壮侍女对手下就摔倒在地还未起身“五夫”则快步前伸出手把按住头将娇嫩脸压在地面仿佛将当成情绪宣泄口脸笑意也变得极为狰狞、恶毒!
  “小贱还说没有如果你地尘土哪?伸出舌头给我舔干净!”
  乌黑靓丽眼珠早已泛晶莹但却没有挣扎而慢慢地将粉色小杏舌从嘴里探出要去舔地灰尘
  原本压下去火焰因为眼前画面而瞬间燃爆!
  “住手!”
  怒吼声三两步冲到身后当女因为听到声音而仰起头时候已然将带泥土鞋底狠狠踹在张涂抹两层胭脂水粉脸!
  脚显然仍解恨他又要冲去而刚才推粗壮侍女则张牙舞爪地扑过
  左脚横跨身体左倾右手顺势在空中抡半圈照粗壮侍女额头就砸下去!
  “碰!”
  板砖下去粗壮侍女顿时头破血流
  幅身躯到底还遗传老爹成底尽管他书生厌弃武艺但从小到大却从未有任何感冒风寒身板看瘦却也弱有把力气点昨天到后山砍树制作织布机时候就已经充分验证
  过仍旧觉得解气更冲前对刚才被自己踹倒尖脸女连续踹好几脚
  “快呐大公发狂啦在殴打五……”
  边中年男跟龟公样咋呼见也给他脚直接将他踹进池里
  撒气胸腔阵通畅舒爽无比地转过身快步走向把将从地抱起转身就沿时路狂奔
  打完就跑真特么刺激!
  身很轻轻得就跟只小猫似抱狂奔点都觉得赘沉
  路飞奔出巷仍旧抱撒手眼下天已经微微泛光路也有少行往他们见纷纷转头注目
  从初中谈恋爱到大学毕业向都没脸没皮货否则农村娃儿也可能泡到校花虽然校花最后还跟富二代跑但无论怎么说他曾经抱过、亲过、睡过;教室、小树林、女生厕所里面都有他们痕迹些都战果
  他做事向在乎旁目光按照他说法——“如果别目光真能够左右话些大胸长腿美女老早都被我盯怀孕”
  整都蜷缩没有想到竟然跟担心自己会被“休”就干脆闭眼儿什么都看什么都想
  相比惴惴安反而畅快无比方面因为没有背叛自己另外方面因为身份
  尽管对历史熟悉但隋唐演义电视剧里成可响当当号物最后如果中元吉陷害成也会死
  深知无论在哪时代出生就已经决定很多事情有层身份以后办事相对就轻松多
  而在怀里也知道起得太早困还因为惊吓过度之后身体虚脱就样在怀里睡
  低头看怀里美娇由得嘴角微翘笑得很温馨
  样位全心全意为自己小娇妻犹如天恩赐无论如何都要好好守护
  而对于而言自从养父母死后睡得最为踏实次孤儿被养父母在大雪天捡到由于家境贫寒从小就要帮养父母干活尽管每天都很累但内心却愉悦因为养父母发自内心地疼爱
  养父母死后兄长巴得将小哑巴卖掉所以听有亲事就火急火燎地将嫁到边从此断绝往
  待从睡梦中醒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卧房木板床门外院里则传出锯木头声响
  坐起身伸舒服懒腰外边阳光倾泻进将纤瘦却也姣美身姿染得片金黄
  慢慢地走出房间开门缝偷偷地往外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