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唐朝好驸马 > 第四章 偷偷摸摸的妘娘,她这是要干什么去
<!--style="display:none;"-->
  第四章偷偷摸摸要干什么去
  笑说:“厨房里有先留早那顿吃得饱嘞傍晚顿小食随便吃吃吧张嘴啊——”(注:唐朝普通百姓天吃两顿早干活之前称‘大食’干活回称‘小食’)
  媳妇儿然用宠真很疼惜瘦瘦弱弱身子要再吃点东西很容易会生病
  强硬措施之下终于将块饼吃入腹中鸡蛋汤也喝半直到臭要脸色胚己衔口汤水想要嘴对嘴渡给喝时候才如同受惊小兔子下子蹿出去
  看到般娇羞带怯模样那十指大动笑嘻嘻地说:“跑和尚跑庙天马要黑呢”
  话刚出口外边突然传个怒喝:“竖子!”
  转过身却看到个白发老头手持拐杖伸出右手颤颤巍巍地指:“你新丧你要守孝三年怎么能行那房中之事?”
  “哦对我差点忘事儿多谢村长提醒啊”
  说顾地将篱笆门给关
  守孝那儒家思想双亲死后要给双亲守孝27个月段时间子嗣能娱乐、夫妻能同房甚至当官都要暂时卸职总之规矩很多
  并世俗而规矩旦有破坏边邻居可以告官严重者要坐牢而且三年以
  当然也只明面私底下谁真会守那么久般能有两三个月错只要关门管你“啪啪啪”还“咿咿呀呀”别谁知道些?
  过乎种规矩并代表遵守
  无论怎么说进房间死活进两从成婚到现从未张床睡觉以前厌弃而现敢破个规矩
  实无奈只能己出将房间让给己睡草堆
  结果还同意但态度坚决而强硬瞪两个大眼珠子他走步后退步硬将瞪进房间
  关门时候还幽幽地转头嘟嘴儿用种小可怜、水润润眼神看看得整颗心都化
  丫头尽管会说话但活脱脱个没成形小妖精啊
  睡到半夜感觉己胸口有点闷由得微微睁开眼睛结果发现知道什么时候从屋内出躺他边许晚有些冷缘故身体蜷缩双手握小拳头整个身子都贴头还枕胸膛
  看到如此模样微微笑暗叹白天付出总算还有些收获
  迷迷糊糊间睁开双眼却已经身边天仍旧漆黑片家里也没有任何能够照明东西只能摸黑起
  好家里很空慢慢地摸到门边正要开门听到院子里传那种“悉悉率率”洗衣服声响
  微微开点门缝发现坐墙角边小心翼翼地洗衣服
  动作很轻应该怕吵醒记得己和衣服白天已经洗过怎么晚还洗?
  哦……
  
  记得晚饭前隔壁大婶似乎提两个木桶过鬼鬼祟祟当时忙摆弄纺纱机也没有多做理会而现想起些衣服应该隔壁大婶拿给洗
  身子纤弱力气本大再加又女除做家务之外也只有给洗衣服才能赚些零碎文钱
  水声逐渐减小看样子已经洗干净
  抬头看看天极目之处那天也才微微泛丝丝白真知道什么时候起洗
  多时篱笆门被打开隔壁大婶
  “都洗好吗?”
  然能应话过还十分吃力地将两桶衣服提到隔壁大婶面前
  “几天米价又涨个馒头都要卖四文钱呢十文钱你先拿趁现天没亮赶紧进城吧件事可耽误得旦让你家那酸书生知道没准会把你休”
  听到隔壁大婶样话让心里“咯噔”下难道说要去做什么见得勾当?
  想到里感觉己咽喉被掐住样极为难受
  接又整整己身衣裳和头发步履匆匆离开
  心里憋难受干脆悄悄地跟
  小路直延伸眼里也只有那瘦弱身子尽管心里已经做最坏打算但他还千万次地告诉己也许只去做件很普通事情他己想歪
  但联想到隔壁大婶那句话里又沉下去
  沿小路直大路而大路尽头则座极为宏伟古代城池
  从个角度看过去那巍峨城墙有十几米之高左右两边延伸数千米眼望到边
  眼下个时刻天还阴沉过城门口却已经聚集很多
  时间刚刚好还未走近两扇巨大城门已经十几名士兵推动下缓缓开启
  此时内心犹如乱麻团他根本没有丝毫心思去观察座宏伟至极皇城
  进城之后脚步相较慢些特别拐入条小巷之后步伐变得十分缓慢好像犹豫又像害怕
  犹豫什么?
  因为内心无比煎熬么?
  又害怕什么?
  害怕做那种见得光事情之后会被己夫君丢弃么?
  样姿态落入眼中更让心如刀割火辣辣得疼
  但终究还走到巷子尽头道小门走前拉门环拍拍
  会儿个中年男开门中年男长得贼眉鼠眼眼睛细得都只剩下条缝他下打量眼脸很然地流露出种笑容种让见想连那张脸皮同撕成碎片奸笑!